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喜欢

  听见解莲尘的话,不知那简直能杀人的眼神顿时就落在了他的身上,吓得这厮连忙瑟缩了一下脖子,恨不得将脑袋埋进这兔肚里。
  最让人无语的是,当那僵尸亲王在听完解莲尘和不知之间的对话之后,竟然一蹦一蹦的跳到了解莲尘的身前,然后伸出了他那双几百年没有剪过指甲的手,示意解莲尘将兔肉给他,他可以来喂他吃东西。
  “恩公...雀邈...呲...伺候...”
  妈耶!这还是别了吧!
  “额...呵呵。不必了不必了,贫道这同不知先生说笑呢,我只是脚受伤了手还利索着呢。没事儿,没事儿,贫道可以的!”
  咱这也不是嫌弃人家昂,只是...让一只僵尸喂自己吃东西,这画面不是太诡异了么!
  “哦,对了。你们夫妻二人,今后打算如何?需要我再替你们寻一处风水宝地,重修一座墓室吗?”
  一边吃着,解莲尘倒想起来这名叫雀邈的僵尸亲王夫妻俩的墓穴,现下已经不太适合他们修行了。
  听见解莲尘的话,那雀邈亲王转头同自己的王妃对视了一眼,随后两人竟双双跪在了解莲尘的面前。
  “哎呀!!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跪着啊!”
  “恩公...我...门,愿意,个...跟着,恩公...”
  “啥!?跟着我!?跟着我干嘛呀,你们谁见过哪个道士带着两只僵尸行走江湖的啊!?不行不行,要么就给你们再选个地方,要么现下把你们就地再埋了。跟着我算怎么回事儿呢,胡闹么不是。还有,要是让别的道士发现了你们,你觉得他们会管你们是不是正经修道的僵尸么?那些人只会将你们当妖孽给收了。”
  “这...恩公...”
  “行了别说了,贫道话已经说到这儿了,你们好好考虑一下吧。”
  解莲尘的脸色不甚上佳,尤其是那双深渊一般的眼睛,一直将眼神落在对面不发一语的喂食着拾秋的不知身上。也不晓得是为什么,这一幕,越看,他心下就越觉得烦躁。连带着对雀邈说的话,都显得颇没耐性了起来。
  现场的气氛,瞬间显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两位,莲尘道长所说,也确是为了二位的安全和修行着想。两位身份特殊,世人不常见得,定然会有所恐慌。再者,世俗嘈杂,也不利于两位的修行啊。”
  心下记着这僵尸亲王夫妻俩于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拾秋,适时的出来打了圆场。
  那雀邈听见拾秋的话,仿佛也是在下细思考,好一阵都没有搭话。而他身边的妻子,见着自己的夫君不说话,她也并没有做声,只是默默的守在雀邈的身边,等待着自己的夫君做出决定。
  解莲尘知道,这雀邈想跟在自己身边,其实是想保护他。因为今次遇见这些无脸妖,他认为解莲尘同不知他们应该是一路的,所以,雀邈就觉得解莲尘现下不是很安全。虽然他的道行或许比自己高深,但,双拳难敌四手,要是他们夫妻二人跟着解莲尘,好歹也能在危机时刻帮上一点忙。
  可是,就像刚刚解莲尘所说,一个道士身边,怎么能带着两只僵尸到处溜达。别的不说,要是那帮想动他舍灵金身的妖道知晓了此事,岂不正好给了他们一个讨伐自己的借口么。这雀邈夫妻二人的修行,本就比之常人不易。若是平白叫他们做出了牺牲,自己如何能够心安。
  “拾秋先生所言甚是,好了,既然你做不了决定,那贫道就擅自做主吧。也别另选他处了,此地虽然气象破损,但,稍加修复,还是可以扭转乾坤的,你们夫妻二人还是就在此处好生修行吧。”
  说着,解莲尘便放下了手中的兔肉,然后行为颇有些做作嫌疑在里面的挣扎着站起了身来,也不让雀邈搀扶,好像小孩子赌气似的,一瘸一拐的就朝着位于林子里这夫妻俩的墓地走去。身后,还跟着两个一蹦一跳的僵尸,三人皆是一高一矮的往前行进着。
  这画面,明明就是有些伤感的,可是为什么让人这么想笑啊。
  尤其是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的不知,对于解莲尘的这番小学生行为,更是看得不明所以,也不知道这厮又在抽什么风。
  而进得树林里的解莲尘,在确定不知他们看不见自己以后,瞬间就恢复了正常。
  那脚啊,嘿!它也不跛了,那脸色也不难看了,就只是一副薄唇翘得老高的样子,简直不要太搞笑。边走,这厮还不忘一边自言自语道。
  “哼!贫道都这般模样了,那女人也不见起个身来扶一下,诶,你们说这还有点儿天理吗?嗨,罢了,我何苦自讨没趣的跟你们这生死都要在一起的恩爱夫妻说这个呢。”
  听见他的话,默默跟在他身后的雀邈夫妻俩,也只得是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便摇了摇头。
  这解莲尘,刚刚明明就是在气不知只顾拾秋不顾自己,所以才会在现场那般装深沉,搏存在感。
  啧,几百岁的人儿了,还干这种幼稚的争宠行为,关键是他还幼稚不自知。
  不过,雀邈夫妻二人,也没有点破他。因为虽然解莲尘的幼稚行为是真,但他心下的担忧,却也是真的。
  到了墓地前,解莲尘便伸手掏出了一沓符纸,动作麻利的将其布置在了盗洞附近,然后以这些符咒分布的位置,变戏法似的掏出了一只墨斗,开始画起了布阵图。
  “唉,我倒不如跟着你们一起埋进去修行算了,省得眼不见心不烦的。”
  “恩公...是否,吸...喜欢,不知...”
  从未开口说过话的雀邈王妃,听见解莲尘这一番抱怨,竟忽然开口搭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听得解莲尘拿着墨斗的手微微一顿。
  雀邈王妃的话,让他想起了先前自己问拾秋是否心悦不知这件事。当时,拾秋也问了他同样的问题...
  “嗬!贫道独身几百年,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要想动心,早就子孙满堂了,还用得着等她出现来对我如此这般的折磨么。”
  “磕...可是,恩公...爱人...王...往往,不自知...”
  爱人往往不自知!?
  这句话,就好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瞬间将解莲尘给劈得外焦里嫩,呆愣在原地。
  原来,自己方才心下那股莫名的烦躁,和不想看见不知与拾秋挨得那么近,竟是...竟是,因为自己已经...已经喜欢上了不知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