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数到三

  见着他身后并没有不知的身影,想来,他应该也是劝不了两只打架中的母老虎的。
  唉,也是自己急糊涂了,这僵尸亲王本就说不太清楚话,让他去干这差事,不就等于是让一个哑巴去劝架么!
  “好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你就待在此处守着这位公子,我去劝架。”
  说着,解莲尘便收拾了手上的血渍,还将方才替拾秋擦拭了血渍的那些布条全都收捡了起来,准备拿去扔掉。在经过僵尸亲王身边的时候,解莲尘心念一转,故意拿着那沾满了血渍的布条凑到那僵尸亲王的面前,想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不食人血。
  结果,这厮还未等解莲尘手中的布条靠近,整个人就龇牙咧嘴的仿佛中毒了似的,转身就开始干呕起来。
  啧啧,没见过还能被血腥味给熏吐的僵尸,又是活久见系列。
  好吧,既然这厮通过了测试,解莲尘也不再耽搁,出了主墓室,就抬手打了一个响指,一团红亮的火苗瞬间就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指尖。紧接着,解莲尘就将手上脏污的布条,全数堆到了那个漆黑一片的耳室里,然后一把火烧了。
  到这时,解莲尘才终于想起来这间耳室怎么没有光亮了。因为这座墓室是按着当年僵尸亲王初次下葬时的那座墓穴修建的,可是修好此处以后,因得负责搬运的那几只自己叫来的山精,实在搬不动原本该放置在这个耳室里的那架巨大的玉石床,索性这僵尸亲王眼下也用不着那玩意儿了。之后他们就没有把那张玉石床给搬过来,就地掩埋在了第一处墓穴那儿。所以,这个耳室顶上,才会没有镶嵌夜明珠,因为自己当时说空荡荡的,安了也浪费...最后,剩下的那些夜明珠,就全部被自己给拿去给他垫了那有些不平的棺椁角。
  哎,果真是上了年纪就爱忘事。
  也难怪了,这都已经是自己一百多岁时发生的事儿了,这么多年过去,期间又发生了那么多事,自己哪儿还记得这茬儿。
  将那些布条烧掉以后,解莲尘这才慢摇慢摇的出了耳室,朝着来路又行了回去。
  眼见着就要走到那敞开了半扇的石门前,解莲尘的眼皮忽然间就一阵突突直跳,完蛋!!一股强烈的不祥预感,顿时迎面袭来!
  “糟!”
  “磅!!嘭...嚓嚓嚓...”
  果不其然,解莲尘的心下将将生出一股不妙的预感,眼前这仅剩的半扇墓室门,突然间自外向内的被人一脚踹成了四截,吓得解莲尘赶紧朝后一闪。结果这一闪,也不知道是踩着什么了,解莲尘只觉脚下一个趔趄。
  “咔嚓!!”
  哦豁...完蛋....
  一道脚骨错位的脆响,十分清晰的在这尘烟四起的甬道里毫无预兆的响了起来。紧随其后的,就是解莲尘从来没叫得那么大声的哀嚎。
  “额...啊!!!”
  这下好了,方才僵尸亲王怎么想办法劝解都不肯停手的两个女人,在听见解莲尘这声杀猪般的哀嚎之后,竟然不约而同的就停下了手来。还十分默契的将目光投向了躺在地上,抱着一只脚疼得满地打滚的解莲尘身上。
  过了大约三五个呼吸之后,这一僵一人,居然也不再交手,而是一个跳跃着进了甬道里面去了主墓室,一个则是不疾不徐,甚至还有些潇洒的将手中的长剑“咻”的一声插回了剑鞘里。然后这才抬脚行至他的身边站定,用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以一抹“喂,你没事吧”的眼神看着自己。
  安!?这就停手了!?
  哇!不是吧,这些女人不管死的还是活的,通通都这么性情古怪么?
  关键,凭什么他一受伤,这两个没有分出胜负的女人,立马就停手了。难不成,她们约好了这场架,一定要以一个人受伤作为结尾,而自己很“幸运”的就成了那个受伤的人儿?
  “哎...贫道果真命苦,注定的天煞孤星,天煞孤星啊!!”
  脚下又疼心下又难过的解莲尘,一边抱着自己的伤脚,一边忍不住的替自己这悲惨的命运抱屈。
  “没事吧?”
  “啊?你在问我吗?”
  “难道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
  “嘿,我说你...哎哟嘶...等等,你干嘛!”
  “既然受了伤,就少说两句话。”
  看着眼前突然蹲下了身来的不知,解莲尘下意识的就蜷紧了身体侧向了一旁,深怕这姑奶奶再一个什么上头的操作,自己这几百岁的老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可是,那一向长剑不离手的不知,竟然将手里的剑顺着墙边一靠,随后就伸手握住了解莲尘受伤错开的那只脚踝。
  “呀,我是脚受伤又不是嘴受伤,凭什么不让我...”
  “你忍一忍,我数到三,就将你这错开的骨头给接回去。”
  “哈!?不知先生你要给我接骨?不是,你会吗...”
  “三!!”
  “啊!!呜呜呜...你一个教书先生,怎么还兴骗人...不是说好的数到三么,一二呢!?”
  “难道我说的不是三?!”
  “安!?这...”
  解莲尘被不知的一番话给噎得竟然无力反驳,所幸,她替自己正骨以后,脚上的疼痛果真要轻松些了。
  “呐,起来!”
  就在解莲尘一边尝试着转了转脚踝,一边心下嘀咕这女人果真还有些本事的当下,一只线条优美又纤细的手,忽然就伸到了自己面前。
  不知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倒叫解莲尘瞬间愣了愣。他看了看眼前这只虎口处因为常年握剑而生出些许透明干茧的手,心下不由得窜上几分感叹。呀呀呀,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这女人竟然终于知道心疼他,要主动拉他起来了?
  这被不知虐久了,突然一下来了寡淡当中带点儿甜味的举动,解莲尘竟然懵了。
  见他半天没有动静,不知本就难得出现一次的耐性,瞬间便被消耗殆尽。还不等解莲尘回过神去握住她的手,这姑奶奶就突然变卦的反手抄起方才靠在墙边的长剑,身形潇洒的就站起了身,扭头就朝着甬道另一头的主墓室走去。
  这一气呵成的动作,把心间泛起一丝丝甜意都还未来得及消化的解莲尘,简直给看傻了眼。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