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舐犊

  剑仇雠对他倒是好感颇多,再一转头细想,自己身边正好缺一个供案书童,这孩子机敏沉着,倒也不失为一个可以培养的人才。
  故此,当时他便请了神君帝释天的法印,让他批准这孩子入冥界神籍,既能当差,又能修行。倒也算是给他这生前凄惨的身世,做了一个上佳的弥补了。
  这里要说清楚的一点就是,三界其实各为一方君主管辖,互不相干。
  天界有天帝,主管修仙成神的天神,设天条,束众约。凡界有君王,圈地为主,各自主管辖区群民,设律法,断活人是非。冥界有神君,主管地府之内三界神魂,掌六道轮回之盘,设阴律司枉死城,平死人生前怨念判断。
  所以,平日里若非天灾妖异降世,哪里可以得见天神下凡呢?因为各界有各界的章法约束,轻易不可越界干涉。
  言归正传,且说这剑仇雠将将收下了煜哥儿做供案书童,前脚让他去了入籍处报到,后脚那玲珑就来了。也怪自己当时太忙,见她来的时候,模样凄凄惨惨,一心只想回凡界报仇,就忘了同她说起这件事。
  也罢,这玲珑能将煜哥儿教得如此之好,倒也算是给冥界做出一点儿贡献了。眼下让煜哥儿来见她一面,也是情理之中的。
  “好好!我这就叫煜哥儿来!”
  言罢,剑仇雠便将手中的判官笔凌空一挥,一道红光闪过,一扇通体黝黑的大门,就凭空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剑仇雠走上前去,伸手轻轻推开了那黝黑的门板。身形小小,但神态与衣着,都与先前大不相同了的煜哥儿,就自里间缓步踏出了门来。见着开门之人是剑仇雠,煜哥儿还甚是懂礼的冲着他端正了身形,拱手行了一礼。
  “师父大人。”
  听见煜儿的声音,在场的人里面,反应最大的,就是玲珑了。她那只逐渐恢复了清明之色的眼睛,以及周身逐渐淡薄下去的红黑色稠雾,终于让她慢慢的将手中挟持着的不知和林玥给松开了。一直在用手中的长剑同玲珑争执着的不知也顺势收回了剑刃,在落地的一瞬间,就从玲珑的身后一个背身旋转快速挪移到了林玥的身后,将她堪堪接住。
  虽然这女人是咎由自取,但,她肚子里毕竟还有一条无辜的生命。
  见着这边的玲珑已然收敛了魔性,剑仇雠和解莲尘两人不由得同时松了一口气。
  “嗯,很好。煜哥儿,来,去见过你前世的生身之母。”
  剑仇雠伸手将煜儿给招到了身前,然后将他朝着已经缓缓行了过来的玲珑,轻轻朝前推近了一步。
  毕竟,对于现在的煜儿来说,玲珑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纵使散场的结局不尽人意。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结局还算是成就了煜儿今后要走的路。毕竟母子恩情一场,这样的缘分,也是难得遇上的。
  煜儿依言端正了身形,小小的腰板儿,挺得笔直,一步一步的朝着那边的玲珑走了过去。
  苦母舐犊缘未央,
  生死祸福孰难讲。
  倒言人间少有情,
  却幸冥府识稚郎。
  看着那原本以为永远都没机会再见的煜儿,饶是当下之玲珑,亦是难忍心殇。眼前的煜儿,已经不似生前跟着自己时那般衣衫破旧。一袭淡紫色流云暗纹圆领窄袖长衫,肩扣绶带,让煜儿看起来,仿佛身形都挺拔了不少,头上亦是戴着一顶同色系襦巾帽。
  如此优异稚郎,倒叫那玲珑看得有些自惭形秽了起来。
  本来有些急切的想要上前去同煜儿团聚的玲珑,在看清了如今的煜儿之后,那前行的脚步,竟突然停在了原处。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她有些慌乱的抬手用宽大的喜袍袖口遮住了自己现下这副恐怖模样。
  原来,玲珑是怕自己现在这副样子,会吓到眼前的煜儿。
  在场的人看见这一幕,真是无一不为之动容。
  可是,煜儿却丝毫不以为意的走上前去,伸出了小小的手儿,轻轻拉下了玲珑遮住自己脸面的手。
  “娘亲,您曾教我,不以表象做判结,不以人言断是非。娘亲,是您生下了煜儿,没有抛弃煜儿,还让我体会了几年人间疾苦,此一遭,煜儿已将其视为修身渡劫之旅。娘亲,您现下的颜面如何,皆是不能影响娘亲在煜儿心里美貌如初的模样。娘亲,如今,煜儿已经入了冥界神籍,投师判官大人门下,做了阴律司的供案书童,得以有机会修行得道,将来能如师父大人一样位列仙班。如此,煜儿已经算是因祸得福了。故,还请娘亲放宽心神。身前之事,莫再牵挂。轮回前路,方能解脱。”
  这样一番根本就让人无法相信是从一个四岁小孩的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偏偏就能让这玲珑给听进了心里。她那想要掩掩藏藏的唯一一只眼睛,既是想看煜儿,又生怕自己现下的面貌吓着她。可那躲闪之间的目光,却是依旧忍不住的泪光盈盈。无语哽咽的玲珑,只是不断的点着头,算是应承了煜儿的话。
  她很想伸手去抱抱他,可又怕自己这厉鬼之躯,会污了煜儿现下的神籍身份。
  懂事的煜儿,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娘亲的想法呢。只见他上前一步,然后好似生前那般,将自己的脑袋,靠在了玲珑的肩头上。他的举动,顿时叫玲珑惊诧不已,那隐忍的泪光,终于决堤而出,她再是把持不住自己的思念,一把便将煜儿拥进了自己怀里,彻底失声痛哭了起来。
  眼前这一幕,真是看得人眼睛发胀...
  尤其是在迷阵里见过这一幕的不知,最是能够体会玲珑和煜哥儿现下心中的情绪了。
  母子俩就这么互相依偎着,谁也不忍心上去打扰。直到高高的院墙外,传来了提示卯时将至的鸡鸣之声。
  闻声,剑仇雠这才走上前去,轻声说道。
  “好了,天快亮了。本官应允你的七七四十九日的时间也到了,走吧,收敛心神,跟着我们回阴律司结了你的陈情书吧。来世,再投个好人家。”
  听见剑仇雠的话,玲珑亦是不再挣扎,只是轻轻的放开了怀里的煜儿,末了,还不忘替他正了正衣冠。那仅剩的一只眼睛里,流露出的,是满满的不舍,和终于释怀的豁达。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