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心悦否

  不知有些情急的举动,被拾秋这冷不丁的一声呵斥,竟瞬间叫她冷静了下来。
  她看着自己身下衣衫不整,脸色陀红又面露委屈的解莲尘,心下顿时微微一怔...
  这...自己究竟是在干什么,走火入魔迷失心智了吗!?怎么可以为了一己私事,如此为难于一个有伤在身的人呢?糊涂..真是糊涂!
  意识到自己差点儿走火入魔的不知,有些后知后觉的缓缓放下了手中的长剑,空洞的眼神,呆呆的盯着被自己将衣衫给扒开了的解莲尘。
  一句“对不起”,就卡在她微张的红唇边,可是...自己却怎么也无法将这三个字说出口...
  “不知,不知...你怎么了?这...这如何又欺负莲尘道长呢?”
  脸色尚且苍白的拾秋,脚步有些踉跄的急忙奔到了不知和解莲尘的身前。一脸担忧的先是看了看衣衫不整满是委屈的解莲尘,然后一边伸手替他整理着衣衫,一边轻声说道着不知。
  见她不说话,拾秋自然是晓得这小妮子心下在想些什么,她这从来不懂细腻,不懂温柔,更不懂如何开口道歉的性子,真是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好了,好了。你先起来,瞧瞧你身上,那么多的血污,可是有哪儿受伤了?”
  替解莲尘整理好了衣衫之后,拾秋又动作温柔的将不知给拉到了一旁,抬眼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确定她身上并没有受伤后,他这才放下心来。
  可这一泄力,本就重伤刚醒的拾秋,顿时便感觉眼前一阵晕眩,整个人又再次眼前一黑的昏厥过去。
  待他再次醒来之时,眼前已经是天光大亮的另一番人间景色了。想来,他们已经出了墓穴了吧,
  “额...嘶...”
  拾秋正想稍稍动弹,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要炸开一样的疼痛。
  “呀,拾秋先生,你醒了啊?快别动,你失血过多,虽然贫道给你用了极品的生肌止血药,但你身体里流失的血液,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来修复的。”
  听见解莲尘那中气十足的声线从自己的右侧传了过来,拾秋忙转动了脑袋,扭头就瞧见了解莲尘正躺在一张用藤蔓编织的吊床上,那条像是裹粽子一般里三层外三层的用布条缠裹着的腿,十分显眼的搭在那吊床边上,随着那轻轻晃动的吊床一下一下的左右摇晃着,瞧着还颇有些闲情逸致在里面。
  见着他没事,拾秋倒也放心下来了。
  “嗬...多谢莲尘道长,是拾秋欠道长一次。哦,对了,不知呢?还有那对好心肠的僵尸夫妇呢?”
  “诶~~干嘛这样说呢。后面你不是在不知先生的手上将我救下了么,所以,我们就扯平了。今后,你也不必记着什么救命之恩的。至于不知先生,她去寻吃食了。现下是白天,烈日当空的,那两只僵尸是不敢来地面的。放心吧,贫道同他们是旧识,你想道谢,日后有机会的。”
  “呵呵,道长心思通透,八面玲珑...拾秋,自叹不如。”
  “哎呀,拾秋先生,你就莫要再打趣于贫道了嘛。我这也不知道是同不知先生八字不合还是怎么的,每每凑到一起,就一定是这样的情形。”
  “道长还请见谅,不知她...不记得自己的身世,这件事,一直是她的心病。试想一下,一个不知道自己过去几何的人,怎么能再要求她同我们一样能够正常对待周遭之事呢?所以她时常都很孤僻,也不随便主动找人攀谈交际,看似自由散漫,可...那种不敢牵扯过多的隐忍压抑,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其中苦郁。因为,旁人或许不知道,但,我明白她是怕同我们牵扯过多,将来追杀她的仇家,会将我们当做威胁的筹码。而她愿意答应留下来在书院教书,很大一部分原因,其实也是在冒险的等着追杀她的那些人,再次找上门来。”
  “哦!?先生的意思是,这些无脸妖,在先前就已经来过一次了!?”
  “嗯,大约在四年前,不知刚到我们书院的时候发生的事。”
  这事儿,解莲尘倒是第一次听人说起。
  四年前?现下又来了一次。如此频繁的出现,难道...镇压无脸魔尊的封印,已经有所松动了?否则,无脸魔尊要派人追杀不知的话,也不会一次间隔这么久。想来,应该是那封印松动的位置,一次只能通过这么些人,而且些开这点儿缝隙,需要至少四年的时间。
  这倒是有点意思了,当年举三界之力镇压封印的无脸魔尊,要是再次出世,这天下众仙,怕是又要不得安生了。这厮,性格古怪,不与凡人为难,偏就要同天界作对。原因就是当年与他同门修行师兄,也就是现任的天帝,娶了他心爱的小师妹。而后又因得这厮修习邪术,导致自己容貌尽毁,变成了无脸人堕入了魔道,成了一代大魔头。这厮也是执着,在他同门师兄的天帝任期里,就一直没消停过。
  不过,这人不是一向只同天界作对么?怎么会跟不知扯上如此深仇大恨!?
  看来,有必要抽个时间好好调查一番这件事了。虽然吧,这只能算是不知的私事,但,现下涉及到了修仙界的安宁。出于道士天生的除魔卫道的职责所在,这件事,他也要管上一管了。
  解莲尘抬眼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拾秋,见他出神的望着天空好像在回忆着些什么。
  “拾秋先生...你好像,很了解不知先生啊。”
  “嗬...了解吗?可是,到现在,我都仍然觉得,不知的心扉并没有敞开,虽然...”
  对于解莲尘突然间提起的话题,拾秋有些不晓得该如何接下去。
  他该怎么说呢?说自己很了解她吗?可是,说起来好像关于不知的种种行为,他都是清楚且明白其意图的,但,这也仅仅只是明白她的行为举动罢了。要说真正的了解她,说实话,他还算不上。
  “你心悦不知吗?”
  “什么...”
  还未等拾秋再说些什么,解莲尘忽然又开口问到。
  你心悦不知吗...心悦不知吗...?
  解莲尘的这个问题,再次直击了拾秋心中想要极力掩藏的那个角落。他彻底愣住了,慌乱...不耻...五味杂陈的种种情绪形成的风暴,将拾秋用来掩饰自己真情实感的那层遮羞布,给彻底撕扯下来蹂躏,撕碎...碾成了飞进眼里的沙子...
  酸涩,又不可言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