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熹微

  临走,玲珑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又折转了身形。她先是看了看几乎已经被吓傻了的林玥,随后便移开了目光,然后冲着身后的不知和解莲尘两人躬身行了一礼。虽然她什么也没再说,但,大家都明白她是想表达自己对他们的感恩之意。
  见她如此举动,解莲尘同不知两人也微微颔首,以示还礼。
  末了,玲珑便牵着煜哥儿,先一步的跨过了那扇黑色大门。剑仇雠目送这对母子先行离去后,这才走到了解莲尘的身边,附耳悄声道。
  “诶诶!按例,我得将这二位的记忆抹去才行。你看...有没有什么别的要求。”
  听见他的话,解莲尘顿时便作一副“还是你懂我”的表情,转头冲着剑仇雠咧嘴一笑道。
  “嘿嘿,判官大人果真懂得贫道心思。林玥的记忆,自是应当抹去,不过...”
  说道此处,解莲尘忽然转头看了一眼正在查看林玥情况的不知,随即又回转过来看着剑仇雠接着道。
  “她的就不必了,本就没有多少记得的事儿,再来雪上加霜的抹去一段,想想就更可怜了。”
  “啧啧啧,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晓得心疼人儿了。可以啊莲尘道长,你这花儿,我看哪,指不定哪日就要开喽!”
  “得得得!你现在差事不赶了吗!?还不赶紧办完事儿回去,你管我这花儿开不开的!”
  “行行行,那你成亲的时候,可要通知我来喝喜酒哟!?”
  “喝什么喝!你一个活死人,没味儿没知觉的,到时候顶多给你烧点儿红包下来不得了了。”
  “哟呵!?人家只是多看了你两眼,你就已经把婚礼红包样式长什么样儿都给想好啦!?哈哈哈哈!!!”
  “嘿,我说你...”
  “好了,好了,不再打趣于你了。本官公事繁忙,天儿也不早了,咱还是干点正事儿吧。”
  说着,剑仇雠便伸手拍了拍解莲尘的肩膀,然后示意他先将不知给支开,他才好施法让林玥忘了今晚发生的事。
  解莲尘会意,于是便走上前去,伸手拉起了不知。不等她反抗,就一把揽住了她的肩头,强行将她带离了林玥身边。
  “爪子不想要...我不介意帮你把它剁下来!!”
  不知虽然不晓得解莲尘这厮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但他要是再不把手从自己肩头上挪开,她手中的长剑就已经要按捺不住出鞘的冲动了。
  “嗨呀,不要总是这样凶巴巴的嘛。现下,咱们总算是解决了一件大事,应该感觉轻松无比才是啊!走走走,我们快些出去看看拾秋先生吧,一夜过去,他该是担心坏了。”
  说着,解莲尘不惜冒着被剁手的风险,依然揽着不知的肩头,带着她抬脚就要朝外走去。可不知却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突然眼神微眯的扭头将解莲尘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
  “你的脚...不是受伤了吗?昨天还走一步都需要我架着,怎么...眼下隔了一夜,你这腿就奇迹般痊愈了!?”
  哦豁,完蛋!
  昨夜忙着找不知的时候,解莲尘嫌脚上捆绑装伤的树枝和布条碍事,就将其给一脚跺碎了。刚刚一阵折腾,自己都忘了这茬儿了。不曾想,倒叫不知抓住了马脚。
  “额...你忘了贫道有灵丹妙药了吗?上次我伤的那么重,不都一夜便恢复如初了么。这崴脚的小伤,自是不在话下。”
  “那你的意思是,你承认你昨天是在装伤,故意拖慢我们到来此处的时间咯?”
  这女人,果真是不好糊弄。
  “哪儿的话呀,那灵丹妙药不也得有时间来发挥作用吗?再者,伤筋动骨本就不容易恢复。你,我...我...那个...”
  不知的眼神,一直目不转睛的在盯着替自己辩白的解莲尘。这女人犀利的眼神,把一向脸皮奇厚无比的解莲尘,楞是给看毛了,看得没底气了!最最要命的是,比起她的问话,眼下更让解莲尘觉得脑子瞬间乱成浆糊的是,眼前这几乎等于是半圈在了自己怀里的不知那张绝色的容颜。
  现下的她,秀发微乱,却平添了一丝凌乱的美感在里面,衬着天边熹微将露的浅薄淡蓝朦胧之色,仿佛所有的形容词,都无法用来描述此刻的不知...
  卿颜可餐...
  这是解莲尘现在的脑海里唯一蹦出来的四个字,思及此,他竟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你们...你们是谁...如何会在我的家里。”
  就在解莲尘的脑子开始忍不住浮想联翩之时,两人的身后,忽然悠悠的传来了林玥的声音。
  闻声,两人连忙回头一看,就瞧见了仿佛是大梦初醒一般从地上慢慢爬起了身来的林玥,一脸朦胧的在看着他们二人。
  “嗯!?那位高人呢?”
  一见眼前竟只有林玥一人,方才明明还在她身边的那个所谓的高人,已然不见了踪影。连带着消失的,还有周骏驰同大门口的那几具周家人的干尸。
  解莲尘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很明显林玥的记忆已经完全被剑仇雠给更改了。他连忙上前一步,冲着林玥开口道。
  “哦,这位女善人难道忘了吗?我们是你请来为你的家属做超度法事的呀!”
  虽然不知道剑仇雠给林玥改的究竟是什么记忆,但,眼下都不重要了。反正他们今后也不会再见,随便搪塞一个借口遮掩过去便是了。
  “超度...哎...是了,我那夫君一家月前突染疾病暴毙,眼下...就只余我们孤儿寡母了...”
  哟呵,竟然随便一蒙就蒙对了情节呀,那剑仇雠果然上道,知晓他们也只能以这个说法来离开此处,就直接给林玥改了周府一家皆是死于染病暴毙这段记忆。再看眼前这林玥,明显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不见以前的张扬跋扈之态。变得温婉恭顺,行为有礼了起来。
  “额嗬...人死不能复生,女善人还请节哀。”
  “多谢道长宽慰,二位稍等,我去将做法事的银钱结给二位吧。”
  “哦哦,那敢情好。”
  解莲尘这厮一听林玥要去取来银两,立马就表现出了一副没见过钱的样子。看得不知的眉头都拧在了一起,扭头就想往外走去。但解莲尘还是将她拽住了片刻,待到林玥的身影消失在了去往后院的侧门处,解莲尘才拉着不知一路疾行的出了周家大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