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好奇心

  是夜,在命案现场忙活了整天的一众捕快,个个皆是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了衙门。
  同样忙碌了一天的冉山旭,却依然还在同仵作细问着些什么。想来,是因为要向县令大人汇报案情,故此必须了解全面的情形,才能呈报上去。
  而就在此时,府衙外,却传来了一阵闹闹嚷嚷的喝斥声。
  “老实点儿!!走!”
  闻声,离着府衙大门最近的冉山旭赶紧中断了同仵作之间的交谈,然后快步奔了出去。可将将走到门口,迎面就瞧见了押解着一个看起来颇觉面熟的人的镇卯,正大步朝里行来。
  镇卯一见到他,立马就露出了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
  “冉兄!瞧我抓到谁了!”
  听见镇卯兴奋无比的话,冉山旭也受到他的情绪感染,顿时心下一阵松泛的走近身前,将被他押解着的人上下一番打量。
  “呀呀呀,镇兄!这...这莫不就是...”
  “没错!此人,正是那老者笔下所画的那个道士!我方才休憩一番正要出得客栈,想说赶紧去现场看看。不曾想,在那命案现场附近,就发现了这厮鬼鬼祟祟的猫在那里,似是在窥探着现场的一切。我一见是他,当即便将他锁铐了扭送过来。来,冉兄瞧瞧,这厮是否就是那老者画上之人。”
  说着,镇卯便一把将其手里押解着的解莲尘给推搡到了冉山旭的面前。
  就着衙门口的灯笼透下来的光亮,冉山旭又惊又喜的拽着解莲尘好一番上下打量。最后,终于确定了这人就是那老者画上的道士。
  “这...果然就是画上那厮。真是...真是,太好了!”
  冉山旭的情绪,从刚刚发现镇卯带着解莲尘来了衙门之后,其实就一直让人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异样感觉。
  怎么讲呢,要说他不高兴吧,那满脸的笑意又叫人看不出一丝异常。可你要说他高兴吧,他看着解莲尘的眼神,却显得有些复杂。但,他将这丝复杂掩饰得很好。除却离着他最近的解莲尘以外,连站在不远处的镇卯,都没有发现这一点。
  嗬,有意思。
  解莲尘状似不经意的抬眼看了看这冉山旭一眼,随后便垂眼下去开始演戏。
  “哎呦喂,各位官爷,你们真的弄错人了。贫道只是听闻那里发生了命案,又不想在白日里去引起旁人议论我这道士喜好看热闹,故此才在那时去偷瞄了一眼。可还未看清现场究竟是何状况,就被这位官爷上来不由分说给我扣下了。贫道,真心是冤枉呀!”
  “行了!废话少说,有什么要辩解的,待明日县令大人提审之时,再来喊冤叫屈吧!镇兄,今日你辛苦了。这厮,就由我亲自将其带去大牢关押起来吧。你且在此稍事休息,待我回来,咱们再整理一下案情线索。”
  “如此,甚好!”
  听见解莲尘的一阵叫屈,那冉山旭立马就是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由不得解莲尘继续喊冤,就安排了镇卯在这儿等他,随即便亲自带着解莲尘去了衙门的大牢。
  一路上,这厮的眼神,一直时不时的落在他身上,搞得解莲尘都被他看毛了。
  “诶诶,这位官爷。贫道身上还揣着些散碎银两,若是官爷不嫌弃,还请官爷尽数拿去喝壶好茶怎么样!”
  解莲尘这厮,仿佛是扮嫌疑犯扮上了瘾一般,想个不同,竟然开始演起了贿赂官差的戏码来。
  原本,他以为这厮一定会上钩的。可是,这人仿佛是没听见他说的话一样,那眼神虽然依旧不停的对他进行打量,但却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响。
  这能说明什么呢?
  这只能说明,眼下,在冉山旭的心里,解莲尘的身上,有着比钱财对他来说更具吸引力的东西。
  是什么呢?自己身上,究竟是什么东西对他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呢?
  自己要是个女子嘛,或许还可以理解为这厮是垂涎美色,可眼下这很明显不是呀!而且,换做旁人,逮着了自己这么个有着重大作案嫌疑的家伙,还不得加班加点的赶紧审问一番么。可这厮,却是一副生怕自己落到别人手上的样子,在他将将被镇卯给带到衙门之时,就说要亲自押解自己去大牢里关押起来,这完全不正常呀!
  下细一番思量后,解莲尘终于明白了他在初见这人之时,就从他身上品出的异样感是什么了。
  好奇心...
  对,就是这一点,就是好奇心!
  连对自己那么熟悉的镇卯在见到他的第一时间,都是询问他跟这案子有关的事情经过。可这人,从见到他开始,就完全没有想要一问究竟的好奇心表现出来。按理说,白卞村的命案,是相较于其他几个地方出现死者最多的一处。所以,对于破案的急切感来讲,身为本地官差的冉山旭,应该要比镇卯更加焦急才是。但,这厮却并未有此表现。
  就在解莲尘心生疑惑之际,他突然发现不知何时,这冉山旭已经带着他出了县衙的后门,如今已然走到了一处看起来十分偏僻的地界。这里颇为空旷,四下无遮无挡,除却许多乱石杂陈以外,连根草都没有长。这哪儿像是有什么衙门大牢存在的地方啊,你要说它是个乱葬岗他大概能信。
  哟呵,这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哈。
  “诶?!官爷,咱们不是要去大牢么?如何会...额!!”
  虽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决定装傻到底的解莲尘正要开口询问一番。却不曾想,自己将将收回四下打量的眼神,还未来得及看上这冉山旭一眼,就只觉后脖颈处突然传来了一阵疼麻,随即眼前一黑,解莲尘便瞬间失去了意识,脚下一软的直直栽倒在地。
  而打晕他的人,正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同他交涉过半句的冉山旭。
  待确定解莲尘是真的昏死过去之后,这人才站起了身,然后先是看了看灰濛一片的夜空,今晚,并没有月亮出现。这寒风呼啸的天,似是在预告着即将到来的一场暴风雪。
  这人就这么看着丝毫没有欣赏价值的夜空许久之后,才终于听得他长叹了一口气。随后调转了身形,冲着身后漆黑一片的旷野,仿佛自言自语一般沉声道。
  “出来吧...”
  他的话音刚落,那原本瞧着仿佛空无一物的旷野,仿佛忽然凭空出现了一个活物似的,在朝着他所在的位置,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