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如何破

  听见解莲尘的话,不知却并未理会他。因为眼下这村子瞧着,竟让人生出了一抹毛骨悚然的感觉。
  此处,虽然没有卧龙村那么大,但起码好歹也有几百户人家,不算是个小村庄了。村口挂着匾额的牌坊过去往前十来米的样子,连接着一座弯月拱桥,那拱桥上的青石,仿佛是因为经常有人从桥上经过,所以每块的中间都被磨出了些许凹陷的痕迹。
  弯月拱桥的下面,是一条看起来雾气朦胧,宽约十米左右的河流。河流呈环抱之姿,将村落给包围在了其中,这一点,倒是能解释这沙洲村名字的来历了。青石拱桥再过去,就是成片的两层小楼共壁相连组成的屋舍。
  可令人十分在意的,不是这些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屋舍。而是眼前这有着几百户人家的沙洲村,眼下仅是入夜没多久的亥时,竟然没有一户人家亮着灯。不仅如此,每家每户的门口,居然还都立着一个个白纸扎的小人儿。小人儿的身上,有的挂着玩具,有的挂着小小的鞋子,有的则是吃食。小人儿的旁边,还放着一筐装得满满的纸钱,一阵阴风扫过,将那框里的纸钱,给刮得漫天狂旋。如此诡异的场景,再配上那天边仿佛忽然变得冷清一片的月色,这盛夏的天儿,竟叫人顿觉后背发凉。
  这,又是什么情况?
  别说拾秋和不知两人皆是第一次见着如此诡异的画面了,就是解莲尘都看得眉头微蹙了起来。
  “啧啧,环山抱水,明明是处风水宝地,如何要弄些脏污之事,来破了气象呢。”
  解莲尘一番摇头换脑的自言自语,听得不明所以的拾秋和不知两人,更加一头雾水。
  “道长,此处...可是不能入得!?”
  听见拾秋的话,解莲尘不由得笑笑道。
  “呵呵,拾秋先生你这话说的,连那阴曹地府都人人都去得,这青天人间的大好河山,如何不能入得。”
  “可是..此处瞧着颇有些蹊跷的意味在里面,我们要不要等到白天的时候,再进去查看一番?”
  “白天?白天来看什么呀?”
  “白天,当然是来问问里面的村民,为何要家家户户的在门口放置这些物件儿啊。”
  “哈哈哈,拾秋先生,有些时候,有些事。你问活人,不一定能得到想要的答案呢。再者,既然我们挑都挑到这个时间来了,那就择日不如撞日,现下就进去问问收这些物件儿的事主,前因后果为何呀。不知先生,您意下如何呢?”
  解莲尘的话头,忽然就转到了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不知身上。
  不知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眉头紧锁的盯着河对岸的沙洲村在细细打量。听见解莲尘的话,一向走到一起就没有同解莲尘顺过一句话的不知,这一次竟破天荒的同意了。
  “走吧,进去看看,总合今晚也需要一个地方落脚。”
  没办法,两票对一票,少数服从多数。拾秋虽然并不是怕这里面有些什么鬼怪之类的东西,而是担心要是里面有无脸妖埋伏,以他们现在这伤的伤,残的残的样子。要是动起手来,那肯定是凶多吉少啊。可眼前这解莲尘和不知两人,定然是铁了心要现在进去的了。唉,罢了。舍命陪君子吧,他前面连僵尸的棺椁都躺过了,还怕啥!
  “如此,那便走吧...”
  “哎呀,别担心拾秋先生,里面潜藏之物要是活的,我们有不知先生在呢,要是里面是死的,不是还有贫道在么?”
  啧,你这一顿安慰,倒不如不要说话来得好呢。
  “嗯,我一向信任道长和不知的本事。”
  “那走吧,不知先生受累,还是得扶贫道一把呢。”
  听见解莲尘的话,不知连白他一眼都觉得浪费时间,直接伸手拉过了解莲尘的手臂搭在了自己肩上,架着他就跨过了沙洲村的牌坊。
  可是,前面的两人将将过去,身后就传来了拾秋的一声惊呼。
  “诶呦!!嘶...”
  闻声,解莲尘和不知赶紧转头一瞧,就看见不晓得为什么刚刚还好好跟在他们身后的拾秋,现下竟然像是撞到了一堵墙上似的,整个人四仰八叉的给撞翻在了地上,疼得拾秋正捂着脑门儿倒吸凉气的呼痛呢。
  “拾秋先生,你怎么...这...这怎么过不去了!?”
  见着拾秋先生无缘无故的倒在了地上,不知随手就将自己的长剑递给了解莲尘用作支撑,然后转身想倒回去扶起躺在地上的拾秋。可就在此时,诡异的事情却发生了。
  方才明明她和解莲尘还顺利通过了的牌坊,现下竟然像是筑起了一道无形的墙壁一般,无论不知怎样用力,都无法穿过这堵无形的墙壁去到拾秋的身边。
  “解莲尘,如何破!”
  施救无果的不知,心下顿时溢上了一抹不好的预感。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应付这些事,应该是手到擒来的解莲尘。
  可她一回头,就瞧见了解莲尘也是一脸愁眉不展的样子,一边杵着自己递给他的长剑,一边一瘸一拐的行至了不知身边。他也伸手摸了摸眼前这明明空无一物,却如何也穿不过去的空气墙。
  “啧...看来,我们遇上硬茬儿了。”
  “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意思,大概就是这里面事主的道行,应该是在我之上的,故此,我才无法破去它的阵法。”
  “你的意思是...这堵墙,是里面的妖孽布下的陷阱!?”
  “额...可以这么说,也不能这么说。”
  “...”
  “哎呀,这很简单嘛,我们俩能进来,说明是事主准许我们进来的嘛。不让我们出去,自然是想让我们帮它呗。哦,不。确切的说,它应该是只想让我一个人进去才是。毕竟,贫道这般英俊潇洒又道法高深的高人,可不是轻易能够遇到的。所以咯,不知先生你,应该是由于跟着我一起进来的缘故,现下被迫要同贫道一起面对了。而拾秋先生仅是无关凡人一个,里面的事主并不想牵连无辜,所以他进不来。”
  “如何解决?”
  “怎么解决?现在连事主都没见着,贫道如何知晓怎么解决嘛!这样,既然眼下已然无法改变现状了,不知先生,就只有请你跟着贫道一起进去看看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