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褫也

  当不知的嘴里说出这在现下的拾秋听来简直冷若寒霜的两个字时,眼前的烟火,仿佛瞬间失色一般,让他的世界再也没有了光彩。
  自从庆阳公主被嫁去了歇逻以后,拾秋就再也没有真的开心过。
  他想着就这么一直在书院里终老一生,一辈子都不要再回去那个没有人情冷暖的深宫大院。直到,上天将不知送到了他的身边。那一刻,他仿佛觉得命运终于开始垂怜他了。
  她就好像一只孤高冷傲的猫儿一样,总是不肯随意跟人亲近,总是一副和自己悠然独处,对别人却是闲人勿扰的模样。
  就是这样的她,让自己一直不敢吐露心声,生怕自己的一厢情愿,会吓跑了她。
  于是,他说服了自己,要给她时间找回过去,要让她慢慢的接受自己。
  在这之前,自己做过的最大胆的举动,恐怕就是那日在半山凉亭里,说的那句希望她以身相许的话了吧。他到现在都仍然觉得,当时借由玩笑说出这句话的自己,是有多么的令人嫌恶。
  见他情绪有些激动,不知也明白,今晚突然同拾秋说这些话,或许是真的有些让他伤心了。
  可是,她能怎么办呢?
  虽然人人都觉得她好像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懂男情女爱,不懂人情冷暖...
  但,她非草木,只是失去了记忆,并不是感官失灵,岂会真的不懂拾秋每次看她的眼神,是一个男人在看一个女人的眼神么?
  只是,她明白自己这来路不明的身份,也明白拾秋怕吓到自己的隐忍。
  这样一个雅正端方又心思通透的人,她怎么能够让其毁在自己手里呢?
  别说自己真的对他只有感恩救命的情谊了,就算是真的自己也对他存着男女之情,以昨日那般凶险的情况而言,她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和拾秋再有所联系的。
  这不是绝情,是为了避免遗憾的发生,从而提前所做的未雨绸缪。
  所以,趁着他还未陷得太深,趁着一切都还有回转的余地。她,一定要心肠冷硬。
  “是的,离开。今次槐序总试,我手上的孩子们也都顺利结业了。所以,也不需要找代我授课的老师来接手。如此,我现下离开,是时机最好的时候。”
  “时机最好!?”
  “对,放心,先生与不知的救命之恩,不知会永远记在心里。”
  “你记住的...从来就只有我对你的恩情是吗?”
  “是!”
  “嗬...”
  听见她这个毫不犹豫的“是”,拾秋突然觉得自己好好笑。怎么,你还在期望着她对你说出什么难舍的话语吗?从头到尾,存着不轨之心的人,就只有你一人而已!!
  拾秋的情绪,彻底崩了...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
  惜春更把残红折...
  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
  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
  天不老,情难绝。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
  多情堪叫绝情灭...
  悲也...褫也...
  一朝单恋,总是要到这样面对事实的一天。拾秋不是没有预想过,而是他没有料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而已。
  “啊哟...嘶!!啧啧啧,跌死贫道了,这荒郊野岭的地儿,也真是不好走啊。最可怜的是,还让一个脚上有伤的人独自来走,哎呦,可怜,可怜哦。”
  就在两人之间的气氛跌至冰点之时,解莲尘那厮现下听来十分扎耳的声音,就自树林的另一头传了过来,听这距离,仿佛还隔着很远。
  想来,他刚刚应该是没有听见他们之间的对话吧。
  不过,解莲尘适时的出现,恰好挽救了不知和拾秋两人此刻的尴尬气氛。
  “瘟神...”
  一听这厮的声音出现,不知的脸上瞬间便露出了一抹忍不住想翻白眼的表情。不过,厌烦归厌烦,听见了,总也不好一直让他跛着脚独自一人在这漆黑的树林里窜来窜去。最重要的是,他这聒噪到连那树梢的麻雀都自叹不如的声音,着实是听得叫人好想就地扁他一顿。
  但他现在是个伤患,再打他,多少是有些说不过去。于是乎,秉着“息事宁人”的行事准则,虽然不知也极为不情愿,但她还是站起了身,手提长剑朝着树林里走了进去。
  拾秋有些失神的望着不知身影消失的方向,没一会儿,林子里就传来了解莲尘和她的日常八字不合式对话。
  “哎呀,贫道瞧着今晚这月亮,也不是从西边出来的呀,不知先生竟然亲自前来搀扶贫道,无量天尊,贫道真是上辈子积了大德了!!诶诶!!你别走呀!!”
  “要想我搀着你,就把嘴闭上!再说一句...我现在就将你弄去跟那对僵尸夫妻埋在一起!”
  “哈~~不知先生,你这模样生得如此美丽动人,怎的心肠却生得如此冷硬呢!?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呐!你想想,你这举手之劳仅是搀扶贫道一下,就等于建造了七层宝塔,这是多么难得为自己积德的好事儿呢。”
  “闭嘴!!”
  “好嘛好嘛,贫道闭嘴!不过,贫道是个道士,天生就是要念经说道的,这说话呀,是天性使然,我有时候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所以,嘿嘿,就还请不知先生多多担待了。贫道无法保证一句话不说,但,贫道可以尽量保持缄默!!诶!?不知先生,刚刚的兔肉你们吃完了吗,哎呀,贫道刚刚急着去将他们埋了,又是伤着一条腿干活儿,如今腹中甚是饥饿...”
  “咻!!”
  “好好,我闭嘴,我闭嘴!!”
  这一番听得让正常人都忍不住想将解莲尘按在地上打一顿的话,终于在不知的长剑出鞘之后,得到了片刻安宁。
  淅淅索索的一阵衣袍下摆摩擦着林子里的茅草,所发出的由远及近的声音响起过后没多久。两人的身影就从一颗大树的后面跨了出来,一到营地,不知简直一刻也没有耽误的就将解莲尘给撒手扔到了地上。
  然后一个飞身跃起,整个人瞬间就落脚在了一颗视野极佳的大树树杈上。
  “今晚你们好生休息,我来守夜。”
  说着,不知便双手环抱着她的柄长剑,就地栖身在那树杈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