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张榜

  再结合失踪的不知先生和拾秋先生...
  镇卯已经不敢往下细想了,他不是不相信解莲尘的为人,只是这当中透露出太多的异常,比如凶手是如何做到悄无声息的猎杀受害者的,还有他是怎么办到自己明明就只差一时半刻便能追上他的行程,可他偏就能在这样的一时半刻里,轻而易举的将这些人给杀了,还能将这些人的手脚尽数斩下,送去了衙门挑衅。
  眼下再出现了这些符咒,真的没法办法让人不去浮想联翩呀...
  思及此,镇卯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他抬眼看了看已经跃上了屋顶的日头,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道长...可千万别是你啊...”
  “镇兄,你在同我说话吗?”
  站在他旁边的冉山旭正同身侧的捕快交代着什么,乍一听闻镇卯好像在说些什么,他赶紧转身过来搭了句话。吓得镇卯赶紧收敛心神,随便找了个借口遮掩道。
  “噢,也没什么。只是我在想,这人究竟是怎么做到能够快速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的。还有,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这确实是眼下的两大疑点,只是,这厮行踪难觅,至今连一个见着他脸面的人都出现,就算张榜昭告,以他那一身黑色斗篷的装扮,谁知道他究竟长什么样啊!”
  “嗯...确实...”
  “那个...大...大人...老朽有一事禀告...”
  就在两人商议无果一筹莫展之时,一个身形有些佝偻的老者,突然自人群中走了出来。镇卯和冉山旭两人立马对视了一眼,似是发现了事情重大的转机一般,立马
  一左一右的就将那老者给架了起来,带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四下查看无人之后,这才开始对这老者进行问话。
  “老人家,不知你刚刚想说的是事,是什么?”
  镇卯语气轻柔,听来甚是有礼。
  那老者听见镇卯的话,忙冲着他作了一揖,这才开口道。
  “是这样的大人,昨晚老朽起夜之时,曾经看见一个身着浅灰色道袍的道士,带着一名年轻女子,从这破船厂内出来。那女子身上,还披着一件比之她的身形要宽大许多的黑色斗篷。”
  黑色斗篷!!
  一听老者说出的这番话,镇卯和冉山旭两人再次惊诧万分的转头对视了一眼。只是,他们两人惊诧的点,好像不太一样。冉山旭惊讶的是听到了黑色斗篷四个字,而镇卯惊讶的是...带着那名女子出来的人,真的是个道士。
  浅灰色道袍...女子身上要宽大许多的黑色斗篷...
  事情听到此处,镇卯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多想了。但,以他了解的莲尘道长来说,要让自己去相信一个那样为了救别人不惜牺牲自己性命的人,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在没有看到确切证据之前,他是如何也不愿相信的。
  “那...那老人家可有看清那道长和那女子的容貌如何?”
  听见镇卯的问话,这老者不由得伸手一边抚着自己的山羊胡,一边似是在仔细回想着。
  “待我想想...嗯...这一时间叫老朽形容,还真是不好说得。不如,烦请大人去寻来笔墨。老朽即刻给两位大人细细画来,如何?”
  一听着老者竟然还会作画,镇卯和冉山旭两人自是喜出望外,连忙叫人去找来笔墨纸张,然后从邻近居民的家里借来了一方桌椅。一切准备就绪,那老者便开始认真画作了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日头已经渐上当中。看着画上之人的脸面已经愈发清晰,冉山旭脸上已然满是兴奋之色。
  可是,镇卯的脸色,却随着这老者笔下之画的逐渐成形,慢慢变得冷凝难看了起来。
  没错,这老者画上的两人,除却镇卯不认识的那名女子,另一个,他真是再熟悉不过了。虽然画像会有所偏差,但,解莲尘的脸,他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一旁的冉山旭见镇卯脸色难看,赶忙走到了他的身边,十分关切的问到。
  “镇兄,怎么了?如何脸色这么难看呀?”
  听见冉山旭关切的话语,镇卯赶紧收敛了情绪,然后强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笑笑道。
  “哦...呵呵,没事,只是连日赶路,现下身子突然停驻下来没有活动,就生出了一股倦意来罢了。”
  “呀!!是了是了,这倒是冉某疏忽了,镇兄没日没夜的奔命追凶,本就该好生歇息一番才是。这样,我安排人带你先去找处客栈休息,待这老者画好嫌疑人画像之后,我便会张榜广而告知。”
  “张榜!?这...这老先生只是说看见他们从这里面出来,可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说明他们就是凶手啊,如何就成嫌疑人了?”
  一听冉山旭开口就要将这画拿去张榜,镇卯顿时便听不下去了。
  似是没想到镇卯会对自己这个决定表现出如此大的反应,冉山旭都有些惊讶。
  “这...镇兄,我只是觉得,就算他们不是凶手,但找到他们,或许就能给破案找到契机啊。这种做法,起码能征集到更多有用的线索不是么。”
  “我...这...”
  冉山旭的话,句句在理。
  没错,若是想尽快破案,找到解莲尘,确实是迫在眉睫的事。
  见他不再说话,冉山旭倒也不再同他辩执,只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
  “镇兄,你是太累了。得,这里就交给我吧。放心,这白卞村鱼龙混杂,我在此处当差十几年了,自然也是见过许多世面的。我明白镇兄是不想打草惊蛇,这榜,若是镇兄不想张,那便不张就是。此处的一些地下交际线,我也很是熟悉。明的不行,那么我们就走暗线。”
  没想到,这冉山旭竟然如此善解人意,倒把镇卯给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向他隐瞒了认识画上之人这件事。
  “冉兄...”
  “好了好了,大老爷们儿的,你该不会是要说什么谢谢之类的吧。这案子,若是没有镇兄给我们带来这么多的前期线索,眼下,我们可能还在摸着石头过河,不知道要走多少弯路呢。得得得,李六,来,带着镇捕头去村里最好的客栈歇下,同掌柜说,费用我出。”
  “这怎么好呢,冉兄,不能让你破费...”
  “诶~你若是拿我当兄弟,就不要说这些。改日,我去那卧龙村,再找你吃住回来便是。”
  这冉山旭,为人倒也豁达不扭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