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住手

  后路被断,这帮人却好像并不慌乱。
  见此情形的不知,心下顿觉不好。果不其然,下一秒,这些人竟然同时抬剑,然后在不知根本来不及阻止的极短时间里,“唰啦”几声,通通横剑自刎...
  这一幕,连躺在甬道里的解莲尘都看得微微一愣,心下不禁有些诧异这些无脸妖的极端。
  宁死,不留活口。
  呆愣了两秒的不知,心下怎可甘愿。她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伸手快速的点住了其中一只无脸妖的穴道,试图想给他止血,然后趁着他还有一口气在,能从中问出点儿什么来。
  “别白费劲了,这些无脸妖,完全受命于无脸魔尊,相当于,他们就是无脸魔尊的无数分身。所以即使他没有到场,刚刚这里发生的一切,现下,那无脸魔尊都已经全然知晓了。”
  看着眼下这明明被自己点住了穴道,却依然气绝身亡的无脸妖,再听得解莲尘如此这般一番解释。不知那双瑞凤眼,瞬间便凝上了一层寒霜。她一把就将那无脸妖的尸体仍在了地上,随即快速提剑转身,三步并作两步就奔到了解莲尘的身前,然后伸手一把拽起了他的衣襟,强迫着解莲尘与她对视。
  “关于我的身世,你早就知道些什么是不是!?说,你究竟是谁!”
  眼前的不知,已然动了明显的杀意,解莲尘甚至能感觉到她全身都在隐隐的颤抖着。
  可是,他能怎么办,他也很懵啊!
  他在到槊家之前,根本连见都没见过这姑奶奶,更遑论知道她的身世什么的了。
  “诶诶!!这位女善人,麻烦你先放开贫道好吗?这样真的很不雅诶!”
  “回答我的问题!!”
  “你要我怎么回答嘛!?在来到卧龙村之前,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啊,认都不认识,更何况说什么知道你的身世了。”
  “那你如何会知道这些人的来历和特性?!”
  “哎哟拜托,麻烦你出去随便找个有点儿资历的道士问问好吗?当年三界合力镇压无脸魔尊之时,但凡有点儿道行的人,全都去参战了。我知道的这点儿事儿,当年参加过伏魔之战的人也都知道呀。”
  “你也参加了!?”
  “我?我当然是没有啊!那时候我才多大点儿啊,不过,我师父倒是参加过,还在伏魔之战中立下了功绩。”
  “那你师父在哪儿,快带我去找他!”
  说着,不知一把便将解莲尘从地上给直接拽了起来,拉着他就要走。
  “哎哟嘶...姑奶奶,你冷静点儿行吗?贫道还是个伤患呢,再者,我师父都已经仙去几百年了,别说人了,我至今连他的尸骨都未曾见得,你叫我带你去哪儿找啊!?”
  “什么...”
  将将看到一点儿希望的不知,在听见解莲尘的这番话以后,整个人瞬间便怔住了。
  已经仙去几百年了...
  如此,她刚刚看到的希望,岂不是又落空了...
  看着不知备受打击的松开了自己衣襟,甚至有些踉跄的后退了两步的失落模样。解莲尘心下竟生出了些许怜惜,他下意识的就想上前一步去安慰她。可奈何自己的脚还未完全复原,这上前的步子将将迈出,一阵刺痛瞬间就让解莲尘脚下一个重心不稳的直接扑倒在了不知的身前。
  “哎呀!!”
  “...”
  眼见着两人就要在解莲尘的惊呼声中坠倒在地,关键时刻,还是不知回过神来,伸手一把搂住了他的腰,想要带着他翻转身形避免摔倒的结局。可她好像每次都忘记了解莲尘这厮是个男子,轻易翻不动。所以翻转身形这一招,不过是将后背着地的人选,瞬间换成了解莲尘罢了。
  “咚!”
  “啊!!嘶...噢...呜呜呜~~要是贫道有罪,请天降惊雷来惩罚我,而不是...不是...”
  又是一阵哀嚎的解莲尘,嘴里的话在瞧见不知眼下离着自己极近的这张绝色脸蛋之后,竟然连剩下的唠叨都完全念不出来了。
  此刻,两人的距离近得连呼吸都纠缠在了一起,气氛...瞬间从方才的剑拔弩张,忽然变得有些暧昧旖旎了起来。
  她的眉眼,真好看。
  饱满圆润的鼻头下,是那张温温软软的浅丰红唇...
  看到此处,解莲尘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水潭下的那个...那个“救命之吻”。
  思及此,他竟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本就白皙的皮肤,瞬间便飞上了两朵可疑的红云。一股由丹田直冲上脑门儿的热意,仿佛让这甬道内的温度都上升了许多。这种让人飘飘然的氛围,竟让解莲尘生出了一种醉酒的微醺感来。
  嗯!?鼻子下面为什么感觉温温热热的...
  解莲尘有些傻楞的抬手一抹,就瞧见了自己手背上那一片显眼的红色。
  哇,解莲尘啊解莲尘,你定力就这么差吗?不就是...不就是离着她近了点么,竟然就直接淌鼻血了!?
  啧!真是丢死人了...
  “嘶溜...啊!对不住,对不住...我这就起来...哦,不对,是请先生你先...先...诶诶!!你干嘛,你干嘛!?为什么又扒贫道的衣裳呀,别别别,不要,不要!这位女善人,还请你冷静,冷静点!就算你对贫道有什么非分之想,也请稍加克制,稍加克制啊!!呜呜...人家还是清清白白的,你好歹是...好歹是换个地方啊...”
  “闭嘴!!别动!我不相信...不相信你跟这些人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要再看一次你胸前的胎记,一定是哪里的线索被我遗漏了,你别动!!叫你别动!!嗯!?胎记呢...我问你胎记呢!?”
  这不知,人家解莲尘还沉浸在微醺迷乱的氛围里,你倒好,一心只想给自己弄清楚身世,完全没有在意什么氛围不氛围,还上来就扒开了人家的衣裳,非要看人家的胎记...
  “呜呜呜~~贫道不是已经说过了么,这胎记,只有在我重伤之时才会出现,我现下好端端的...啊!!救命呀,杀人了,杀人了!!”
  一听解莲尘说这胎记只有在他重伤之时才会显现,不知立马就起身抽出了长剑,很显然是想让解莲尘就地重伤一番...
  “不知!!住手!”
  就在那闪着寒芒的剑刃就要一剑捅穿解莲尘的心口之时,拾秋的声音,犹如及时雨一般,自那甬道的另一头遥遥的传了过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