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血尸

  “不急,那人我曾答应过要给她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来了结积怨。今夜是最后一晚,就算你不找我来,也会有专人前来带走她的。”
  剑仇雠的话,听得解莲尘顿时瞪大了眼睛。
  “啥!?搞了半天,你们地府全都知晓此事啊!那...门口的那几条人命...也是你们默许的?”
  面对解莲尘的询问,剑仇雠眉峰一挑的点了点头。
  “有些人的命数,是早已注定了的。”
  “嗨哟,那早说嘛。这事儿弄得,你瞧瞧,我那...我那朋友为了此事,都不晓得操了多少心,现下还晕倒在地没人管呢!”
  解莲尘一脸“瞅瞅你干的好事”的表情,指着地上的不知就冲着剑仇雠发起了牢骚。剑仇雠不以为意的一边提笔批阅着手上厚厚的一沓陈情书,一边分神顺着解莲尘的手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不知,这一瞧,剑仇雠便从中品出了不一样的味道。这厮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随即脸上便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意,他用拿笔的那只手的手肘捅了捅解莲尘的腰侧,然后一脸八卦的开口道。
  “诶诶!!这位...是你朋友啊!?”
  一听剑仇雠这带着八卦意味在里面的话,解莲尘竟然老脸一红,颇有些娇羞意思在里面的扬了扬下巴。
  “干嘛!贫道纵横人世几百年,还不能有上一两个朋友了?”
  “哈哈,非也非也,有朋友不稀奇,稀奇的是,你这朋友,居然是个女子,更稀奇的是...你竟会为了她着急!?呀呀呀,这可是三界一件天大的喜讯呢,咱们这几百年不开花的莲尘道长,如今悄默不作声的,突然就蹦出个“朋友”来了啊!”
  一向是脸皮比那城墙转角处还要厚的解莲尘,一听剑仇雠打趣自己的话,居然害羞了!
  “我说你这人又不是道士,怎么这么八卦呢?!讨人厌...!我可告诉你啊,不准拿出去到处宣扬!我同这女善人,当真只是普通朋友,你坏贫道名声不打紧,但人家可是正经清白的姑娘。”
  “哟哟哟,我这可还没说什么呢,就开始维护她了?哈哈哈,果真是万年石头打花苞,你想开了呀!”
  “哼!贫道懒得同你掰扯,既然此事你已知晓,那我便走了啊。”
  “走!?去哪儿?既然这事儿你都已经插手了,那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呗。诶,给你个在这姑娘面前挣表现的机会你要不要呀!?你刚刚不是说这姑娘为了此事操心颇多么,要是你把这事儿给解决了,她岂不是要对你刮目相看?”
  “嘁!以贫道的魅力,要什么样儿的女子没有啊,哪需像你说的那般,要靠手段去博取她的另眼相待。”
  “噢哟,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解莲尘呀。好吧,那没办法咯。我现下腾不开手,再者我同她还有承诺在,你若是不想眼睁睁看着她堕入心魔化为妖孽,那现下就去制服于她嘛。”
  “不是吧,这是你身为堂堂阴律司的掌权判官能说的话吗?”
  “那不然呢!?你看不见我现在很忙吗?”
  “啧嘶...这事儿又不归贫道管,这不是你们冥界的差事吗?”
  “没办法啊,你能者多劳咯。再者,谁都没碰上这事儿,她偏就与你莲尘道长有缘,恰好就遇上了。这可是一个挣功德的大好时机呀,呐,大家都是老熟人,别讲我没照顾你哟!”
  “嘿!你这厮...果真是个流氓判官啊!”
  “诶~~话不能这么讲嘛。你既然都说我是流氓判官了,那我这流氓就应该做些流氓该做的事情啊。行了,你再不去,她那怨气一但凝结完毕,届时要想按住她,可就没那么轻松了。”
  说着,剑仇雠竟拿着他那一沓厚厚的陈情书,干脆席地而坐,开始埋头批阅起来。见他如此模样,解莲尘简直感觉自己这辈子活到现在都没这么无语过。
  “得得得,真是大懒使小懒,强盗来了躺着喊!我去,我去!真是的,也不知道神君大人如何能容得了你这般泼皮流氓在地府当差,还把枉死城阴律司给了你管...”
  “呵呵...你再不去,那周骏驰就要被她吸干精血...了...等等!!糟了,她定然是先前在被抛尸的时候,沾染了活人的血气,导致魂力异变,我问你,门口那几具尸首,你是不是用你的血咒才取下来的?”
  “是啊,你怎么知道!?”
  “哎!坏了!!她竟然会布血煞,我怎么刚刚没察觉出她的异常之处呢。一个当时不过头七回魂之夜的鬼魂儿,纵使她的怨念再深,也哪里能有布下血煞的身手呢!”
  “哇!判官大人果真料事如神呐,我当时还纳闷儿,此处怎么会有血煞出现,刚刚又听闻你知晓此事,我就以为是你帮了她,不曾想...”
  见着原本坐在地上同自己谈笑风生的剑仇雠,在恍然间看了那边的玲珑一眼后,整个人顿时便吓得直接原地弹跳了起来,还问起了解莲尘是如何将周家那些人的尸首解下来的。见他脸色凝重,解莲尘顺着他的目光转头一瞧,正好就看见了玲珑张大了那布满尸毒的獠牙,嗷的一口便咬在了那周骏驰的脖子上。
  “呀!这不是血尸吗!?”
  血尸,顾名思义,是被人以鲜血喂养过的尸体,普通的血尸,或许是好对付。但,玲珑因为其身上的怨念太深,她变成了血尸,再有了怨念的加持,现下又喝了周骏驰的血,她已经算是彻底成魔了!
  “完了完了,快来帮忙!”
  剑仇雠将手中的陈情书一收,然后抄起他那支判官笔,一个纵身便跃上了屋顶,只见他一边操持着判官笔开始迅速在屋瓦上画起了布阵图,一边扯着嗓子冲着解莲尘大喊到。
  “快替我拖住她,给我争取点儿时间把伏魔阵布好!”
  看着眼前在玲珑的手上逐渐干瘪下去的周骏驰,解莲尘是真的不想管这破事儿。今夜,先前他并不是无法将玲珑收服,就连不知被玲珑的迷阵给困住,他其实都一直守在旁边。也就是说,解莲尘是故意让不知去追那将她引走的玲珑的。因为,解莲尘的想法很简单。他想让不知身上,多一些人情味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