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探路人

  虽然白卞村原本治安就不是很好,他们也时常会处理一些打架斗殴,河道捞尸什么的案件。但那些,都不像眼前这些手脚那般来的直白啊。
  就在一帮人心下惊慌又摸不着头绪之时,一阵马蹄翻踏的声响,忽然由远及近的朝着他们奔行而来,吓得那先前值夜的捕快顿时直哆嗦。因为先前来衙门“送肉”的那厮,就是骑着一匹通体黝黑的高头大马而来,搞得他现下连听见马蹄声都有心理阴影了。
  “头...头头儿...刚刚那厮就是驾马而来,该不会是他又折返回来了吧!!”
  众人一听这值夜捕快的话,顿时满心戒备抽出了随身的佩剑,如临大敌一般静待着驾马之人从夜色中走进了他们的视线。借着衙门前檐金柱上悬挂着的灯笼,众人总算看清了来者的身影。只见一个身着与他们同样款式衣裳的捕头,勒缰立马的停驻在了他们眼前,看他这风尘仆仆的样子,仿佛也是赶了一夜的路。
  这人,就是为了追查命案,连夜赶路到了此处正打算同这里的衙门进行交涉,想请他们协助办案的镇卯。可不曾想,刚到这里,迎接他的竟然会是一群手持兵刃,对着自己虎视眈眈的捕快。
  讲真,当时镇卯也是懵的。
  不过,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误会,他们显然是将自己当成了某个有可能会对他们造成威胁的人。这个猜测,也在镇卯瞧见了大门口的那一个个十分眼熟的布袋之后,得到了印证。
  为什么说眼熟呢,因为镇卯来此的原因,就是因为大约一个月前,卧龙村的官府门口,也同样被人用这样的袋子给送了肉来。只不过,里面装的东西,却不是手脚,而是一条舌头。
  不仅仅是卧龙村的衙门,镇卯一路追查过来,已经在沿途至少三处衙门那儿,听闻了同样手法的案件,只不过,每次布袋里装着送来的东西,都不一样。上一处衙门那儿,是一挂连同喉管一起被扯了下来的心肺。再上一处衙门,收到的是一双眼睛。还有一处,收到的东西应该也是最恐怖的,是整整十几个袋子的肉块。至于是什么肉,就不用细说了...
  这一路上,他都在不停的收集线索,想要在凶手下次行凶之前,能够将其绳之与法。可惜,这厮作案的目标,仿佛是随机选定的一般,根们没有逻辑可循。且每次,都会留有看见他去向的目击者。可每次依着这些目击者指的方向追来,却总是会晚上一步,这可把镇卯给气坏了。于是,从上一处县衙离开后,他便一路快马加鞭,丝毫不曾停歇的赶到了这里。不曾想,却还是晚了一步。
  镇卯同这些捕快面面相觑一番后,顿时便明白了他们也是刚刚遭遇了那个凶手的挑衅。说明,自己这是追对方向了。
  他赶紧翻身下马,然后掏出了自己的随身令牌,递到了为首的那个捕头手里。
  “兄台勿慌,自己人!在下镇卯,乃是卧龙村的捕头,到此,也是为了缉捕这犯案凶手的。”
  那白卞村的捕头在看过镇卯递过来的令牌之后,心头总算是安定下来。不过,听他刚刚话里所言,他们卧龙村,先前定然也是已经遭遇过此事了。
  也好,有个探过路的人,他们也能省去些力气查找关于这厮的线索。
  “噢,原来是镇兄,在下冉山旭,是白卞村的捕头。听镇兄所言,看来,你们那儿,定然也是遭遇过同样的情况了?”
  听见冉山旭的话,镇卯一边伸手接下了他递回过来的令牌,一边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之后,他便将先前所发生的事,全都一一告知了他们。
  众人一番分析过后,正打算计划在全村排查这些手脚的出处在哪儿。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就一路跌跌撞撞的奔到了衙门处,哆哆嗦嗦的说他在旧船厂发现了好几具没手没脚的尸首,最最诡异的是,那些人的额头上,还分别贴着一张符咒。
  真是瞌睡遇上了枕头,一听这乞丐描述的情形,众人当即便知道了那几人定然就是这些手脚的主人没错了。
  于是乎,一帮捕快赶紧快马加鞭,一刻也没有耽搁奔到了废弃旧船厂。一进门,就瞧见了那破败的屋舍内,七零八落满地是血的横呈着七八具尸首。
  只见那些尸首,个个皆是双眼大睁,脸色煞白。仿佛是在生前看见了什么恐怖至极的画面,活活被吓死了一般。他们之所以脸色煞白,是因为手脚被斩,血全部都被放光了。
  这画面,看得众人一阵头皮发麻,肠胃翻搅,一个隐忍不住,就直接吐了出来。
  说实话,这般骇人场景,就算是办案经验老道的镇卯,都忍不住的心下发怵。
  可是,若连他们都不敢面对,那这些惨死之人的冤屈,又要从何申诉呢?
  思及此,镇卯便立马让冉山旭去找来了能遮挡外界视线的草席,在那些好事的村民过来围观之前,先把这里遮挡起来。以免传出去,引起村民们的恐慌。
  所以,这才有了先前那帮围观村民的议论。
  眼下,虽然里面满地是血,简直让人无从下脚,但镇卯和冉山旭两人依旧进去细细看过了那些尸首的状况。也遣人去将仵作叫来了,现在正准备验尸。
  仵作接手了现场,两人便脸色凝重的退了出来,准备好好商议一番如何上报之事。
  其实,有一件事,让镇卯一直十分在意。那就是这些尸体上的符咒,这东西...他实在是越看越眼熟。
  是了,这黄旧符纸上的纹路笔迹,不就是同解莲尘当初解决水潭陈尸案时画的那些符上的笔迹一模一样吗!?
  这个发现,让镇卯顿时心下一沉。
  自上次在医馆一别后,自己已经是有半年之久没有见过解莲尘了。听书院的那些教书先生说,他们在槐序假期结束回来后,就一直没有见过莲尘道长。连不知先生和拾秋先生都没有不晓得出了什么事,也没有回书院。那百里庆棠因入学前就被安排在村里的客栈居住,开学回来,大家询问他这三人的去处,他竟然也不知晓。
  如今,镇卯在这样的地方发现了关于解莲尘的踪迹,再结合近来发生的种种挑衅官府行为的命案,这真的很难不将事情去往解莲尘身上猜测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