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凝神

  剑仇雠的话,似乎对于玲珑还是有些作用在的,她那仅剩一只,原本已经变得血红一片的眼珠里,竟逐渐的显现出了清明之色。
  见此情形,剑仇雠心下一喜的连忙同解莲尘对视了一眼。可就在他想要趁热打铁的再对玲珑加以开导之时,那先前昏死过去的林玥,竟然好死不死的恰好就在这时清醒了过来,这货扭头一瞧,正正就对上了玲珑扭过去看她的脸。
  这玩意儿,也不是谁都能像不知那样,即使恐怖,也能心不跳脸不红的抬腿就是一脚踹过去的。尤其是像林玥这般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她的反应,最为直接。
  “啊!!!鬼呀!!”
  得!完蛋!
  被她这么一吼,玲珑那好不容易恢复了些许清明的眼色,顿时又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那猩红之色给占领了。
  “啧!真是个只会坏事的瘟殇!!”
  一向好脾气的剑仇雠在看着林玥的坏事之举过后,竟也忍不住的飚了句不雅之词出来。
  眼见着那魔性再起的玲珑,张口就要朝着林玥撕咬而去。
  “噹!!”
  下一秒,一柄雪白的长剑突然闪现,不偏不倚的就横呈抵挡在了玲珑大张的口舌之间,险之又险的拦下了那即将刺穿林玥脖颈尖牙。
  “呀!不知!?谢天谢地,我的姑奶奶你可算醒了,你快想想办法劝劝玲珑,她已经失了心智入了魔!”
  原来,这一剑,便是刚刚被林玥的惊声尖叫给震醒了的不知使出来的极限一剑。
  见着不知总算清醒了过来,在场最高兴的,就是解莲尘了。
  剑仇雠一副见鬼的样子,看着眼前这就只差没有高兴得跳起来的解莲尘,这玩意儿...当真还是那性子寡淡,轻易不同修道中人打交道的金身道长解莲尘呢吗?
  “闭嘴!我不是让你好生劝说于她么!?如何会让她异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不知一边吃力的用剑死死卡住玲珑她想撕咬林玥的尖牙,一边咬牙切齿的对着解莲尘一番说教!
  这话,倒是把解莲尘给说得颇觉委屈了。
  “贫道...贫道冤枉呀!我道行尚浅,哪里能制得住她呀!不过,所幸咱们恰好遇上了路过此地的高人,眼下,此处已经被这高人给布阵施法封闭起来了,你放心,她现在出不去这里了。”
  本就一脸震惊的剑仇雠一听解莲尘这番话,那脸上的表情简直已经不能用精彩来形容了。听他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合着眼前这身手不凡,长得也是绝色一匹的姑娘,还不知道解莲尘这厮的真实身份啊!
  意识到这一点的剑仇雠,转头就抛了一记“你小子老牛吃嫩草”的眼神给解莲尘,可这厮,不仅不觉脸红,还颇觉骄傲的冲着剑仇雠下巴一扬,露出了一副“咋的,你不服啊”的表情。
  他们这边倒是无声的以眼神讨论得神采飞扬,那边的不知,却无心搭理他们。她一边把持着手里的长剑同玲珑做着抗衡,一边急切的开口劝说道。
  “玲珑,我知道,你让我看见你所遭遇的一切,是想让我帮你。好了,现在我答应帮你,可是你自己也要帮自己呀!!重生之路就在前面,切莫再要回头堕入魔道啊!!你想想煜哥儿,煜哥儿还在等着你呢!这林玥的肚腹之中,也尚且育有一个未见天日的孩子!玲珑,凝神,清醒啊!!”
  说实话,解莲尘从来没有见过不知如此这般的对着一个人好言相向的劝说,他知道,自己故意让不知进入玲珑的迷阵这件事,多少还是起了一点作用的。至少,她不再像以前那般,总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丝不苟,认为这世道,非黑即白...
  “煜儿...煜儿...我的煜儿...我苦命的煜儿,是娘亲害了你啊...”
  没想到,不知刚刚这番话,竟然对玲珑起了作用。是了,每一个孩子对于自己的母亲来说,都不仅仅是让她变得强大的铠甲,也是母亲心下的软肋呀。
  “解莲尘!!快,想办法,招魂,把煜哥儿的魂魄招来!现下只有这一个法子能挽救玲珑了!”
  那边对于不知的勇气,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剑仇雠一听她这话,顿时幡然醒悟的一拍大腿。
  “哎呀!!瞧我这糊涂的,也怪你,召...唔!!”
  “额呵呵,召...我当然可以召,但眼下有这位高人在,让他施法的话,速度会事半功倍的!!是吧,是吧,高人!!”
  剑仇雠原本想说要怪解莲尘将自己召来得太匆忙这件事,可还没说完,就被这厮给一把捂住了口鼻,不再让他言语半句,还冲着他使了一个威胁的眼神,甚至还在自己耳边悄声恐吓道。
  “你要是敢暴露你我的身份,回头我就把你这判官笔给折成两段!!还有,这事儿,本就是你办事不力。要是被我给捅到神君大人那里去,少不了你一顿惩罚吃!!”
  哈!合着,他是怕自己的身份是阴律司判官这件事说漏了嘴,那名叫不知的姑娘就会知道解莲尘竟然认识像自己这么厉害的人物,那他之前的扮猪吃虎的半吊子道士行为,就要遭到暴露了。为了此事,解莲尘这厮甚至还不惜威胁上了自己。
  诶!当真是孽缘,孽缘呐!!
  走了一个咸鱼道长,又来了个解莲尘,自己这是上辈子烧了多少道观才会要到现在都还没还清孽债啊!!
  “唔唔!!呼!好好好,我做法,我做法!!我这就将那小...小煜哥儿给召来。”
  费了好大的劲,剑仇雠才将解莲尘的爪子从自己脸上扒拉下来。原本说习惯了想冒句小鬼头出来的话,也还是在看见那边的玲珑以后,硬生生的改成了称呼小煜哥儿。
  其实,他刚刚那个“召”字后面没说完的话,原本是想说,都怪解莲尘将自己召来得太快,那煜哥儿要比他这娘亲先到地府,所以这孩子其实要比他娘更先见到自己。当时,他见这孩子聪明伶俐,恭顺有礼,虽然是横死之魂,却也并不像其他的冤魂一般,上来就对着自己哭冤诉苦。这孩子就那么站在堂下,自己问什么,就有条不紊的答什么。怎么死的,怎么来的。有何诉求,皆是一一呈来,丝毫不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