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同根

  “哒...盗墓,盗墓啧,盗墓贼拿...来...我...”
  “你的意思是,并不是你先跑出去的,是我走后没多久,就有盗墓贼盯上你的墓穴,然后打了盗洞下来想要偷取你的陪葬品,结果被你吓跑了。后来,你就干脆将就这盗洞,出去将你的青梅竹马接来了!?”
  听见解莲尘的话,这僵尸亲王果真点头如捣蒜的连连应声。
  “可是,前后算起来,你那青梅竹马,当时年岁不过三十出头吧?你怎的就舍得将人带来了此处,还同你一样做了僵尸啊!?”
  解莲尘的话,仿佛是戳中了这僵尸亲王的伤心事一般。
  “沙...伤心...伤心过度,思我...思我长...成疾,不久于...思...世。”
  “你那青梅竹马,因为你英年早逝,所以伤心过度,积郁成疾,你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不久于人世,所以,你干脆就直接将她变成了僵尸,并带回了此处,一起修行!?”
  那僵尸又是一阵重重的点头,然后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般,搓着那双几百年没有剪过指甲的手,听候着解莲尘的数落。
  可是,知晓了前因后果的解莲尘,却仅仅只是长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道。
  “罢了,你于心不忍她香消玉殒,害怕她人一死了,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这一错过,就不再是一辈子的遗憾,而是永生永世的遗憾了是吗?哎,你能如此长情,也难怪冥界神君没有让人为难于你了。”
  要不怎么说解莲尘天生是个做道士的人才呢,如此这般八面玲珑,仅仅只是靠着僵尸亲王的只字片语,就能将事情前后还原了个清楚的超高情商和清晰的逻辑思维,不得道成仙,这都说不过去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不知交代自己进来救拾秋来着,别等下人没救着,还让她给发现自己同这僵尸闲聊起来了。
  “诶!?我问你啊,刚刚被你抓来的那个公子呢?”
  “公子...棺椁...”
  “啧啧,你让我说你点儿什么好,你们不都已经修炼出了本事了吗,怎的还需要靠着人血过活啊!?”
  听见解莲尘有些责备的话,这僵尸亲王又是一阵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没喝,没喝...伤,是伤...救,救人...”
  “啊,懂了。你的意思是,你们并不是要喝他的血,而是因为他受了伤,所以你们是要救他?可是,这好端端的怎么还能受伤给掉进你这地盘里了呢。罢了,罢了,先带我去瞧瞧再说。”
  听闻拾秋是因为受了伤,阴差阳错的就掉到了这僵尸亲王的墓室里,而不知大约是先前同他走散了,寻到此处再一见着这僵尸夫妻二人,以不知那般人狠话不多的性格,定然就以为这两货是要打拾秋的主意啊,那她能忍么,所以这就动起了手来。
  解莲尘理清了大概的前因后果,僵尸亲王也带着他到了放置自己棺椁的主墓室。
  进得此处,解莲尘就十分熟悉了。除了那棺盖现下已经被掀开了,里面基本没什么大的变化。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了棺盖大开的棺椁前,探眼就瞧见了平日里总是雅正端方的拾秋,现下竟然浑身是血的躺在棺椁里,双眼紧闭,脸无血色。
  “啧...这是什么深仇大恨,才能下这么重的手啊...”
  看着拾秋身上的伤,解莲尘那双漆黑的双眸瞬间暗了暗,心下对于伤了拾秋的人,顿时就有了计较。这世上能对着温文尔雅的拾秋下得去如此狠手的,不就只有那才被自己收拾了一顿的百里庆律了么!
  不过,眼下还是救人要紧,算账什么的,日后有的是时间...
  “你先出去,让你的王妃别再跟外面那位女善人动手了,她是我的...额...是我的朋友,你去将她带来这里,切莫伤了她。”
  “嗯嗯!!”
  那僵尸亲王听见解莲尘的话,立即就点头转身几个快速起跃,不出两三个呼吸,就消失在了主墓室里。
  待那僵尸亲王离去后,解莲尘这才伸手解开了拾秋身上的衣衫,然后就着墓室顶上的那颗硕大的夜明珠的光亮,下细的检查着拾秋身上的伤势。
  当解莲尘拨开拾秋身上最后一层亵衣之后,两道看起来十分狰狞的伤口,像两条巨大的蜈蚣盘踞在拾秋的胸口上一般,瞧着让人顿觉后背发麻。在其左肩之上,还有一处自后背捅穿过来的贯穿伤。
  “啧...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也没碍着你什么地方,如此雅正的一个人,何苦非要逼着他走上绝路呢?承认别人的优秀,真是有那么困难吗?看来,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
  瞧着拾秋身上的伤,解莲尘有些愤愤不平。
  他先是扯下了一截自己身上干净的中衣,仔细的替拾秋清理干净了伤口周围的血渍,然后手掌一摊,眨眼间掌心里就凭空出了一个通体碧绿的小小玉瓶。解莲尘从里面倒出了些许红色的粉末,将其轻轻的洒在了拾秋的伤口上。
  “可能会有些疼,你且忍着点儿。”
  虽然知道大约拾秋根本听不见自己在讲话,但解莲尘还是一副将他当正常人对待的样子。
  “滋啦...”
  “唔!额...”
  果不其然,这红色粉末一沾染上拾秋的皮肉,瞬间发出了一阵仿佛是烙铁搁进了水里降温时,所发出的那种滋滋啦啦的声响。昏迷中的拾秋也感受到了疼痛,下意识的闷哼出声,可许是伤的太重,他也仅是发出了这么点儿声响,整个人就再没任何动静。
  “好了,这药,能助你快速恢复身体上的伤痛,但...心下的伤口,恐怕就只有靠着你自己去治愈了。唉...诶呦喂!嘶!!你没事儿悄摸摸的站我身后干嘛?很吓人诶你知不知道!咦?贫道不是让你去劝架将她们分开吗?怎么你又一个人回来了,她们人呢?”
  解莲尘正自言自语的对着拾秋一阵说道,可他将将直起身来想稍稍后退两步,想缓缓有些酸累的腰,结果才退上一步,自己顿时就撞上了一副铁板似的肉墙。紧接着,僵尸亲王那张青面獠牙的脸,就从自己的肩头上凑了过来,又是冲着他露齿一笑。
  天,这要是换个心理承受那能力差点儿的,非得当场吓死不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