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毒妇

  眼前,是一处华丽庭院,庭院内修葺着一幢雕梁画栋的两层小楼。小楼的二楼起居室内,隐隐的透着一点浅淡的烛光。不知现下身处之地,就是这庭院前面的抄手回廊。抄手回廊环抱着建在庭院内的一汪假山鱼池,清浅的池水里,肆意畅游着几尾游鱼。鱼池的旁边,是一条由鹅卵石铺就的蜿蜒小道。
  可是,她左右一番细细打量,却不见半个人影。就在她心下疑惑之时,一个女子的惨叫之声,忽然就从眼前那透着昏黄灯光的小楼传了出来。出于正义的下意识动作,不知抬脚就想一个腾空飞跃冲上前去查看情况,可还未她有所动作。那传出惨叫声的起居室的窗户,就忽然被人从里面给猛的推开,一个披头散发,身上的衣衫仿佛是刚刚被人给强行撕扯了一番的女子,突的就从里面探出了半个身子来,俨然一副想要跳窗逃生的模样。
  “轰隆隆!!”
  就着天上火光乍现的闪电,不知终于看清了这从里面探出身来的女子,竟然就是玲珑!!
  而一个忽然出现在她身后的男子,一把便将这准备跳窗而出的玲珑给强行拖拽了回去。这男子,不知并不陌生,因为先前在周家大门口吊着的那几具尸首中,其中一具手脚被折断的男尸,就是此人没错了。现下,不知便明白了先前在周府大门口看见这玲珑敲门的那只手的指甲,是怎么劈裂开的了,想来,就是因为她一直伸手扣扒着那窗框才造成的。
  好在玲珑强行挣脱了他的束缚,然后再次扑到了窗台边,这次,她的一只脚已经快速的跨出了窗框,眼见着就要掉下楼去,可那男子仍旧不想放过她。甚至直接折断了她的手脚,强迫她不准反抗,乖乖从命。
  这一幕,看得不知杀心顿起。
  可怜那悲愤至极的玲珑,已然是动了宁死不屈的念头。她根本顾不得自己已然废掉的手脚,死命的用自己的手肘扒着窗框,然后开始大声呼救。
  可她的叫喊声,却全然被天上的雷声所掩盖。根本无法惊动那些或许是真的睡了,又或许是在装睡的其他人。
  就在此时,一个看起来长大了些许,但还是十分瘦小的身影。忽然穿过了不知的身体,一个踉跄的摔趴在地,可他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顾不上自己被摔破皮的双手,一个翻爬起来,就朝着玲珑和那男子拉扯着的起居室奔了过去。
  这是...已经长大了许多的煜哥儿!?
  未等不知细细打量,眼前的画面像是朝前瞬移了一下似的,那刚刚还在自己眼前的煜儿,眨眼间就出现在了玲珑同那男子拉扯纠缠着的窗台边,身形瘦弱的煜儿,一边对着那男子拳打脚踢,一边想要从他手里将手脚都被折断了的自己母亲给拯救出来。
  可是,煜儿的一番拯救之举,在这身强体壮的男子面前,根本就是螳臂当车。
  只见其一边用一只脚踩踏在玲珑的后背上,一边伸手轻易的拎起了瘦弱的煜儿,然后将他悬空置身在了窗台外面。瓢泼的大雨,很快便将煜儿身上的粗布衣裳给淋了个透湿。好在眼下仿佛是处在夏季,所以淋雨并不算寒凉,但,这样的举动,在底下的不知看来,简直就是在拿人命当儿戏。
  她想也不想的就飞身上前,想要去救下玲珑母子。可是,她忘了自己在这个世界里,仅仅只是一抹作为旁观者的意识存在,对于已经发生过的事,她根本无力改变...
  忽然间,她看见这男子拎着煜儿的大手一松,那煜儿瞬间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连挣扎都来不及,就“啪”的一声摔落在了小楼底下庭院内的鹅卵石小道上...
  赤红且醒目的鲜血,从不断抽搐挣扎着的煜儿身下缓缓溢出...血水混合着天上的雨水,像是数条破土而出的蚯蚓一般,慢慢的顺着鹅卵石蜿蜒曲折的缝隙,悄无声息,又十分悲凉的流进了庭院内的锦鲤池内。那不知人间疾苦的鱼儿,只管撒欢游弋,哪懂得怜惜这在它们面前逐渐流失而去的小小生命...
  仿佛身临其境一般经历了这一切的不知,整个人瞬间呆住了,愤怒,不平,种种情绪,却好像是那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般,根本无法发泄出来。
  她一个局外人都尚且如此痛心,就更别说...那将煜儿视为自己全部的玲珑了。那张惨白无比又消瘦的脸上,此刻,竟生生的淌下了两行血泪...
  忽然间,不知眼前的画面再次跳转。眼前的场景,已然变成了一间阴暗的地牢。煜儿那已然没了气息的小小身体,此时正静静的躺在手脚皆被折断,可仍旧尚存一息的玲珑身边。只见她拖着那断手断脚,拼命的蠕动着,想要将他抄抱起来。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却再也无法好好的拥抱一下自己的孩子。
  而现在站在这母子俩身周的,是不知先前在周骏驰和林玥的婚礼上见过的大部分人,连林玥和周驰骏都来了。还有两个没有见过的,就是此刻正牵扯着那想要欺辱玲珑的男子的耳朵,在破口大骂着的一个年纪大约三十四五左右的女人。以及站在她身侧的那个眉眼阴鹜的男子,这男子,一直在盯着玲珑打量。当这女人训斥完了那想欺辱玲珑的男子之后,便开始折磨起了本就已经只剩半条命在的玲珑。
  “你这贱女人,我妹子好心将你母子收留进府,你倒好,竟然敢勾引她的堂兄!!还被自己的儿子给发现了奸情,甚至不惜杀了自己的儿子!!你这毒妇,长得就是一抹狐狸精的样子,心肠还毒如蛇蝎!!今日,我就替天行道,送你这毒妇去那十八层地狱里!!”
  说着,这女人抬脚便狠狠的踩在了玲珑已然断裂的右手上,可怜这玲珑,现下疼得竟然连哼都哼不出声来了...
  此时,玲珑那双满布满了鲜红血丝的眼,终于从煜儿的身上,慢慢挪转到了站在已经怀孕的林玥身边,连看都不敢看自己和煜儿一眼的周骏驰身上。
  一切的一切,皆是因为这个男人的不作为,因为他的冷眼旁观,因为他的没有担当,因为他的不负责任...
  也怪自己的愚蠢,也怪自己的懦弱,也怪自己的于心不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