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扯平

  一见着解莲尘有点严肃的表情,梨音就知道他又要开始说教了。
  “有三点,我要提醒你。第一,不可随意像这般滥用法术,尤其是在人前大张旗鼓的使用。其二,就算是在宫里见着什么路见不平的事,你最好也是少管为妙。里面的关系极为复杂,盘根错节,你一个虚活几百岁的四眼狸猫,最好还是不要觉得自己会点儿三脚猫的功夫,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深宫内苑里,定然也是有高人镇守的。要知道,这些凡界各国,可都是有国师掌管的钦天监的。能成为国师的人,肯定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骗吃骗喝的神棍之类的人物。其三,就是保护好自己。”
  “师兄~~你这么一说,我都不想去了。突然感觉,这人类的世界,好生复杂呀。”
  “呵呵,现在才知道害怕,已经晚了。罢了,你一直生活在我们的保护之下,也该让你出去见见世面了。只是,没有我们在身边,什么事情,都要靠你自己拿主意了。”
  “我...”
  “行了,你师兄我重伤初愈,再加上年纪也大了,可不像你们这些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妖仙噢。所以,我现在就要回去休息了。你好自为之吧,对了,这太子啊,你可悠着点儿折腾,别把人给弄坏了,到时候,我可赔不了那皇帝老儿一个囫囵太子。啊...嗬...走了啊!”
  “师兄!诶诶!!”
  言罢,还不待梨音再说些什么,解莲尘就打着呵欠瞬间消失在了房间里,气得这小妮子踢踏着那双肥嫩的小短腿儿,原地直蹦跶。
  “嗨!明明就是为了要气气师兄他们的,结果...结果怎么会是这样嘛!哼!!不管我就算了,我自己也能独自闯荡人间!”
  梨音自言自语的话,一字不落的传进了还未走远点解莲尘耳朵里。他只是浅浅笑笑,并没有回头再看。
  解莲尘并没有告诉梨音当年那群道士已经卷土重来的事,一是觉得没必要,而是觉得,这件事,他一个人去解决便好。梨音是他们这几个同门里面,算是被解莲尘他们保护得很好的一个。所以,她总是天真烂漫,调皮任性,几个师兄也都宠着她,让着他。就连性格从小就孤僻冷淡的锦官儿,虽然平日里总烦她,嫌她吵闹,可若是有谁想欺负梨音,锦官儿绝对是第一个出手的。
  一路无话,回到书院,已经是夜半子时了。
  正要回到自己院子的解莲尘,远远的就瞧见了那个闭目养神的倚靠在自己大门口的不知。
  “哟呵!?明儿那太阳,怕是要打西边儿出来了。”
  这声调满是调侃,音量不大不小的话,远近合适的传进了不知的耳朵里,闻声,那双瑞凤眼瞬间便轻睁开来。
  “呀,这不是不知先生么?这么晚了先生如何还不睡觉,杵在贫道这门口,可是有什么话想贫道单独聊聊?”
  不知睨了一眼仿佛是永远也没个正形的解莲尘,随即端正了身形,朝前慢走了两步,站定在了离着解莲尘四步之远的地方。
  “那日...在水潭之下的事,算我欠你一次。之后,我在张家替你吸出蛇毒的事,算我欠你的。如此,我们算是扯平了。”
  “安?不知先生,你半夜搁这儿等我,就是为了跟我说扯平了这三个字啊?”
  言罢,不知抬脚越过解莲尘就要离开。却突觉自己手腕处一紧,她低头一看,就瞧见了那只熟悉的修长大手,正紧紧的拽着自己。
  “松开...”
  “啊?哦哦,不好意思,下意识,下意识,嘿嘿。不过,首先呢,关于水潭的事,我想,应该是不知先生记错了吧。大家亲眼所见,是先生你将我给驮上来的,可不是贫道救的你呀。所以,水潭之下,应该是我欠你一次才是。再者,你在张家替我吸出蛇毒的事,就更应该是我要再欠你一次了。所以呢,综上所述,贫道就欠了不知先生两次救命之恩了。哇...合着,不知先生您这不是来找我说扯平了,是来跟我说要我报恩的事儿的吧!”
  “...”
  “哎,这可如何是好呢?贫道一无金银可谢,二无绫罗可赠。啊,若是不知先生不嫌弃,那贫道,愿意以身相...”
  “闭嘴!!!再啰嗦一句,我无法保证明日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但我可以保证...你的人头,立马就会落地!!”
  熟悉又冰凉的剑刃,快到连解莲尘都没有看清它是如何出鞘的,就只觉一道杀气犹如那鬼差勾魂儿的三叉戟一样,瞬间就锁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呀...好好好!贫道不说,贫道不说!”
  “还有,我警告你,要是你再敢提起我给你吸出毒素的事,我就!!”
  “是是是!我不说,不说!!”
  “好自为之!”
  “嗯嗯,贫道一定好自为之,一定好自为之。”
  收到保证,不知抬手便收了长剑,转而身形潇洒的离开了。
  唉,这解莲尘,每每遇上不知,都是这副老虎见了驯兽师的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不知先生的八子真的与自己相克,嗯...看来,改日确实是要好好的算上一卦了。
  一夜无话,不做赘述。
  翌日
  一大早,大家就已经站在大门口等着要送太子一程了。
  等了许久,一帮人总算是瞧见了太子的马车,摇摇晃晃的自街角那头行了过来。
  临近跟前,众人忙站好了身形,等着太子下来同他们道别。可不知道这太子是怎么了,大家等了许久,才终于见着他脚步虚浮的自那马车内掀帘而出。
  还未踏下马车,这厮竟身形坠坠的一个重心不稳,险险的差点儿栽倒下来,吓得一帮侍从赶紧上前去接住了他。
  “皇兄!皇兄,你没事儿吧!怎...啊...这!你们是怎么当差的,如何太子殿下精神会如此倦怠!”
  心下惊慌一场的拾秋,在那些侍从接住了百里庆律之后,就赶紧疾步上前,想要查看他的情况。可待他拨开人群定睛一瞧,这可着实是让他吓了一跳。
  眼前这百里庆律,哪里还有昨晚夜宴之时那般的意气风发。只见其双眼乌青,仿佛是熬了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似的。整个人瞧着,竟像是纵欲过度,一夜老了十岁一般。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