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棣棠

  可还未待他开口同这男子解释,刚刚还好像被点了穴的蓝桉,立马便活泛过来,一个调转身形,就双手叉腰的冲着对面那男子嗔怪道。
  “二哥哥!!你说什么呢!今夜要不是多亏莲尘道长,你恐怕今后都见不到我了!!”
  蓝桉的话,让这原本对解莲尘心存戒备的男子的脸色,瞬间转变。
  一个箭步便冲到了解莲尘的面前,吓得他差点儿没把打神鞭抽出来,还以为这人要同他大战一番。
  没想到,这厮下一秒就一把将解莲尘给搂进了怀里,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讲真,活了几百岁,还没被一个大男人这样拥抱过,这把解莲尘给膈应的,伸手就将其给推开了老远。
  “这位壮士,还请自重!”
  见着解莲尘脸上的嫌弃表情,那厮倒也不甚介意,对于解莲尘将自己一把推开的举动,竟然不怒反笑的走上前来,本想伸手拍在他的肩膀上,但解莲尘哪儿肯呢?让你得逞了一次,还能让你得逞二次?于是乎,在那厮的大掌还未落下之前,解莲尘便突然一个闪身瞬移就消失在了原地。
  那厮一掌落空,还在纳闷儿四下寻找,就只见解莲尘又忽然出现在了自己身后,这厮立即一副惊诧万分的样子。
  “啊呀,道长果真高人,好身手,好身手呀!!棣(di四声)棠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原来他叫棣棠,这两兄妹的名字,倒有些意思,兄长叫棣棠,妹妹叫蓝桉,皆是有所寓意的花树之名。
  不过,眼下的解莲尘可没有兴趣同这兄妹俩交什么朋友,自己与他们顶多不过是萍水相逢,眼下,他只想快些结束这无用社交,快些回去睡大觉。毕竟自己已经是几百岁的老人家了,哪里能同这些小年轻儿在这儿干熬。
  “壮士谬赞,既然你们兄妹已然团聚,那么,贫道就先告辞了。”
  “诶!道长,道长留步!道长替棣棠找回了舍妹,棣棠理应好好答谢道长一番才是。”
  解莲尘准备离去的想法还未成行,就被这好像极喜欢跟人肢体接触的棣棠给拽住了臂膀。
  “哦,这不过是路见不平罢了,小事一桩,壮士大可不必介怀。”
  “可是...”
  “好了,夜已深了,令妹方才大约也受了些惊吓,壮士还是赶紧领着她回去好生休整一番吧。”
  说着,解莲尘也顾不得会不会让他们觉得惊诧,抬手一挥便消失在了原地。
  留下那一副今日见着活神仙了的两兄妹,在原地面面相觑着。
  “嗨呀!二哥哥,都怪你!谁让你对道长那么无礼的,瞧瞧,都把人家给吓跑了。我刚刚差点儿就求得他收我为徒了,啊!!都怪你都怪你!!臭二哥哥,臭棣棠!!”
  回过神来的蓝桉抬手便是一记粉拳锤在了自家哥哥的肩头上,可这不痛不痒的一拳,却并未让她哥意识到错误,反而叫他醒过神来伸手就拎住了蓝桉的后脖颈。
  “你还敢说!?我不是让你好好待在客栈休息吗,可你倒好,竟然从客栈偷跑出去玩儿。哼!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啊!?不要,不要,我知错了,知错了!好二哥哥,蓝桉下次不敢了,不敢了!”
  “现在知道怕了,当时你求着父...你求着爹让我带你出来的时候,是怎么跟他老人家保证的!?安!?现下才出门多久,你就开始给我造次。走,回去!”
  棣棠原本差点脱口而出的一个称呼,让他有些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后,这才拎着蓝桉,一边教训着蓝桉,一边朝他们落脚的客栈走去。
  一夜无话,但清晨一大早,这白卞村就被昨夜发生的一件事给炸开了锅。
  那些起早看热闹的村民,通通都围聚到了昨晚解莲尘救下蓝桉的那个废弃船厂处。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可以瞧见里面已经被当地官差给重兵把守了起来。连整个破败的屋舍,都被他们用草席遮挡了起来,让这些看热闹的人想要窥探的眼神,给牢牢的阻隔在了外面。瞧这架势,想来里面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诶诶!!你们听说了吗?今早啊,有人给衙门送“肉”去了!还是好几块呢!”
  “哈!?送肉!?”
  “哎呀,呆!什么送肉呀,是送了七八个人的手脚去!!!”
  “什么!!!七八个人的手脚!?”
  “没错,还是新鲜的!听说,那些手脚被放在衙门口的时候,还能动呢!”
  “吹吧你就,那手脚被砍了下来,离了肉身还能动?”
  “嗨呀,跟你说你还不信!不然,你以为这里面被那些官差用草席遮挡起来的东西是什么?肯定就是这些手脚的来处啊!”
  “啊?你的意思是,这船厂里面...有七八具尸首!?”
  “那可不!!否则,你哪时见过官府动用士兵来把守一个地方的!”
  “嗯!有道理...”
  “哎哎,快别说了,里面出来人了!”
  “咦?这人是谁,看着眼生呀!不过,看这衣着打扮,仿佛也是个捕快啊,难道是新来的?”
  一帮围观群众就着眼前之事,正众说纷纭的讨论着,就只见那被草席遮挡的屋舍内,并肩走出了两个衣着相同的捕快。只不过,其中一个,并不是当地的捕快,而是解莲尘他们的老熟人,镇卯。
  是了,今日清早卯时,一个身骑一匹通体黝黑的高头大马,浑身都遮掩在一袭同色系斗篷下的人。在经过衙门口时,突然就从马背上朝着衙门的方向,抛下了好几个尚在渗血的布袋。吓得那门口值夜的侍卫,连滚带爬的就奔进了衙门里去找帮手来,哪儿还敢追上去一看这作恶之人的真实面目啊。
  那守夜的侍卫寻来衙门的其他几人和领头捕快后,一帮人看着这几个血呼啦碴的布袋,愣是没人敢上去一看究竟。最后,还是捕头让人去将衙门里号称“千人斩”的刽子手蒲虎给找来了,让他给打开的。
  可当蒲虎将这布袋里的东西给一通抖落出来之时,一帮大老爷们儿,竟然个个吓得面色煞白,甚至有那心理承受能力差的,直接扭头就去抱着柱头狂吐了。
  这些布袋里的东西,无一例外,全是一双一双的手脚。被人用棕榈叶,像是串挂那案板上的猪蹄膀一般,一手一脚串绑在了一起。以个人为单位,分装成了七八个布袋。一个袋子,就代表着一个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