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息魂

  不知转头睨了解莲尘一眼,又看了看已经从地上爬起了身来的拾秋一眼,心下也明白这解莲尘虽然总是不甚靠谱,可身上,还是背着些真本事在的。不知也晓得他现下虽然言语间总是夹带玩笑,但这仅仅是为了宽拾秋的心罢了。怕本就有些紧张的他,再一见得身为专业人士的解莲尘都这么慌乱,心下就更加恐惧了。
  这厮...倒也并非全无可取之处啊...
  “诶!?我的拂尘呢?”
  心下正对解莲尘有所改观的不知,一听这厮突然冒出来这完全不靠谱的话,刚刚才对他生出的那一丁点儿少到可怜的信任,瞬间便被解莲尘这句话给搅得烟消云散。
  “呀!拾秋先生,你快瞅瞅你脚下踩到的那个,可是贫道的拂尘呀!?”
  听见解莲尘的话,方才一心顾着自己被撞疼的眉心的拾秋,这才惊觉自己脚下确有异物感传来。他连忙低头一瞧,果真就瞧见了解莲尘的那柄眼熟的红色拂尘。咦,奇怪,刚刚他并未觉得自己踩到了东西呀。许是自己身体还未全面恢复,所以感官有些不太灵敏吧。不过,眼下并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
  “啊!这...真是对不住呀道长,我一时不察...”
  说着,拾秋便赶紧躬身捡起了被自己踩到了一点儿的拂尘。还十分仔细的伸手掸了掸上面沾到的泥灰,本想着上前两步将拂尘还给解莲尘,却突然想起来此处已经无法进去了,拾秋只好握着那柄拂尘站在牌坊外无可奈何的冲着解莲尘投去了抱歉的眼神。
  “无事无事,既然掉在外面了,那就请拾秋先生代贫道暂为保管吧。”
  “哎,也只好如此了。道长请放宽心,我会替你好好保管的。”
  “有劳拾秋先生了,那么,不知先生,我们走吧,天儿也不早了,咱们还是干点正事儿吧。拾秋先生,你莫怕,我那拂尘还算是一件宝物,是贫道的师父传交下来的。你拿着这拂尘站在此处,切莫到处走动,一般的妖魔鬼怪,是不敢近得你身的。噢!对了,若是卯时我们仍未出来,你就赶紧离开这里,记住,届时无论听见任何人叫你,你都千万不要回头!无论是我,还是不知先生的声音,都不可回头!千万切记!!离开此处以后,回去卧龙村,将这拂尘交予先前替我疗伤的那位老者,到时候,自会有人来救我们。”
  一听解莲尘的话,拾秋顿觉手中这拂尘仿佛有着千金一般的贵重,连忙将其收揣好了。
  “好,我记下了,你们万事小心!”
  “嗯,你且宽心。不知先生,我们走吧,进去会一会这苦命的事主。”
  说着,这厮倒十分自然的就伸出了一只手,提醒着不知要扶着自己。
  虽然不太想搭理他,但不知还是忍下了这口气,然后架着他,一路步上了青石拱桥,不多时,两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从拾秋现下所站的位置看不见的拱桥另一面。
  见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里,拾秋的心下,其实是担忧他们,多过于自己独身一人守在此处的害怕。
  相较于拾秋的担忧,这边算是正式进得村内的不知和解莲尘两人之间的气氛,就有些跳戏了。
  “诶诶,不知先生,你说拾秋先生会不会被吓着呀。”
  “...”
  “哎呀,说说话嘛。你瞅瞅,这满街满市的小人儿和纸钱。你认为,这些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啊?以贫道之见,这些小人儿,定然是用来息魂的。诶诶,息魂,你知道吧?就是讲一个人横死之后,对于生前放不下的东西太过执着,故此魂灵不愿离去,成了游尸。成日就游荡在它生前所在的地方,一直纠缠着夺走它性命,或者抢了它心爱之物的人。我猜呀,此处的事主,八成就是一只游尸。不知先生,你觉得...”
  “闭嘴!!”
  “好好好...贫道闭嘴,闭嘴...”
  讨来一阵没趣的解莲尘,终于在不知的一声低喝之中,闭上了他那张租来着急还的嘴。
  两人过得青石拱桥之后,入眼就瞧见一条看起来仿佛笼罩在一层灰白迷雾当中的阴森街道。街道两边都是关门闭户,看起来萧条无比的商铺。每家商铺的门口,还挂着布绦垂垂的白色招魂幡。一阵阴风吹过,那招魂幡就像是黑白无常前来勾魂的鬼爪一般骇人。
  此刻,解莲尘与不知两人,已然踏入了这条街道。远看之时的视觉恐惧,和身临其境之时的感官恐惧,任何一个,都不是胆小之人能轻易涉及的。
  眼下前面的路,已经越发的看不清楚了。
  现场除却偶有阴风扫过耳畔发出的阵阵呜咽之外,就只有那些招魂幡闻风而动发出的淅淅沙沙之声。
  解莲尘悄悄的侧目看了一眼架着自己的不知,她脸上的表情,还是那般的淡定自若,滴水不漏。
  哟呵...这小妮子,果真是名不虚传的奇女子啊。要是换做别的女孩子,早就不知道已经吓晕过去几回了。
  “再看...我就把你眼珠子挖掉!”
  正当解莲尘以一副欣赏的眼光打量着不知时,这姑奶奶立马就来了句煞风景的威胁之语。憋得解莲尘只好回过了头去,侧脸看向了另外一边,然后小声的嘟囔着。
  “真是的,一点儿也不可爱...”
  “要想找那会讨你欢心的女子,花街柳巷多的是!”
  “嘿!你...”
  “出现了!!”
  “诶诶!!别...别...别把贫道扔地上呀...”
  眼见着八字不合的两人就要再次吵了起来,突然间,不知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抬手就利落万分的一把抽出了长剑,一个箭步上前,就朝着前方杀了过去。等到被她给抛在身后的解莲尘回过神来之时,不知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眼前的灰白迷雾当中。
  糟了...
  “不知先生!!不知!!不知!!?唉...你这女人,总是这般说风就是雨,真是没吃过亏没上过当,就不晓得社会的险恶还是怎么的?哈!也对,她就是险恶本人,她怕什么社会呀!啧,真是的!你以为你自己天下无敌吗!?哼...殊不知,眼下待在贫道身边才是最安全的!罢了罢了,让你见识见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厉害也好!”
  这解莲尘,许是心下不爽这不知将他一人抛下独自前去追凶,坐在地上就是一顿咋咋呼呼的一番抱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