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凶手

  解莲尘有条不紊的话,让镇卯听得连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如果说解莲尘讲的是真的,那么,那个看似替他们提供了重要线索的老者,就有极大的嫌疑是同凶手一路的人。
  是了,现下细细想来,那老者,果真是有些问题的。
  首先,一般像他年纪那么大的人,眼神定然是有些不好使的。更何况是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可他不仅看清了那女子身穿之物为什么颜色,甚至连解莲尘和那女子的样貌都给看了个清清楚楚,还能巨细无靡,生怕他们认错人的将两人的面貌给画了个八分神似。虽然不能说是一模一样,但,也到了足够让人看过之后,走在大街上遇见了也不会认错人的地步。
  最重要的是,他仿佛在故意引导他们将解莲尘列为嫌疑人。所以才会说出那女子身上所披之物,乃是一件黑色斗篷这种话,来引起他们的注意力。
  可是,以解莲尘方才所说,那女子身上穿戴的,根本连斗篷都不是,而是一件红色的男式大氅。这里,就牵扯出来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那就是,他们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凶手来衙门抛尸之时,身上所穿的,就是一件黑色斗篷。如此一来,就只有亲眼见证过那个凶手杀人过程,或者抛尸时的样子的人,才会知道那凶手的穿着。
  还有一个细思极恐的可能,那就是...此人,就是凶手本人!!
  这个想法,让镇卯惊得瞬间便从座位上站起了身来。
  糟!他们中计了!!
  可恶,想他们一帮官差,竟然被一个杀人凶手给明目张胆的耍得团团转!
  “哼!!遭瘟的杀人犯,小爷今日要是不将你生擒了,老子就将名字倒过来写!!”
  说着,镇卯伸手便抄起了搁置在一旁的佩剑,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抬脚就要出门去找那老者算账。
  可就在此时,解莲尘却急忙伸手拽住了他。
  “等等!!你现在赶过去,想来也已经是来不及了。这件事,里面还有些细节,有待查证。还有,对于你说的这些死者的种种死法。贫道,倒是有一些大约对你们查案有用的线索,不知道镇捕头可有听过十八层地狱一说?”
  听见解莲尘的话,镇卯当即便来了精神,连忙点头如捣蒜,接着又坐回了原处,然后静待解莲尘细说下文。
  “十八层地狱里,第一层地狱乃是拔舌地狱,凡在世之人,挑拨离间诽谤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辩,说谎骗人。死后便会被打入拔舌地狱,小鬼掰开来人的嘴,用铁钳夹住舌头,生生拔下!!且非一下拔之,而是拉长,慢拽,直至舌肉分离崩断!再有,就是磔(zhe二声)刑,磔刑是前朝时期的一种酷刑,割肉离骨,断肢体,再剁碎了弃市示众。还有一种刑法,叫鬼目粽,其手法,是将受刑者的眼睛,给生挖出来,然后以蜜渍之。往往用来处置见死不救,或者藐视君主之人。也还有另一种说法,就是金蓖刺目。但这个,就不是刑法了。说的是一忠贞女子,承诺自己即将远行的丈夫,说若是自己在丈夫离家的这段时间里,做出了有违操守之事,就自刳(ku一声)双眼,以谢自罪。这本是赞扬此女忠贞之意,但,用在今时的案情上来说,不排除是凶手觉得这死者不忠于夫妻伦理,故此才用这样的手法处置了死者。还有上一处衙门收到的那挂心肺,大约,也是因为此人生前污人钱财,干了些什么砸寡妇门,掘光棍儿坟的坏事,凶手觉得这死者狼心狗肺,不配为人,便施用了此招吧。至于眼下白卞村的这几个人,大约就是因为他们无恶不作,烧杀抢撸,明明是有手有脚的七尺男儿,却不走正道,偏要做那山匪恶棍。凶手大约是想,这些人有手有脚却不用在正途,长在身上也是个摆设,便将他们的手脚斩下,以示惩戒吧。”
  解莲尘的话,已经叫镇卯听傻了眼。
  经他这么一分析,这凶手看似毫无逻辑可循的杀人动机,就很清楚了呀。
  他定然是以侠客自居,四处惩奸除恶,以自己的手段,来维护各处治安。且以送回受害者肢体一部分的行为,来挑衅和讽刺衙门的人,对于自己辖区里的这些丑恶之事,不予从重处置,甚至是不作为的做法。
  这样一来,就什么都说得通了。
  只是,他为什么要想嫁祸给解莲尘呢?
  见镇卯听完自己的话以后,半晌都没有做声,解莲尘倒是不甚在意的笑笑道。
  “贫道猜测,镇捕头现下,定然是在想,为什么...这凶手会想嫁祸给贫道是吧?”
  “道长果真高人!!”
  对于解莲尘的料事如神,镇卯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要不是不合时宜,他真的很想站起来给解莲尘鼓掌叫好一番。
  “嗬...很简单,因为,贫道...就是他下一个要猎杀的人。”
  刚刚还满心欢喜的镇卯,一听解莲尘这用风轻云淡的口气,讲出的却是骇人听闻的话,顿时便坐不住了。
  “这!!道长...”
  相较于镇卯的反应强烈,解莲尘却显得有些满不在乎。
  他冲着镇卯抬了抬手,招呼他再次坐下,然后继续开口道。
  “诶~镇捕头莫慌,这对于你们破案来说,是一件好事儿呀!”
  “哈!?好事儿!?这...这要道长性命的事,怎么能讲对于我们破案来说是件好事呢?”
  “呵呵,这当然是件好事啊。既然凶手想要杀我,那么你们只要将我做饵抛出去,就能钓到他上钩了呀。介时,你们再设法抓捕,岂不是人赃并获,一举告破!?”
  “以道长做饵!?这怎么能行,道长虽是高人,但,这凶手也是穷凶极恶,手段残忍之人。万一他狗急跳墙...”
  “这个你倒是放心,贫道若是没有把握,自然是不会同你讲出这番主意的。”
  “可是!!”
  “好了,此事,就这么决定了。你附耳过来,我与你细讲一番贫道的详细计划,你再决定要不要实施。”
  房间里的两人,正就如何擒住凶手的事,在商议得热火朝天,却并未发现,有一双窥视之眼,早已在那房间的夹层缝隙处,将屋内的一切,给视听了个从头到尾。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