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惊心

  待到他们走出周,家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了。街道上,成堆的纸扎小人儿,被那些村民给收捡到了一处,一把火给烧了。边烧,众人还一边议论。
  “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半夜没事儿干竟然在别人大门口放置这些晦气玩意儿。”
  “就是,逮到了非得打断他的手脚不可。”
  “可不是吗,真是惹人厌...”
  听见村民们的抱怨,解莲尘顿时就明白了,剑仇雠竟将这些村民的记忆都消除更改了。不愧是阴律司的执笔判官,做事当真细致。
  一路上,解莲尘同不知两人都没有多做停留,那些村民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收拾各家门口的纸人儿身上,倒也没有过多关注他们。
  “诶诶,不知先生,你等等我呀!贫道这脚伤初愈,哪里能跟的上先生你的步子呀!”
  出了周家的大门,不知便一把甩开了解莲尘拽着自己的手,一点也不想同这厮走在一起。她在前面大步流星的走,解莲尘就在后面边喊边疾步追赶着不知。
  “这女人,腿儿不长,跑的倒挺快!”
  不多时,两人便行至了村口牌坊处。
  现下已经过了他们和不知约定的时间,牌坊下也不见了拾秋的身影。想来,他定然是已经依着解莲尘说的话,赶回去卧龙村找人来救他们了。
  “呀,拾秋先生定然是返回卧龙村去了。怎样,我们要去追他吗?这个时间,他应该还没有...诶诶!!不是让你等等我吗,又自己走了!”
  好不容易追上了不知的解莲尘,本想同她商议一番接下来的去向,可这姑奶奶一句话也不同他讲,来了村口没见着拾秋,当即便决定回去找他。
  把解莲尘那叫一个气得呀!
  可是,再气...自己这脚啊,它就像自己有了意识一般,不由自主的就跟着不知的脚步奔走而去。紧赶慢赶,总算是行至与她并肩的位置。
  “不知先生,你怎么了?是在担心拾秋先生吗?哎呀,放心好了,拾秋先生办事一向稳妥,这里离着卧龙村也不算太远。他身上的血气尚未恢复,应该是走不了多远的,我们脚程快些,相信不多时便能追上,你别...着...急...”
  解莲尘嘴里的话尚未说完,前面一路疾行的不知,竟突然停下了脚步。此刻,她脸上表情看起来,不甚上佳...
  “你也知道他的气血尚未恢复,昨夜留他独自一人守在外面也是不得已之举。眼下现场并未留有任何能够证明他是回了卧龙村的证据,那百里庆律一直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你如何能保证他是真的回了卧龙村,而不是遭遇了什么不测呢!?”
  “我...”
  “你要是没事干,就去找个清静的地方安心修你的道!偏偏要来人界掺和这些是是非非做什么!?显得你很有能耐吗?有能耐你为什么每次都是马后炮,每次都是在悲剧已经发生了之后,才以一副高人救世的姿态出现呢!?”
  “不知先...”
  “够了,剩下的事情,已经与你无关了。我们本就不是一路人,拾秋先生我自会去找,我的身世既然在你那儿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也会自己去寻一个答案。所以,就此别过吧,后会无期!!”
  后会...无期...
  当解莲尘听见不知的嘴里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他仿佛感觉自己的心,好似被什么东西给重击了一般,疼得他突觉心口一阵抽痛,整个人都踉跄了一下。
  见着解莲尘如此模样,意识到自己的话或许是有些太重了的不知,下意识的便张了张嘴,可是...道歉的话就在嘴边,她却如何也说不出口。自己那个心呀,不知为何,在看到解莲尘脸上那幅受伤的表情之后,竟忍不住的颤了颤。
  两人就这么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谁也没有再看谁一眼的在原地僵持了大约十来个呼吸之后。终于是不知率先转过身去,打算不再理会解莲尘,自己先行离去。这样...也好过两人在这里僵持不下的尴尴尬尬着。
  可不知转身准备离去的身形还未跨步走出一米,就突觉自己的手腕一紧,眼前的景色快速挪转,下一秒,她便落入了一个带着些许温暖的怀抱。
  一股淡淡的草木熏香之味,莹莹绕绕的盘旋在鼻尖,嗅着,竟叫人心下一阵舒畅。这样的熏香味道,也只有在解莲尘的身上...才能闻到...
  不知第一次,懵了...
  因为这是第一次,两人在清醒又直面的情况下,真正的拥抱。腰间传来的紧捁力道,在提示着解莲尘现下真正的情绪。
  “放开...”
  也不晓得是为什么,不知此刻说出来的话,竟没了平日里的雷厉风行。听来...倒有些绵软羞涩的意味在里面。
  “如果...今日可能遭遇不测的人是我,消失的人是我,你也会这样紧张吗!?”
  不知正想挣扎,可头顶上却忽然传来了解莲尘有些沉闷的声音。
  “我叫你放开!”
  “你回答我...回答我...你会紧张吗?你会在乎吗?”
  “我...我为什么要在乎你,我为什么要紧张你,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不知的话,就好像是一支支冷若寒霜的利箭一般,直直的插进了解莲尘好不容易生动了起来的心里。心下的疼痛,让他愈发的收紧了自己圈着不知的臂弯。虽然已经知晓再问无果,可他还是逞强的继续追问着...
  “那拾秋先生呢!?他呢!?我不是你的谁,那他呢!?他又是你什么人?”
  “你!他是我什么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来过问我...唔!”
  不知句句生冷的话还未说完,一抹温热中带着一丝苦涩味道夹藏其中的薄唇,突然间欺了上来,准确擒住了自己微凉的唇瓣...
  玄英倚暮雪倚云,
  春寒飞絮阴复晴。
  落枫非言赤无色,
  槐序不知解莲尘..
  两人之间,唇齿未见,倒言一番无声较量...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终结了这场闹剧一般的情涩难忍...
  两人的身形也因为这记耳光,颇有些踉踉跄跄的分开。透过天边逐渐艳丽起来的朝阳,从树梢的缝隙投下的橙色光亮,不知能清晰的看见解莲尘的脸上,留下了自己刚刚扇过去的那一巴掌。她突然觉得,这朝阳,竟变得有些刺眼了...
  可叫她觉得更加触目惊心的,是此刻...解莲尘的眼角,挂着的那两行名叫心殇的泪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