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滚开

  听见解莲尘的话,不知抬眼看了看天边的那轮冷月所在的位置,提示着寅时即将到来。她清楚的记得,在迷阵里面,玲珑每夜都是阴气最重的寅时到周家来的。所以,他们要赶在玲珑来之前,先把周骏驰和林玥给转移出去,然后再设法超度了玲珑。否则,一直放之任之下去,要是她的执念不除,继续加深怨气,如此终究会让她成为祸害一方的妖孽。
  “来不及细说了,你记着,见到玲珑切莫伤她。好生劝说,最好是能超度了她。”
  “哦,好...诶!不对啊,玲珑又是谁,你说清楚呀!”
  “磅!!”
  还不待解莲尘再问个细致,这姑奶奶又是十分熟练的抬腿就是一脚踹在了眼前的周家大门上,可怜的大门,瞬间应声倒地,这已经是数不清第几块被不知给拆掉的门板了。
  原来,这符咒只对玲珑有作用,对于活人来说,是不起任何作用的。所以不知他们可以开门进去,而玲珑却没办法进去。
  门板坠地的巨大声响,让那躲在屋舍角落里,本就被吓得三魂丢了七魄的周骏驰和林玥两人,顿时犹如惊弓之鸟般失态嚎叫着各自都想把对方先推出去送死。
  一个飞身跃起便到了两人跟前的不知,见着二人如此举动,她嘴角不由得扯出了一抹冷笑。
  嗬...果真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啊!
  尤其是那禽兽周骏驰,别的不说,林玥肚子里可还怀着他的孩子,这厮为了活命,竟然不管不顾的一把就将这林玥给推了出来。
  “别杀我!别杀我!!是他们逼我的,是他们逼我的,不关我的事,你知道的...你知道我也是身不由己的!!是她,是她。她明知你们母子与我有所关联,可她就是想要存心报复,我...我没办法,我没办法阻止。玲珑,你知道的,为了周家的将来,我没办法...我真的没办法...你原谅我,啊,原谅我...我给你磕头,我给你磕头,冤有头债有主,我从头到尾都没有伤害过你们母子,是他们...是他们动的手...不是我,不是我,不关我的事...”
  “咚!咚!咚!”
  说着,这厮连抬眼看看来者是谁的勇气都没有,就开始跪在地上,冲着不知磕起了头来。旁边被他给一把推了出来的林玥,见着这厮如此贪生怕死的模样,顿时便气不打一出来,上去抬脚就踹在了周骏驰的脑门儿上。
  “你个没出息的狗东西,这事要不是你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如何会闹出这么大的祸事来。如今命债找上门,你竟然将本小姐推出来替死,你真是好狠的心!!”
  “够了!!你们两人,半斤不输八两,都是一路货色,别在这里狗咬狗一嘴毛了,看着叫人恶心!!”
  要不是最后的一丝理智在克制着不知想要拔剑的手,这两人哪里还能活着在她面前如此这般的互相推卸责任。
  听见不知的声音,这两人现下倒是动作一致的停止了争吵,然后看向了身着一袭白衣,浑身杀气腾腾站在他们面前的不知。
  瞧见这乍见眼生的不知,两人皆是微微一愣,互相交换了一个“你可认识”的眼神之后,两人又同时摇了摇头。
  嗬,一见来者是活人,那林玥瞬间便硬气了起来,挺着那凸起的肚子,就从地上站起了身,摆出了那幅连不知都觉得已经看熟了的大小姐架势,插着腰冲着不知问到。
  “你是何人!?如何会出现在这里!?”
  可她这话刚一出口,就收到了不知甩过去的一个冷到让人心颤的眼神,吓得这女人顿时便瑟缩了一下脑袋,下意识的将脚步往后挪了挪。
  “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不想死,就赶紧给我滚开!!”
  “哦哦,好好...”
  被不知身上凌厉的气势给吓得大气都不敢再喘一下的林玥,气势瞬间便焉儿了下去,老实的退到了一边,站得远远的,生怕不知一个不高兴,怒火就要烧到自己身上。
  没了林玥在眼前碍事,不知便将眼神落在了这实在连禽兽都算不上的周骏驰身上,不由分说,抬腿便是一脚将这厮给踹飞了出去。
  “啊!!”
  周骏驰的惨叫之声,听得那不敢吱声的林玥忍不住的瑟缩了一番。刚刚才将门口的尸首给放了下来的解莲尘一进来就瞧见了这一幕,但他并未上前去阻止不知,因为他晓得,不知一向是黑白分明的人,能让她都如此生气忍不住要动手的人,定然就是十恶不赦的了。
  “这一脚,是替煜哥儿踢的!!”
  不等这周骏驰缓过神来,不知愠怒的话音未落,紧接着又是“磅!磅!”两脚,几乎将这周骏驰给踹得要当场昏厥过去。
  “这两脚,是替当年在玉河亭同你定情的玲珑,和死在你的没有担当之下的玲珑踢的!我告诉你,你眼下能活命,不是我的仁慈,而是要感谢玲珑对你的不杀之恩!!”
  听见不知的话,这周骏驰虽然到现在都不晓得不知究竟是什么身份,但从她言语里句句都是为了玲珑在讨公道来分析。林玥和周骏驰两人皆认为不知应该是玲珑的生前好友什么的,眼神奸猾的林玥在看着周骏驰被不知给三脚踢成了狗之后,知晓向其求饶定是没有作用的。她的目标,就转移到了身着一袭道袍的解莲尘身上。
  林玥从刚刚看见解莲尘竟然轻而易举,便将那前一个道士如何也不能放下来的周家众人的尸首给弄下来了开始,她就知道,此人定然是法力高深的得道高人。从他到现在都没有过对他们不利的举动来看,此人,应该是可以求上一求的。
  “道长,道长...上天有好生之德,求道长看在我肚里孩子的份上,救救我们吧,救救我们吧道长!”
  这句话,不晓得在解莲尘的耳朵里听着是什么感觉,但是在不知听来,这简直是一种火上浇油的愚蠢举动。因为这让她瞬间便想起了玲珑被那应护卫给剥去了面皮之前,一声声苦苦哀求他放过自己的画面。
  “你也配说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句话!?”
  本就气性难消的不知,提着剑就转过了身来。吓得那林玥赶忙躲到了解莲尘的身后,想寻求一时庇护。
  可是,想找人挡剑,那你可就找错人了,你怕这姑奶奶,他解莲尘也怕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