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我在乎

  不...这怎么可能...
  这个女人,又凶又狠,既不温柔体贴,又不懂得照顾别人...
  嗬,转念一想,她哪里是不会照顾别人呢,她只是不会照顾自己罢了。
  哎,解莲尘啊解莲尘,你何时变得矫情到需要一个女子来照顾了?跟除非他们在一起那么多年,哪时不是自己在照顾他们呢?
  一番自嘲又连连否认的腹诽,让解莲尘脸上的表情,一会儿摇头苦笑,一会儿又唉声长叹。
  见他如此模样,雀邈夫妇俩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雀邈便自王妃的头上取下了一枚通体呈莹亮渐变的紫色,形态好似一朵紫藤花的玉簪。随即将其递到了解莲尘的手上,示意他收下。
  看见这支玉簪,解莲尘先是微微一愣,但很快便明白了雀邈的意思。
  紫藤花,为情而生,执着的爱,寓意是深深的思念。它的花穗为紫色,一串一串连在一起,很像是自己连在一起的思念,日复一日想念心里的爱人,是一种美好的憧憬。它还有深爱的寓意,表示付出了深深的爱意,心中只想着一个人,能为她付出所有的一切,沉沦在爱里面,希望能与心爱的人一起走下去。
  这枚玉簪,很显然是雀邈当年送给眼前他这青梅竹马,生亦同寝,死亦同穴的王妃的定情信物。
  “这个东西,贫道不能收下。它是你们感情的见证,岂能转手给我糟蹋了。”
  说着,解莲尘就要将这玉簪还给雀邈。可雀邈如何也要他收下,甚至还拉着自己的王妃冲着他行了一礼之后,就纵身跳进了盗洞里,回了墓穴。
  他们的意思,解莲尘自然明白。这是希望他能正视自己的心事,正视自己的真情实感...
  “嗬...怎的还有人希望一个天煞孤星能同人携手到老呢?”
  解莲尘的话语里,是掩藏不住的奚落与自嘲。
  罢了罢了,再是喜欢又能怎样,她于自己这不老不死的生命长河而言,不过是昙花一现的过客而已。百年之后,即使自己还挂念着她,可她,却已经不知入了哪道轮回了。
  他将玉簪小心收捡,这毕竟是雀邈夫妻俩的一番心意,虽然...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送出去,但...总不好再辜负了人家。还是先暂时收着,下次来看他们的时候,再还回来就是了。
  收敛心神,解莲尘便继续了手上的动作。他现在要布的,是丰土拓疆之术,也就是恢复此处原先的地貌,这样就能省得再去另寻地界替他们重造墓穴了。好在,方才雀邈并没有将这墓是自己几百年前给他造的这件事给说漏嘴,不然,等下再回去,还真是不好圆话呢。
  这边的解莲尘还在不停的忙活着,那边树林营地内独处的不知与拾秋两人,现下的气氛也是不甚尴尬。
  额...要说尴尬,其实也就只有拾秋一人罢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下午对着解莲尘说了那番“心悦君兮君不知”的话以后,心理作祟,拾秋总是觉得不敢去看不知的眼睛,深怕她发现了自己的秘密。
  可是,他却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拾秋心生,我有一事,想告知先生。”
  甚少时间会主动开启话题的不知,在将剩下的兔肉收捡妥当之后,就坐在了拾秋的对面,两人的中间,隔着一团火苗不甚兴旺的篝火。
  不知的声音,不浅不淡传进了拾秋的耳朵里。这让本就心有千千结的拾秋,顿时便紧张了起来。
  “啊?哦...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拾秋应声的话,听起来有些磕磕绊绊,不小心就泄露了他现下有些紧张的心绪。
  不过,这对于神经比缸粗的不知来说,完全不是什么异常的事。
  “我想辞去书院的教书先生一职。”
  当不知说出这句话时,拾秋以为自己听错了。整个人在呆愣了两秒之后,瞬间便坐立了起来。因为起得太急,他顿觉脑袋一阵晕眩,不过,眼下就是天塌下来,也没有不知刚刚说出来的那句话对他的打击来得要大。
  拾秋晃了晃有些晕眩的脑袋,稍有缓解,然后就迫不及待的转过身去直面着不知。
  “不知...为何?为何如此突然...是不是我...是不是我拖累了你!”
  难道,是自己白天说的那番山有木兮木有枝的话,让她给听见了,所以她觉得自己很猥琐很是故作清高,不愿再看见他了吗?
  她方才喂自己吃东西的时候,是不是还说了一句“只此一次”...
  只此一次,难道言外之意说的就是,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同自己接触了吗?
  “拾秋先生多虑了,我想离开,无关任何人的事。只是经此一事,我觉得,一直被动的躲在书院里等着他们找上门来,终究不是个办法。而且,昨夜之事,你也看到了,你同我在一起,是我会连累到你。”
  她这是...在变相的拒绝自己么?
  “这怎么能叫连累呢?是我执意要跟着你一起出来云游的,再者,昨夜之事,是那些想要对你不利之人所犯下的错,与你又有何干呢?”
  “不,你还不明白吗?只要我还活着,我的身边就随时都会有危险,而这种危险,本不应该让你深陷其中。若是你出了什么意外,我...”
  “没关系的,这次只是我们不小心而已,下次我们有所防备,便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拾秋的情绪,有些越说越激动了起来。这个样子的他,是不知以前从未见过的。
  “这不是小不小心的问题,我只想弄清楚自己的身世而已,你与我的事情无关,就没有必要牵扯进来,你懂吗?我不在乎将来还会有多少杀手会来找我,我不在乎他们是不是在下一刻就会出现,我不在乎自己会不会死...”
  “可是我在乎!!我在乎啊!!我在乎你有危险的时候,会没有人陪着你一起面对,我在乎他们是不是下一刻就会出现对你不利,我在乎你,我在乎你...你知道吗?我求你,不要这样毫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好吗?若是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独自一人死去,那我情愿...”
  “拾秋先生!!你失态了...好了,这件事,就说到这里,等到了下一个村子,我会找个地方安顿好你,待你养好了伤以后就离开。”
  “什么...离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