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渐无书

  看见这两行眼泪,不知愣住了,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朝后踉跄着倒退了两步。
  此刻心下的慌乱,让她再也无法平静自持的待在原地。所以,她选择了转身离去来加以逃避。
  嗬...这模样,多像是...怎么说呢?
  多像是,落荒而逃啊...
  看着不知脚步有些凌乱的渐行渐远,一时间,解莲尘竟也不晓得自己此时应该何去何从。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
  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别后不知君远近...
  时光荏苒,自那一日在沙洲村前的林中小道一别,解莲尘同不知他们分开,已经是半年了。眼下,已然是到了玄英身寒的隆冬。
  是夜,解莲尘独自一人斜倚在落脚的酒楼屋顶上。此处名叫白卞村,这是去往京都的必经之路。这村子比之卧龙村要略微小些,治安也仿佛不如卧龙来得好。毕竟是个集散各地人员的咽喉之地,鱼龙混杂,实属正常。
  眼下,天气寒凉,解莲尘嘴里呼出的气体,瞬间就化作了一团浅淡的薄雾,不消半个呼吸,便随风分解而去,如此反复。
  今晚的夜空,月高星阔,是寒冬腊月难见的好天气。
  自从那天自己失控强吻了不知以后,到如今已是六个月过去了。他之后并没有再舔着脸跟过去,一是晓得不知肯定不会待见自己。二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心态,去面对不知,面对拾秋...
  因为自己的冲动,好像一下子就将他们三人原本莫名平衡又微妙的关系,彻底给打乱了。他也不晓得不知后面有没有再回书院教书,现下身在何处。他并不是没有方法去知道,只是...没有底气去知道罢了。
  “无言独坐,余影成友且话孤凉,哎,可叹可叹呐...”
  “啊!!救命,救命...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我有钱,我把钱都给你们,你...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不要,不...救命,救...唔...唔...”
  就在解莲尘心生感叹的对月独坐之时,一道听来常人几不可闻的呼救之声,远远的就传进了听力极好的解莲尘耳朵里。可那呼救之声仿佛戛然而止了,这个发现,让解莲尘瞬间便坐直了身形,随即他的嘴角边露出了一抹堪比当下气温的冷笑。
  “嗬...真是闲坐半刻也能遇了缘儿,妄想清净,却偏偏不得闲...”
  下一秒,那自他嘴里呼出的白色雾气都尚且停留在原处,屋顶之上,却已然没了解莲尘的身影。
  卞河边上的一处废弃船厂屋舍内,一群刚刚逃亡到此处的山匪,绑着一名嘴巴被堵了起来,身穿一袭胸前绣有一朵半开玉兰的浅粉色纩(kuang四声)衣,里衬同色系罗裙,肩上还系着一件枣红色大氅的女子。一伙人嘻嘻哈哈的就入了破败的船厂屋舍,然后将这女子给扔在了满地狼藉的木质地板上。看这女子身上大氅的长短大小,仿佛也不像是她自己的东西。
  那女子一被扔在地上,就立马挣扎着想要翻爬起来。可奈何手脚被绑,尝试了好几次,竟也无法立起身来。
  一群山匪像是看戏一样,将那女子围在了当中,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在地上摸爬挣扎,却没有一个上去将她扶起来解开绳索的。甚至有那心恶之人,见着女子就要爬起身来,上去抬腿就是一脚,又将那女子再次踹翻在地,引来那些山匪的又一阵轰然大笑。
  “一群有手有脚的大老爷们儿,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传出去,你们也不怕道上的人笑话呀。”
  就在一群山匪看戏看得正起劲的时候,解莲尘那不冷不淡,听起来毫无波澜的声线,就从那船厂破败的屋顶上,悠悠的传了下来。
  乍闻此声,一众山匪顿时便如临大敌一般操持起手边的家伙事儿,纷纷警惕的看着那说话间已然自屋顶上身姿飘飘,不慌不忙跃了下来的解莲尘。
  不仅是那帮山匪见着解莲尘的出现看傻了眼,那被捆绑在地不断挣扎的女子,亦是看出了神,连眼下最紧要的逃生这件事儿都给忘了。
  眼前的解莲尘,身形修长,一袭浅灰道袍,衬得他颇为出尘。再加上他又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在这女子的面前,英雄救美的戏码,那个少女不曾梦想...
  当即,这女子的心,便沦陷了...
  虽然,她现下连解莲尘的脸都尚未见到。
  那一帮山匪见着出现的是个道士,众人便顿时松懈了心神,甚至纷纷取笑起来。
  “哈哈哈,这臭道士,莫非也想来分一杯羹!?”
  “哎呀,三哥,你难道不晓得这些所谓的修道之人,其实骨子里呀,最为闷骚!!”
  “对对对,可不是吗!他们还能娶妻生子呢,你说这修的什么道?”
  “还能是修什么道,当然是...荒淫无道呀!!”
  “哈哈哈哈哈哈!!”
  这些山匪,仿佛根本没将只身一人出现的解莲尘给放在眼里,甚至还狠狠的羞辱了他一番。不过,对于他们的嘲讽,解莲尘却显得丝毫不见在意。只是冷笑一声,然后不紧不慢的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沓黄旧的符纸,然后幽幽的开口道。
  “呵呵,贫道究竟修的什么道...相信,你们很快便能知道!!”
  说着,解莲尘就将手中的符纸看似十分随意的朝着空中一抛,然后头也不回的不再与这些山匪交涉,而是转过了身形,躬身屈膝的将那张让芳心纵火却不自知的脸,凑到了那看他已经看傻了眼的被绑女子面前。解莲尘上下打量着她是否受伤,伸手替她拿掉了堵住嘴的巾帕,随即解起了她身上的绳索。
  “姑娘,可有哪处受伤!?”
  乍一听闻解莲尘的声音,这女子感觉自己仿佛是在做梦一般。她正想作答,却突见解莲尘的身后冲上来了一个手持板斧的山匪,吓得她原本要答解莲尘的话,突然变成了一声尖叫,十分刺耳的回响在整个屋舍之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