第六十四章 小心

  待到百里庆律走后,现场的气氛,仿佛自那泥沼当中拔出了腿来,重获自由一般,瞬间活络了起来。
  见着拾秋不是很放心百里庆律就这么将梨音带走了,抻长脖子的用眼神一直目送着的样子。解莲尘不由得轻笑一声,随即将那临时从断蓝先生的桌子上抓来的盐焗鸡,又轻轻的放了回去,然后伸手将自己桌上搁置的那张干净的擦手巾抄在了手里,仔细的将手擦了个干净。末了,还冲着断蓝先生施了一礼,以作抱歉自己方才一系列举动的唐突。
  断蓝先生自是明白解莲尘刚刚那些瞧着非常失礼的举动,其实就是为了故意气走百里庆律,故此也拱手还了一礼,以示无碍。
  随后,解莲尘便抬脚行至了拾秋的身边。
  “别看梨音年纪小小,能让我们都招架不住的小魔头,可不像你瞧见的那般温婉可爱。放心吧,她既然选择了跟着你皇兄去,就定然不会吃亏的。”
  听见解莲尘明是宽心却又听不出半丝安慰语气在里面的话,拾秋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随即收回了目送的眼光,转头冲着解莲尘扯出了一抹诚意十足,却有些力不从心的笑意。
  “道长…今晚,多谢道长了。”
  “诶~~我这又没做什么,还搭着拾秋先生你的面子,让我们师兄弟吃了顿好的,该是我们谢你才是呀。”
  “呵呵…道长总是大智若愚,其间细末,拾秋了然于心。”
  “哈哈,什么大智若愚呀,不过是没脸没皮罢了!走吧走吧,主角都散了,咱们这些陪衬还杵在这儿干嘛,今日大家都累了,回去休息吧。”
  “嗯,也是。如此,道长便还是同我们一路吧。”
  “噢,不不,我就暂且不同诸位一起了,我师弟不熟悉卧龙村的路,待会儿我还要送他一程。”
  “今夜已然时辰渐晚,倒不如,就让除非道长跟着我们一起回书院吧。”
  “别,不用了。本来我都已经是厚着脸皮待在书院里了,再弄一个我师弟进去,难免惹人非议。拾秋先生,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也不必再过多言语,你知道我不会同你客气的。”
  “那好吧,既是如此,我便不做挽留了。”
  之后,拾秋便领着书院的一众教书先生,先行回了书院。而提着一包吃食,闲闲散散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的解莲尘和除非师兄弟俩,却不疾不徐,只差个灯笼就颇有点儿秉烛夜游的意思在里面了。
  “师兄,真的就这么放任梨音跟着那百里庆律去么?我看那厮,可不像是个能当明君的主儿。”
  “嗨!你担心这些作甚。梨音性子刁钻古怪,你还怕她吃了亏不成。”
  “倒也不是…只不过,我们数百年没有参与世事,许久不在人间行走,细枝末节的,难免疏忽。你瞧,你这不过是在凡界待上了一年,就已经有那帮臭道士的人发现了你的行踪,并且给你下套了。所以,综上种种,现下,我们属实是要小心了。”
  “小心!?小心什么?除非,你莫不是忘了,是他们欠着我们那么些命债,而不是我们欠他们一副舍灵金身!他们以为能在这凡界苟活残衍数百年,是我们怕了他们。嗬…这倒是要让他们感谢感谢师父临终之前,嘱咐我不要报仇这一点了。否则…我就是拖着这幅舍灵金身入魔成孽,也要让他们尽数陪葬!!”
  月色下,解莲尘略饮几杯后显得有些飞红云的脸,此刻,竟有些欲要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神色在里面。
  “师兄…别啊。金身是师父修行一辈子的善果,若是为了一群豺狼,从而毁掉了师父的心血,岂不是得不偿失?所以,若是一定要报仇,就让我们去吧!”
  说到此处,除非看向解莲尘的眼里,已然是满满的坚毅。
  听见他的话,解莲尘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然后转头认真的看向了这个心性自小就善良,现下,却肯为了要给师父报仇,而变得心生杀意的师弟。
  他不由得伸手拍了拍除非的肩膀,随即长叹一口气道。
  “傻除非,我若是要让你们去报仇,我何苦还将你们藏在深山里养大那么些年呢?我如此费心费力的传授你们课业,可不是为了让你们用来报仇的。这点,你们一定要明白。”
  看着有些醉意的解莲尘,那满脸的疼惜与期望。除非的心下,亦然满满的不是滋味…
  要知道,那时候,连自己都还是个需要人照顾的半大孩子的解莲尘。带着他们师弟妹三人,一路逃亡,躲避追杀,最后,好不容易藏到了一个住着一只冬眠中的棕熊的山洞里。
  那棕熊本也善意,见着他们可怜,倒也让他们在自己的山洞里住下了。可好景不长,那帮不死心的臭道士,竟然追到了那处地界。最后,那棕熊为了帮助他们逃命,也不幸命丧妖道剑下。
  之后,又是好长一段时间的奔命逃跑,因得那时候解莲尘年岁尚小,身上道行不够,根本就无法发挥舍灵金身最大的作用来与那些追杀的人正面抗衡。况且,他又还带着三个啥也不会的妖仙,所以那时他能做的!就是让他们,让自己,活下来…
  好在,皇天不负…
  在这样奔命的日子过了有五年以后,那帮人,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发现过他们的踪迹。虽然时常还是有人在找他们,倒也不像头几年那般天罗地网了。
  如此,才有机会让他们喘息一口气,好好安定的开始修习。
  所以,解莲尘对于他们三个来说,既是同门师兄,也是拼了命将他们带大的亲亲兄长,是家人一样的存在。
  他们知道,虽然他们一直在奔波逃命,但,解莲尘仍旧给了他们一个在极端条件下,最好的一段幼时回忆。
  那段回忆,叫相依为命…
  为了让他们没有负担的长大,解莲尘一个人,默默的抗下了一切的血海深仇…
  如今,他们全都已然有所修为。虽然解莲尘依旧习惯的将任何事都包揽,但,除非还是很想为他做一些分担。
  “师兄…让我们下山帮你吧…”
  “帮我?帮我什么啊?不是跟你说了,报仇的事,你们不必过问,只管好好修行,弘扬师父生前所悟之道法。”
  “可是,师兄…”
  “好了,此事,不必再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