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孽缘起

  听见她的话,这红衣女子竟瞬间便止住了哭声,甚至不哭反笑的抽动着肩膀“咯咯”笑出了声来,一边慢慢的扭转了身形,一边阴阳怪气的接话道。
  “呵呵呵...是吗?那姑娘你如此美貌,你那情郎...定然是无论如何都会来见你的咯?!”
  看着眼前这说是扭转身形,实则仅是转动了头颅,身形却并没有挪动半分的女子,慢慢的从那散乱的发林间,露出的那张现下在不知看来,已经算是十分眼熟的恐怖面庞。不知不退反进的再次上前一步,然后站定在了离着这女子大约五米开外的地方。
  “你既是心下有所冤屈,为何不去枉死城找判官平冤,何苦在此祸害一方!”
  不知的话,仿佛是戳中了这恐怖女子的逆鳞一般,只见其瞬间暴怒而起,张牙舞爪的露出了一副恐怖至极的身正四肢和头却翻转过来诡异模样,一个原地跃起,就冲着不知飞扑而来。
  见此情形,不知却半点儿不曾慌乱的朝旁一个闪身,并在电光火石间,伸手便拔下了自己刚刚为了探路而飞掷出来扎在了前檐金柱上的长剑。
  原来,她一路向前行进,为的就是不想打草惊蛇,以进为退,大摇大摆的走到了此处,然后趁机取回了自己的长剑。
  那恐怖女子一招扑空,很快便再次扭转身形,又是一个飞扑上前。这次,不知并没有再朝旁闪躲,而是横剑在前,直面危险。
  “噹!!”
  一道利刃与尖牙相击的脆响,竟震得不知握剑的虎口一阵发麻。这恐怖女子,居然修为如此!!看来,不能轻敌了。
  那恐怖女子虽然再击未中,心下是有些气恼的。但她似是有些惧怕不知手中的长剑,故此不敢再轻易上前。
  两人稍加周旋过后,这恐怖女子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忽然朝旁一个佯攻,待到不知提剑迎上前去之时,这恐怖女子竟又瞬间消失了。
  见此情形,不知心下顿时暗叫一声不好!!
  自己怎的大意了,这恐怖女子会瞬移闪现之术,自己平常的对敌招数,于她身上而言,并不能完全适用。这也是她们两人交手这几次下来,自己一招也未得逞的根本原因。
  可惜,现下才得出这个结论,仿佛为时已晚。
  就在不知心下暗叫不好,还未来得及收回上一剑招的颓势调转身形之时,一阵忽然闪现的阴风,就从自己的身后十分凌厉的攻了上来。
  “啊!额...”
  不知还未来得及回头反应,就顿觉后颈处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随即整个人便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意识瘫倒在地。
  昏昏沉沉中,不知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混沌无比的空间里。耳边传来的阵阵风声,提示着她,自己正在无尽下坠着。不知尝试了好几次想睁开眼睛看清周遭的事物,可无论她怎么努力,自己的眼皮就好像有千斤重一般,如何也支撑不起来。恍惚间,她又仿佛感觉自己好像落脚在了一处地质绵软的平地上,此时,当她再次尝试睁眼,竟不费吹灰之力便睁开了。
  此处,好像是一座僻静的河畔小亭,亭边新芽初绿的柳枝,正迎着微露春光稍觉寒凉的春风,摇曳着那幻影万千的枝条。
  可是印入不知眼帘的,却是一副让她也不晓得是该躲开,还是该落落大方的站那儿的画面。
  只见眼前的河畔小亭里,正相依而坐着一对年轻男女,男子看起来眉清目秀,虽比不上拾秋和解莲尘那样的绝世之姿,但也算是勉强入得眼球了。而此刻正靠坐在他身侧的那名样貌甚是美艳的女子,就让不知觉得有些眼熟了。
  哦,是了,这不就是先前将自己引到周府门前的那个恐怖女子吗?
  咦!?她的容貌不是被毁了吗?怎么会...不过,自己从出现在此处到现在,起码已经过去十来个呼吸了,要是他们发现了自己,定然早就分开回避了,哪还会继续如此相依相偎的靠在一起呢。难道,自己现在看见的画面,就是这恐怖女子生前的所有经历!?
  除却这个解释,不知真是找不到更好的答案了。
  视线再回到眼前的互相依偎在一起的男女身上,相较于这男子表面上看起来的深情款款,女子眼中的那种痴恋,却是叫人一眼便看出了这两人之间,谁付出的感情更真切一些。
  “周郎...我昨夜已经用全部的积蓄,替自己赎过身了,你瞧,这是我当年被义父卖进倚春楼,所签下的卖身契。我将银钱给了柳妈妈,她便将将卖身契还给我了。周郎,我现在,终于是自由之身了!!哎,可我心下始终忐忑,毕竟我是这样一个卑贱出身,跟着你回去,你的父母亲人,恐怕是不会接受我,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
  女子先是开心的将那纸张泛黄的卖身契,摊在了自己双手上,然后献宝似的拿给那周郎看。可脸上的神色,从刚刚的开心雀跃,却到后面越说越没了底气。最后,她将那张好不容易拿到手的卖身契给紧紧攥在了手心里,然后伸手拂上了自己已经有些微微隆起的肚子。那双桃花眼里,甚至盛满了即将溃堤的眼泪。这般我见犹怜的模样,能叫这周郎不心疼么。
  只见其伸手一把将那女子给揽进了怀里,抱紧了她,柔声安慰道。
  “放心吧玲珑...有我在,他们定然也会当家人一样对你的。”
  “周郎...”
  情到深处,两人又再次依偎在了一起。
  画面一转,场景瞬间变换成了一间装饰不甚华丽的屋舍前,此时,那屋舍内,正时不时传来女子痛苦的叫喊声。屋舍外,那周郎,也正焦急的在院子里来回踱着步。
  想来,应该是十月怀胎,一朝瓜熟蒂落,已然到了那名叫玲珑的女子生产之时。
  “呜哇~~呜哇~~”
  “生了生了!!”
  随着一道响亮的婴儿啼哭之声,屋舍紧闭的大门,忽然“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给拉扯开来,一个脸色精明的中年妇女,喜滋滋的从门内探出了头来。
  “恭喜公子,贺喜公子,令夫人生了个大胖小子!!”
  闻声,这周郎自是喜出望外,连忙自怀里掏出了一锭银子,塞进了这中年妇女的手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