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锦官儿

  解莲尘的态度,瞧着颇有些严肃,除非也知道他的心性,此事,现下来提,他定然也是不会同意的。索性,还是莫要再提的好,至少,现在别说这个了。
  “那行,师兄,我明白了。后面的路我知道怎么回去了,就送我到这儿吧师兄。”
  站在村口处,除非同解莲尘拱手行了一礼,以作道别。
  “好,切记我说的话,万不可鲁莽行事。回去,好好顾着观里。同锦官儿好生修行,莫要受到外界的干扰。梨音那里,我这边得空便会去京城看看,你不必担忧。再者,那些人已经发现了我的行踪,此处,我也不能久留了。人说,大隐隐于市,或许,京城会是个好去处也说不一定。”
  “嗯,师兄思虑周全,做事稳妥,我自是安心。不过,既然那些人发现了你的行踪,今后,师兄就要加倍小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了。”
  “呵呵,放心吧。”
  该小心的,是他们才对...
  “那师兄,除非这就回去了。”
  “去吧,路上小心。”
  师兄弟俩,在村口道了别。除非一步三回头,可每次看见的,都是解莲尘头也不回的背影。末了,他也只好轻叹一口气,转身不再回头。殊不知,待他安心前行之后,解莲尘便飞身跃上了高处,看着除非的身影消失在月色中,直到看不见了,这才飞身跃下了房顶,准备回到书院去。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要去一个地方。
  卧龙村最好的客栈里,此时,宽阔的天字号客房内,正上演着一出小女孩溜太子的戏码。
  悄声落脚在了客栈屋顶上的解莲尘,手脚麻利的抄起了一片青瓦,然后透过青瓦露出来的空隙,看清了房内的情形。
  只见那屋内的软榻上,梨音正盘腿乖巧的端坐其上。那一脸天真烂漫的笑容,让人根本不敢相信那软榻对面的柱子上,被罚站吊绑着的人,竟然会是那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百里庆律。
  这厮,眼下哪里还有半点儿正常人的模样。
  只见其现下只着一件中衣,双手负于身后,一根绳子被他牢牢的握在了手里。看到此处,解莲尘这才发现,原来先前乍一看来,他还以为这厮是被梨音给绑起来了。合着,这厮是自己把自己给绑起来了,两只手还死命的抓着绳子的两头,生怕松开了。
  再看其时常都是一副伪善又时常都是算计的脸,现下竟然飞着两朵可疑的红晕,连那嘴角都挂着两条黏答答的口水,看起来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
  “今晚,你可不能睡觉哦,站在这里乖乖的守着这个坏蛋,千万别让他给跑了!”
  “唔...嘶溜...好,一定守着。”
  梨音一边吃着手中的葡萄,一边冲着那神志不清的百里庆律,像是下命令一般,指示着他今晚要做的事。
  那厮也不做反抗,指示一边吸溜着嘴边的口水,一边应着梨音的话。
  见此情形,解莲尘不由得轻笑一声摇了摇头,随即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房间里。
  “师兄!!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看我的!”
  一见着解莲尘的出现,梨音瞬间便蹿下了软榻,蹦蹦跳跳的像只猫儿一样,三五步就跃到了解莲尘的身前站定。一脸软萌可爱,人畜无害的笑脸,哪里能让人相信这小妮子是个鬼见愁的“大魔王”呢。
  “你还说,这太子又没招你惹你,何苦这般折磨他?”
  “嗨呀师兄~~这太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再者,他在宴会上那般给你脸色看,一副瞧不起你和二师兄的样子。我当然要替你惩治他一番咯,你瞧瞧,我只不过是让他罚站罢了,又没有损及他的身体。”
  “行了,这厮虽然不是个好人,但,你也不该这般戏弄他啊。”
  “哼,这算什么呀,不过是略施惩戒罢了。今后,要是他登基以后,不为百姓好好经营这大虞,昏庸无道的话,看着我还有更烈的手段在等着他。”
  “哟,你这是要打算做监国公主啊?”
  “嘿嘿,公主什么的,我可不稀罕,原本,我还是想跟在拾秋先生身边学些真学问的,省得三师兄整日嫌我不学无术,不肯搭理我。我今次出来,就一定要学到一番本事,再回去叫三师兄刮目相看!!”
  当梨音提到她的三师兄锦官儿,那张可爱的脸蛋儿上,盛满的,竟是如何也无法掩饰的喜爱。
  她这话,听得解莲尘顿时眉峰一挑。
  “哦?合着,你白天说的想我了才翻墙出来找我的话,其实是骗人的咯。嗯?让我猜猜,你定然是整日都去烦扰你三师兄,然后,又被他提着脖子给扔出了虚渺院。你心下气不过,就直接离家出走了吧?”
  “哎呀师兄,什么话都让你给说了。哼,是又怎么样,我这次下定决心了,就算你强行撵我回去,我都不要就这么走了。那可恶的三师兄,整日就只知道清心寡欲的修行,也不陪我玩儿,也不同我和二师兄交谈,天天都板着一张脸。真是的,白瞎了他那张极品绝色的脸!”
  “你这小妮子,明知道你三师兄是喜好独居的雪狐,偏要凑上去烦他扰他,我要是你三师兄,断然不会仅仅只是将你扔出虚渺院那么轻松!”
  “大师兄~~你就惯会偏袒三师兄,哼,我不管,今日,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回去的。我就要留在这里,我就要跟着这太子去皇宫里。”
  “好啊。”
  “我...安!?师兄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好啊。你不是想留下跟着这太子进宫去玩儿吗?我同意了,你去吧。”
  “这...你发誓你说的不是反话?”
  “爱信不信,我走了。”
  “诶诶!等等师兄!”
  “干嘛?你又反悔不想去了?”
  “不!我就是...那个...哎呀,你不是应该反对的吗?”
  “哦,合着你是天生反骨,就不喜欢人家顺着你?”
  “也不是啦...只是你突然就这么轻松的同意了,我...我瞬间就觉得没了什么乐趣了。”
  “嗬...我可跟你说啊,去是你自己决定要去的,现下若是再变卦,我可不会轻饶了你。”
  “啊...这...”
  “行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要回书院歇息了。你好自为之吧。”
  言罢,解莲尘转身便要离去,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又折转了身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