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替罪

  临近身前,一个通体都掩藏在一袭黑色斗篷下的高大身影,就出现在了冉山旭的面前。
  黑色斗篷...
  这...这不就是抛尸衙门的那个杀人凶手么!!
  可瞧着冉山旭看见这厮出现,却半点儿不带惊讶样子,看来,他们应该很是相熟...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的事,不用你插手么!!”
  冉山旭的声音,听起来仿佛比这眼下呼啸过境的北风,都还要冷上三分。字字句句,无一不是在透露出他此刻强行压抑着没有爆发的情绪。
  但,相较于冉山旭的冷冽,眼前这浑身都笼罩在一袭宽大黑色斗篷下的人,却忽然轻笑出声。
  “呵呵...你的事,也是我的事啊...你的身份,不方便行事。而我...正好可以做你的影子,去替你完成你想做...却迟迟不敢架脉开始的事。我是为你好呀,而且,我很快便能完成你的计划了,你怎么还不开心呢?”
  这人的声音,仿佛是隔着一层厚厚的铁皮传出来的一般,听起来,沉沉闷闷,不甚清晰。
  而他刚刚这一番话,很明显是彻底踢爆了冉山旭隐忍已久的情绪。只见其未待这厮的话音落下,就一把抽出了身侧的佩剑,“咻”的一声便将剑锋直指到了眼前这人的面门处!
  “我是个活生生的人,我有自己的影子!!我不需要你这...你这以杀人为乐的怪物,来当我的什么影子!!”
  冉山旭拿剑的手,都在隐隐的颤动着。可是,眼前这人却仿佛一点儿也不将他的愠怒当成一回事。
  “哎...你总是这样...从小就好强,长大了,亦是如此...”
  “不要跟我提什么小时候!!”
  “好啊,不提。只是,眼下我们显然已经集齐了所需之物,而你显然心动了,也很想快点进行最后一步吧。不然,你也不会在得到此人的第一时间,就将其带来了此处。”
  “你给我闭嘴!!我与你,根本就没我们二字可言!这十几条命债,皆是你一人所欠,与我无关!而且...而且我是个捕快,是个专门缉拿凶犯的捕快!将他带来此处,不过就是为了引你承认事情,主动现身罢了...我告诉你...”
  “够了...”
  冉山旭的话,越说,就越发显得有些激动了起来,并且连声线都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也不知,是因为这寒夜里的北风,还是因为心下力不从心的愤怒...还是...对于即将发生的事,在感到一丝莫名的兴奋呢...
  而那人显然是非常了解冉山旭的,见他浑身隐隐颤动,这人便一副时机一到的突然收敛了先前有些玩笑的态度,冷冷的抛出了“够了”两个字,就轻易的制住了已经开始有些不太正常的冉山旭。
  随后这厮便转身冲着那片漆黑的旷野,打了一个十分响亮的口哨。
  “咔哒,咔哒,咔哒...”
  一阵马蹄翻踏之声,不疾不徐的从那漆黑一片的夜色里,由远及近的奔行而来。
  这马儿,很显然就是今早这人前来衙门抛尸之时所骑的那一匹通体黝黑的骏马。只不过,现下它的后背所驮之物,从人,换成了好几个眼熟的布袋子。
  看见这匹马儿身上所驮之物,冉山旭的眸光明显暗了暗。
  “昨晚那个目标,你明明只需取其一条性命便可,何必杀了他的同伴!”
  听见冉山旭的话,正转身从马儿背上取下布袋的那厮一听,手上的动作瞬间微微一顿,但很快,他便又继续动作。
  “反正都是些社会上的渣滓,杀一个也是杀,杀八个也是杀。我这是为民除害,你该夸我才是。再者,他们看见了我的样子,不杀...难道留着让他们指证我么?”
  “所以你才会故意将这毫无关系的道士,顶出来想给你当替罪羊!?”
  “他今夜反正也是要死的人,死之前,我物尽其用的让他顺便将这些事情背下来,也算是为我们的事以作善后了。总之,他一死,所有的事情,就全都结束了。”
  “疯了...你真的疯了...我再说一次,这不是我们的一起做的事,是你一个人做的事!!不要牵扯上我!!”
  “到了现在你倒想同我划清界限了!?”
  冉山旭有些游离的言行,仿佛是彻底激怒了这人,只见其忽然一个扭转身形,就将自己的藏在黑色斗篷下的脸直接凑到了冉山旭的面前。他暴露出来的脸面,被一张黢黑的铁质面具给遮挡了个严实。但仅这一个动作,让这厮先前掩饰得极好的一身杀气,丝毫不加掩饰的瞬间暴露了出来。吓得冉山旭握剑的手当即一个哆嗦,手中的长剑“哐当”一声便坠落在地。他整个人也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哪知,脚下的石块太多,冉山旭重心不稳,一个踉跄便直接摔倒在地。
  见他如此模样,那人仿佛已然是不想再过多搭理他。而是转身继续卸下了马儿身上所驮之物,然后故意一袋一袋的将其全数扔在了冉山旭的身边。
  “打开,然后按照计划,将这些肉糜,全数涂抹在这道士的身上,如此,我们很快便能取得他的舍灵金身了。动作快着些,幽儿...已经等了太久了。”
  这人也不管冉山旭愿不愿意,只管埋头卸货,直到他等了许久也没听见身后的人传来应声,他这才回头看了看仿佛是呆傻在了原地的冉山旭一眼,然后轻呲一声道。
  “嘁...也不知道幽儿当初为何会选择你!若是你当时直接将她让给了我,幽儿又如何会成现在这样。好了,我不想再同你继续掰扯。赶紧的,把袋子打开。子时将至,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
  说话间,这人已经将最后一个布袋给卸了下来,然后跟着蹲在了地上,开始打开手中的袋子。
  这袋口一经打开,一股来自腐肉特有的臭味,瞬间便窜入了冉山旭的鼻腔。先前离得远,再加上是上风口,还并未闻到什么臭味。现下这东西已然就在身侧,这上头无比的臭味,顿时就叫他肠胃一阵翻江倒海,直接侧过身去就是一番狂吐了起来。
  相较于冉山旭的剧烈反应,这厮倒像是嗅觉失灵一般,根本不甚在意。
  反而还直接伸出了手,一把探进了他手中的那个袋子里,然后从中掏出了一把尚且还在滴落着暗红色汁液的肉糜,作势就要将这玩意儿给涂抹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解莲尘身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