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人人平等李莫全(大章)



  今晚的聚集地反常般灯火通明,聚集地和庇护所不同,庇护所的建立一般都有强大的武力支持,而难民组成的聚集地到了夜晚多半十分低调。

  今晚聚集地中活动着不少人,三五成群在营地里寻找着什么。

  这时一个极为扎眼的粉头发青年从物资管理处出来,青年的神色坚定,一改往日的吊儿郎当。

  “粉哥,你怎么出来的的这么快?是没搜到那女人的孩子?”

  粉头发青年是刀疤哥身边的红人,往日里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备受小弟尊敬。

  粉头发青年看着眼前小弟大献殷情的模样,满脸的痛心疾首,这都是被那个万恶的张剑锋给诓骗的纯真少年啊,尊严和生命都被不平等的对待后,还被蒙在鼓里,实在是太可怜了。

  越是这么想粉头发青年就越是怒火中烧,只见他深吸一口气,抓住小弟的胳膊严肃的说道。

  “我叫常林,不叫粉哥。记住,我们没有身份上的高低贵贱,我们的生命是平等的!”

  小弟当场陷入宕机,磕磕巴巴的说不出话。

  “现在张剑锋是以我们为鱼肉的刽子手,我们还心甘情愿的为他卖命,等首领回来,我们就是他顶出去替罪的替死鬼!”

  “好像。。是这样。。”

  往日里的种种恶行浮上心头,小弟的眼神一下子炽热起来。

  “想想你妹妹,你难道忘了你是怎么被张剑锋逼迫了!现在忍受着屈辱,舍弃的尊严,最后还有为他卖命,这值吗!”

  小弟低着头磕巴了半天,半响起抬红着眼的头咬牙切齿的看着常林。

  “粉哥,你说该怎么办,我都听你的!”

  “从政治上反对他,从行动上抵抗他!”

  常林抓着他的手,身边不少看热闹的保安人员都凑了过来,随即被‘人人平等’的理论疯狂洗脑。

  是啊,末世来临,他们都忘了人人平等的原则,当他们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上时自然不会在意,可如今张剑锋拿他们的性命开玩笑,自然一个个都义愤填膺。

  不过也有聪明一些的还在挣扎,出口反驳常林。

  “那万一张老大赢了呢?”

  常林回过头,看向那个有些害怕的小弟,但他没有想往日里那样动手,而是认真的给他解释。

  “如果张剑锋真有把握,他就不会背着首领搞这个了,明明是张剑锋想要女人和物资,所以指使我们去给他卖命。”

  “他这么不尊重你的性命,你还用尊重他”

  “那我们这算是给谁干活呢,背叛了张老大咱们连个靠山都没有。”人群里又插进来一个没有被完全洗脑的小弟。

  没等常林开口,一道温和的声音从人群外面传来,众人纷纷侧目。

  “不需要靠山,你们的尊严就是你们坚定的靠山!”众人看着少年,不由自主的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路。

  “老大!”常林激动的看向李莫全,李莫全挥手示意,然后走到了人群中间。

  “你们记住,从你们认识错误的这一刻起,你们就不是之前任人鱼肉的走狗,现在的你们是保卫自己尊严和性命的斗士!”

  “你们的计划交由我来制定,要是有什么不测我必定第一个冲在前面,等事情结束首领责怪,就由我去受罚!”

  “老大!”常林哭着拉住李莫全,李莫全的觉悟让众人折服。

  李莫全用力的握住常林的手,同时缓缓的注视着四周的人们。

  “身先士卒,死而后已!我们的平等是因为我提出的,自然应当由我去守护他,你们放心去做,记住你们的背后有我,有为自己战斗的每一个兄弟!”

  “老大!”

  “老大!”

  不知谁先带头,众人激昂的叫着李莫全老大。

  为了人人平等甘愿舍弃性命,这是他们在末世这么多年来从未见到过的。

  习惯了末世里的尔虞我诈,现在李莫全的无私完全唤醒了他们心里的良知,面对曾经的上级张剑锋纷纷倒戈相向。

  “从天开始,我们就叫兄弟会,你们记住,兄弟会的每一个人都值得被尊重,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

  李莫全率领着越来越多聚集而来的人,喊着临时编排的口号。

  “反对独裁,人人平等!”

  “反对独裁,人人平等!”

  往日里,那些被管理部门压迫的人们也加入到大部队,喊着口号向营地保安部门前进。

  保安部门门前,正在安排工作的刀疤哥皱着眉,看向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

  他拉过来身边的小弟,询问着情况,但身边的小弟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妈的,真是反了。”刀疤骂了一句,从腰后抽出一把折叠刀,冲着人群走去。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把带头的宰了剩下的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到时候自然就都散了。

  可是他显然低估了人群的决心,看着丝毫没有退避打算的李莫全和人群,刀疤倍感压力。

  “你们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大晚上在这闹?”离近了,刀疤惊讶的发现这群人里面几乎都是刚才派遣出去保安部的人。

  “你们这是打算背叛张老大?”

