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亲王

  不过,这厮虽然将解莲尘从那个漆黑的耳室给顶到了这个墓室,那双长满了尖利指甲的双手,现下就杵在离着解莲尘的手仅仅一拳之隔的位置,却好像并没有要动手的打算。
  有些纳闷儿的解莲尘借着夜明珠的光亮,定睛再往上一路细看,发现这厮那头瞧着有些凌乱的发丝上,竟然戴着一顶有些眼熟的头冠。
  等等,眼熟...这厮难道是...
  正当解莲尘心下涌上了一些熟悉的记忆之时,眼前这只僵尸,仿佛是确认了他的身份一般,只见其先是眉眼一睁,然后一把拽出了解莲尘捅进他嘴里的拂尘。下一刻,这僵尸竟然“噗通”一声就跪在了解莲尘的身前。
  这玩意儿,倒是把刚刚想起这厮是谁的解莲尘给吓得瞬间贴墙!
  不过,按理说,他现在只是一只黑毛僵,应该无法屈膝才是啊,难道...这其中哪里出了问题?
  可还未待解莲尘细想,这跪在身前的黑毛僵就一把抱住了解莲尘的大腿。那青口獠牙的大嘴,还不断的发出呜咽之声。
  天...他该不会是在哭吧!!
  “喂喂喂!!怎么又是你啊!?我不是给你移了一个墓了吗?你怎么...等等,我说这地方怎么瞧着有些熟悉呢,合着,这根本就是我替你建的嘛!”
  搞了半天,先前自己还在嫌弃的那个业务不熟悉的道士,就是自己啊!!
  看见这厮头上的那顶熟悉的头冠,解莲尘瞬间就想起了他是谁。
  眼前这只僵尸,不就是大约五百年前,自己初次下山之时,在淮安山下遇见的那只生前为大虞邻国,名叫雀宁小国的一个英年早逝的亲王么!?这雀宁国,虽然国土不甚广阔,但因其土地上蕴含着大量的金矿和一些名贵的药材,故此,这个国家虽然不大,却是富得流油。
  五百年前,因为他英年早逝,在入殓之前,被府上恋他不舍的家眷给不小心渡了一口气。这就导致他头七之夜起了尸,一个死人,喉间藏了一口活人的气,能不起尸么。这玩意儿,相当于你在生死簿上已经除了名,可因得你身上还有一口气在,鬼差就无法勾走魂魄。
  这就跟枉死是相反的理论了,枉死是阳寿未尽身已死。起了尸,就是阳寿已尽身未死。故此,冥界就会自动将其归结于跳出三界轮回的修行之人。
  可是,这就有一个问题了。
  于冥界而言,他已经从生死簿上除了名,不再进入轮回。于凡界而言,他又已经是死人一个,人间再无他的一席之地。于天界而言,他又还未修行得道,连个地精都算不上。
  所以,他就成了这世间少有的跳出三界之外的人,嗨呀,说白了,就是在任何一界都没有户口的三不管人员...
  这么一说起来,怎的还有点儿让人想同情起这厮来了呢。
  是了,当年的解莲尘,就是这么同情他的。当然,也不能怪当年给他渡了气的那个家眷,毕竟...要鼓起勇气去亲吻一个已经逝去的人,可见其还是爱得深沉的。
  所以在第一次见着从自己的坟墓里爬了出来,躲在一处农户人家的家里,想借着晚上夜深人静,偷偷去吸食几只睡着家禽的血的僵尸亲王之时,解莲尘并没有直接杀了他。也所幸他是在杀生之前遇见了解莲尘,见他原来的墓穴已经被他爬出来的时候,弄得墓室塌陷,完全不能用了。解莲尘便替他寻了现在这处地界,重新给他修建了一座墓室,将他原来那座坟墓里的陪葬,全都挪到了这里。先前他还觉着这夜明珠有些眼熟,啧...果真是人老多忘事儿,这不就是自己亲自镶嵌上去的么,能不眼熟吗!
  包括哪些已经斑驳的壁画,都是自己亲手画的那些个什么山水图,瑞兽图,华严序什么的。至于墓室门,这就涉及到了石匠专业了,因为自己并不会这门儿业务,所以那门上就什么花纹也没有。再者,他先前的那番说什么墓主人怕露富的理论,也是当年他没有给那墓室门再弄些什么花样的原因。
  真棒,自己几百年后来参观自己建的埋着别人的坟,这样的经历,也是绝了。
  不过,眼下并不是去追究前因的时候。
  解莲尘伸手将这厮好不容易从自己的腿上扒拉开来,然后将其扶正了身形。
  “贫道不是替你重新寻了这处地界,让你好生悟道修行了么?瞧你这样儿...怎么...啊!!难道!?”
  心下一个让他十分惊喜的想法,顿时叫解莲尘眉开眼笑了起来。
  这僵尸显然也是读懂了他的想法,呲着那青口獠牙竟然就冲着解莲尘“嘿嘿”笑了起来。
  妈耶...试想一下,一只青口獠牙的僵尸,在这昏暗的墓室里,冲着你龇牙咧嘴的嘿嘿直笑,你跑是不跑!
  不过,解莲尘却是不甚在意,甚至还伸手重重的拍了拍这僵尸亲王的肩膀,一副颇为骄傲的口气道。
  “好呀你可以啊老小子,当年给你盖棺的时候,贫道教给你的那些道法,竟真叫你参悟修行出了些本事呐,难怪你能四肢动弹自如,不似黑毛僵,也不似跳僵呢!”
  “嗯嗯!!夺...多,多谢...昂...恩...恩公!!”
  许是因为太久没有同活人说过话,这僵尸亲王开口讲话之时,那嗓音听着像是破锣摩擦一般,又咬字不清,又有些难听。
  方才让解莲尘眉开眼笑的,就是他发现眼前这僵尸亲王,仿佛是已经修炼出些道行了,将自己的尸身,练得不似寻常僵尸那般死板,也不需要靠着人血过活。
  “诶诶!?你这墓室,如何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啊!?”
  一听解莲尘问起这墓室如何会是现下这副模样,这僵尸亲王顿时犹如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居然低下了头去,不敢再看解莲尘。
  见他如此模样,解莲尘下细一阵回想,突然间记起了这墓室里不是还有一只正同不知缠斗着的僵尸吗?难道...
  “你后来又出去将你那未过门的青梅竹马,给接来了此处!?”
  解莲尘口中所说的青梅竹马,就是在这僵尸亲王死后,不小心给他渡了一口气的那个家眷。
  那僵尸亲王听见解莲尘的话,先是点了点头,又很快的摇了摇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