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来人呀

  啧啧,这玩意儿,要是再打下去,恐怕百里庆律真的要死在这卧龙村了。
  “唔...噗!!”
  就在众人忧心这百里庆律就要挨不过下一棒的时候,他的嘴里,却突然间喷出了一股黑色的腥臭液体,这味儿...就好像是那在死水潭里泡了三天的臭鸡蛋,又放进了茅厕里捂了七天一般,瞬间就让围观的众人奔逃到了数米开外,扶墙狂吐起来。
  就连一向稳重端正的拾秋,都忍不住的捂住了口鼻。
  可惜,今日不知并没有来参加送行,不然,还真想看看她闻到这个味儿,那张绝色又冷艳的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呀!!总算是吐出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那解莲尘仿佛根本闻不到这臭气熏天的味道一般,伸手像是从那柴灰堆里扒拉出一颗烤焦的红薯似的,将覆盖在百里庆律的脸上那层沾染了许多黑色液体,已经凝结成块儿的沙子给拨弄开来,露出了百里庆律那张瞧着简直不忍直视的脸。
  讲真,要不是不合时宜,解莲尘现下真的好想笑出来。
  只见这百里庆律的脸上,歪歪斜斜的挂着一张浸满了墨汁的符咒,黑色的墨汁,顺着他的法令纹沟,一路流到了两腮,就好像在脸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王八一样,再配上他嘴角沾染着的些许河沙,这厮眼下瞧着,就好像是刚刚从那河沟里扒了淤泥来吃似的,真是别提有多滑稽了。
  真正好笑的是,因为刚刚解莲尘卯足了劲的拿打狗棒锤他,现下,他除却那双乌青乌青的眼珠能动以外,全身就像是被人给拆开又重组了一般。让他明明见到这些人在场看了他的笑话想呵斥嘛,可自己又偏偏提不起半点儿力气。只能瞪着那双骨碌碌的眼睛,瞅着一群扶墙狂吐的人干瞪眼,又憋了一肚子的“芬芳”,无法发泄出来。气得只能胸口剧烈起伏,却什么也做不了。
  “哎呀呀,太子殿下,你终于清醒过来了啊?”
  想笑的冲动,真是让解莲尘忍了又忍。但,专业素养告诉他,现下不能笑,笑,就全部穿帮了。
  本就心下气恼的百里庆律,一扭头见着解莲尘竟然在他的身侧,立马就怒气拉满的想要窜起来。在谁面前丢脸,都不能在这臭道士面前丢脸啊喂!!
  可惜,他身上还裹着那张由童子尿画着地图的床单,就算他像个蚯蚓一样扭来扭去的想要挣脱,眼下也仿佛无济于事。
  百里庆律如今心下那叫一个气啊!!
  “来...来...”
  “哈!?太子殿下是在叫贫道附耳过来吗?哎呀,这么多人在,我们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说悄悄话,不好吧太子殿下,有什么话,您还是当着大家的面说嘛。”
  这解莲尘,要说什么捉鬼除妖的本事,都没有他这一张能将黑的说成白的,死的说成活得的利嘴能耐大。
  见着太子本就痛得说不出话,好不容易挤出了两个字嘛,又被解莲尘这厮给曲解成了别的意思。要不是他阳寿未尽,恐怕今日就要活活气死在这里。
  拾秋见状,亦是强忍着心下的笑意,脸上堆满了担忧的走到了百里庆律的身前,然后掏出了一把匕首。他这举动,吓得百里庆律瞬间狗眼瞪大,下意识的就要朝后咕蛹着想要远离手拿匕首的拾秋。
  “啊!皇兄,你莫要误会,我是想替你将这床单刨开,好将皇兄解脱出来。”
  “诶!~不可!拾秋先生,万万不可破坏掉这张床单,今后,太子殿下的安宁,还得靠它加持呢!”
  “什么...”
  就在拾秋拿着匕首想要将百里庆律自那张床单里解脱出来之时,解莲尘却及时出言制止了他,然后上千一步,伸手一边将床单解开,一边开口道。
  “这床单,已经加持了驱邪咒的法力在里面,太子殿下需得将这床单叠做枕头,放在寝宫里,枕上七七四十九日,方可完全驱除邪祟。”
  “这...”
  虽然知道解莲尘这番操作,多少是有些替他出气的成分在里面。可是拾秋毕竟是从小同这百里庆律一起长大的人,知晓这厮报复心极强。解莲尘替自己出气事小,可要是百里庆律记仇报复,就得不偿失了。毕竟,解莲尘没有必要参与到他和太子之间的恩怨里。
  接收到拾秋眼神里的丝丝担忧,解莲尘依旧是回了他一个你且放心的眼神,随即又继续了手上的动作。
  “来...来人...”
  就在拾秋和解莲尘两人进行着简短的眼神交流之时,那终于完整的吐露出了一个词语的百里庆律,也正用那双乌青的眼睛,在盯着那群已经跑得老远去扶墙狂吐的侍从。
  这帮侍从也是没办法,百里庆律这厮平日里就已经够难伺候了,现下再加上这个味儿...他们就更不想近身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出身不一样,注定就要无可奈何。
  几人捂着鼻子颠颠儿的又跑了过来,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的跪伏在地,听候着百里庆律的差遣。
  “诶诶,太子殿下,你先别动哈,待会儿这河沙不小心跑进里的口鼻里,就...就...哈啾!!”
  “噗!!咳咳咳....”
  这遭瘟的解莲尘慢慢的将裹住百里庆律身子的床单给解开,正想小心的折叠起来,结果一口气不知道是吸入了点灰尘还是怎么的,突然就鼻尖瘙痒,一个响声巨大的喷嚏,裹挟着一口不小的气体,瞬间就将那床单上堆积的厚厚一层河沙,给直接噗散在了张大了嘴准备呵斥那些侍从的百里庆律脸上。
  “呀!!呀呀呀!这...这,太子殿下恕罪,贫道无心的,来来,我马上给太子你掸掉!!”
  说着,解莲尘就将手中的床单往百里庆律的身上一扔,抬手就往百里庆律脸上一顿胡乱扒拉,好家伙,这厮一顿优秀的操作,将原本就乱成一团的现场,搞得愈发乌烟瘴气了起来。
  “够...咳咳!!够了!!噗...唔...哈...哈啾!!”
  “太子殿下,这怎么能行呢,这是贫道失误所造成的事故,理应贫道捡搞才是。”
  明明知道这百里庆律已经被收拾得快要气死了,偏偏解莲尘这厮装莽的本事简直一流,不仅对百里庆律的愤怒熟视无睹,还更加蹬鼻子上脸的继续一顿胡乱操作。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