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悲剧

  这一幕,谁人能忍!
  可是...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愿意上来阻止这场悲剧的。甚至一个个愈发兴奋的在起着哄,对着被打翻在地的自己,伸出一根根仿佛直戳自己脊梁骨的手指,对着自己指指点点,一张张嬉笑的脸皮上,无一不是流露着鄙视和轻蔑的表情。
  看着这一张张恶魔在人间的脸面,玲珑的心下,此时已然不能用愤恨二字来形容了。
  更让她觉得心如死灰的,是那个造成这一切悲剧的男人,进入自己的视线,却连一眼都未看过自己时的冷漠态度。
  晕眩感终于过去,玲珑一路挣扎着想要爬起身来,去追那已经被周府的家丁给抱到了准备好的滴血验亲碗盏前的煜儿。可奈何多日饥饿,加上刚刚还被周夫人给狠狠的甩了一巴掌,现下玲珑虽然挣扎着爬了起来,可还未踏出一步,便又腿下一软,整个人又再次栽倒了下去。但她仍旧没有放弃,依然奋力的手脚并用,一路朝前爬行而去。
  “放开...你们放开...放开我的孩子!!他不是周骏驰的孩子,不是...”
  又急又气,心下悲痛不已的玲珑,一边在地上爬行着,一边哭喊着否认煜儿是周骏驰的孩子。浑身是伤的玲珑,身上已经数不清到底有多少个伤口在流血了。一条鲜红醒目的长长血痕,从她爬过的地方一路蜿蜒曲折的画就出了一条血色红毯。
  可是,那帮人已经擒住了煜儿小小的手儿,然后狠心的以一柄尖刀划破了他的手掌。玲珑的耳朵里,一直都听不见任何声音,只有那一浪盖过一浪的巨大嗡鸣之声。可她能看见煜儿盛满了委屈眼泪的小脸儿,一直在望着自己哭着求救。
  很快,那周骏驰也到了验血的碗盏边,玲珑看着他丝毫不曾犹豫的拿起了那柄刚刚划破了煜儿手掌的尖刀,然后在自己的右手食指上,小心的扎了一个小口,挤出一滴血水后,便立即就有伺候的丫鬟递上了干净的巾帕,让他净手止血。
  众人都抻长了脖子的等待着验血的结果,因为这关系到今日周家要办的,究竟是喜事还是坏事。
  玲珑绝望的看着周家一家老小都屏息凝神的围到了那验血的碗盏边,时间过去了大约十来个呼吸之后,那脸色凝重的周夫人,终于露出了一阵狂喜的表情。然后献宝似的伸手亲自端着那带着喜讯的碗盏,一路颠颠儿的就疾行到了俨然一副女主人架势的林玥面前。
  见此情形,玲珑便已然知晓了验血的最终结果。可是...无论验血成功与否,现下...对于他们母子来说,好像都不是一件好事。她抬眼看了看那一边擦拭着自己的手指,一边指挥着家丁将孩子扔回了自己身边的周骏驰,玲珑到现在都无法相信,眼前这个绝情如此的男人,竟然会是当年同她在玉河亭里私定终身的那个周郎。
  可是,现在后悔,好像,一切都晚了...
  玲珑比谁都清楚,这孩子的父亲就是周骏驰。但现在的验血结果表明,煜儿并不是他的孩子,这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周家人在验血的碗里,动了手脚。这一点,相信周骏驰自己也知道。只不过,在亲生骨肉和家族未来面前,他选择了后者。
  而那边的林玥在嫌恶的撇了一眼那盛着血水的碗盏后,一边脸色轻蔑的捂着口鼻嫌这东西晦气,叫那周夫人赶紧拿开。一边招呼着身后的丫鬟,去找来了一张新的盖头捏在了手里。
  亲,还是要结的。她今日将此事摊开了说,放大了闹,为的就是,这事儿要有什么问题,有什么责任,她林玥都是那个受害者。万一这孩子真是周骏驰的,自己也能全身而退,不影响她今后再择良胥嫁人。
  现下既然验明了这孩子不是周骏驰的,那这场闹剧,再继续上演下去,不过是多给这些站在身后看笑料的村民一些热闹看罢了。
  而玲珑现下也已经全然死心了,可就在她心下终觉这场噩梦就要过去之时。林玥这个女人,竟突然站起了身,宣布要将他们母子收留进府照料。原因是,她说她心肠软,见不得这样母子颠沛的人间惨剧。所以,她不仅原谅了玲珑今日这本想借着孩子讹上周家的行为,还十分善良的收留了他们。
  这一来,挑起事端的坏人是她,以伪善之心收尾的人,也是她。这女人,果真是不可谓是不聪明。
  可是,这对于一心不想再同周家扯上关系的玲珑母子来说,现在,才是真正的噩梦开始。
  玲珑本想拒绝的话,在看见怀里的煜儿,一直盯着那正朝着林玥走去的周驰骏细细的打量时,她又心软了。
  看着周骏驰牵着那重新盖上了盖头的林玥,踩在自己身上淌出来的鲜血铺就的“红毯”上,一路丝竹高唱的进了周府的大门时。玲珑竟天真的以为,纵使父子不能相认,若是让煜儿能待在自己父亲身边长大,也好过今后他一直问自己爹爹在哪儿。最最重要的是,她一个柔弱女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当年要不是周骏驰走的时候,给足了李妈妈一笔能让她照顾这母子一年的银两。恐怕,玲珑也根本无法将煜儿养活到这么大。
  周骏驰给李妈妈的银两用完后,便离开了他们家。但好在这李妈妈心善,看这母子可怜,经常回来接济他们。就这样,靠着李妈妈的接济,和玲珑先前在倚春楼攒下的那点赎身后仅剩的散碎银两,以及变卖了她那些简单的首饰,他们母子才能活到今日。
  但,有些悲剧,仿佛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而这悲剧的开始,也不知道该从周骏驰和玲珑的相遇开始算起,还是该从玲珑被不知道第几任的义父,给卖进了倚春楼开始算起...
  不过,眼下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虽然不能让煜儿光明正大的叫周驰骏父亲,但至少母子俩的温饱,应该不成问题。
  可是,进府以后的半年里,玲珑便清楚的知道了这样嗟来的温饱...倒不如去同那泔水桶边的恶犬争食。
  不知来不及感慨什么,眼前的景象,又再次切换到了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夜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