  “他们从来没有背叛过谁,他们只是在为自己的尊严和性命斗争。”

  李莫全淡淡的说道,后面的人群又躁动起来。

  “去你妈的尊严,你们他妈搞别人的时候想到过尊严?”刀疤的话一抛出,躁动的人群安静了不少,这个确实是事实。

  李莫全叹了口气,暗道这些人的立场还是不够坚定,但同时他也来到前面,继续说着。

  “现在不改,以后永远不改。犯过错,但罪不至死,现在张剑锋拿你们不当人看,你们还要继续给他卖命?”众人的思维被调动回来,重新激昂起来。

  “我算是看明白,你就是那个带头挑事的。”刀疤不再废话,要不是他知道不为人知的内幕,恐怕也被洗脑了。

  先杀了李莫全,再搞定这些小弟。

  刀疤打定主意,握着刀就冲了过来。

  “小心!”一旁的常林慌忙提醒,但刀疤的速度实在太快。

  “这速度,恐怕是个体能进化者了。”一瞬间李莫全就看明白刀疤的实力,这个速度和反应的确超过了正常人不少。

  要是李莫全没有觉醒能力,此时真是不好解决,至于现在吗。

  一旁的众人没看到李莫全有动作,而冲过来的刀疤则像是看到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一样减缓了不少,然后被人制服在原地。

  他们不知道,只有刀疤和李莫全身边的几人才能清晰的感受到,刚刚刀疤减缓的那几秒,李莫全身上流露出瘆人的凶戾和杀意。

  那绝对不是人类能有的气势,感受最深的刀疤已经被五花大绑,在李莫全的制止下才幸免于难。

  “你的确有本事,但我告诉你,就这样你肯定会被张老大杀掉的。”

  刀疤闷声说道,但李莫全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当一个人连捍卫自己尊严都不敢的时候,他的生命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刀疤知道自己讲不过李莫全,就闭上嘴不再吱声。

  保安营地的大门被众人踹开,但里面空空荡荡的,除了一个衣不蔽体的女人外完全没有张剑锋的身影。

  李莫全拿着一件衣服,示意小弟们先出去。

  等人走的差不多了,李莫全把衣服递给女人。“张剑锋他人呢?”

  “我,我不知道。。。他晚上陪着首领出去了,剩下的我就都不知道了。。。”

  女人说着就要哭出来,李莫全身上的压迫感实在太重,尤其是对于这种胆子本来就小的人来说,更为恐怖。

  李莫全没有再逼问女人,来到大厅中间看着墙上的山水画沉默不语。

  巨大的山水画下端放着一柄仿制的唐横刀,刀身再上,刀柄在下,相继摆放在木架上。

  “我可以走了吗。。”女人哆哆嗦嗦的询问李莫全,“您需要我做什么事情吗。”

  女人说着,下意识的就要宽衣解带。

  她不知道来的人是谁,她只知道在这里,自己想要活下去就要去服侍站在这里的男人。

  李莫全没有回头,叹了口气。

  “不需要,你先走吧,去找个地方避一避。。”

  话音未落,一个粗犷的笑声从门外传来。

  女人听到脸色煞白,颤抖着坐回原来的位置上。

  “走?今天你们一个都走不掉!”

  门外,一个身上还带着血迹的男人站在门口,后面的地上还倒着几个被打晕的人。

  “抢我张剑锋的小弟,还敢碰我女人,今天你要是能走出去,我张剑锋跟你姓。”

  这一路上,张剑锋已经了解到事情的起因,在他看来自己手下那些愚昧的小弟敢造反,其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于眼前这个少年的鼓吹,这个事情很好解决,只要把这个始作俑者给干掉,杀鸡儆猴,其他的都顺势解决了。

  李莫全撇了他一眼,语气没有丝毫变化。

  “我也可以跑出去,你觉得呢。”

  “去你妈的!”男人怒火中烧,提着拳头就走了过来。

  自己就出去了一趟,结果回来的时候自己的小弟也没了,女人也要没了,这让原本易怒的张剑锋直接暴走。

  他一定要宰了这个年轻人。

  李莫全回过神,对视着走来的张剑锋。

  “危险!”张剑锋是个进化者,还是更为稀少的源能进化者,感受危险的能力可见一斑。

  “你也是进化者?”

  张剑锋停在原地,有些忌惮的看着李莫全。

  李莫全没有回答他,径直走向女人身旁给她披好衣服,然后带着她走过张剑锋。

  “走吧,不要怕。”

  李莫全的声音有莫大的魔力,女人听完恍惚的走了出去。

  见到李莫全无视自己,还极其嚣张的放走自己的女人,原本仅存的一点忌惮也消失不见,对着李莫全直接出拳。

  凶狠的拳头夹杂着火焰,直扑李莫全面庞而来。

  看着那灼热的温度,李莫问终于提起了兴趣。

  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源能者,燃烧的火焰居然不会伤到张剑锋,‘重启能源’的力量果然神奇。

  但也只是感兴趣罢了,黑色的脉络如同植物的根系爬满胸膛,白皙的皮肤瞬间黯淡下去,骨节分明的手握住了冲来的一拳。

  那燃烧的火焰丝毫伤不到李莫全分毫,巨大力量握的男人五官狰狞,呲牙咧嘴的夺回手臂。

  李莫全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感受到了体内的异能,狂躁嗜血如约而至,眼前的人的心跳,甚至是血液流淌的动静都清晰的传入耳中,感受着张剑锋皮肤下流动的滚烫的血液,李莫全不由自主的舔了下嘴角。

  一改往日的平静,嗜血状态下的李莫全突然对张剑锋产生了莫大的兴趣,李莫全的心里涌上一股强烈进食掉他的欲望。

  澄澈的双眼被黑色覆盖,现在的李莫全爆发出了强烈的戾气,远超平时的压迫感。

  张剑锋后退了一步,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个年轻人太诡异了。

  张剑锋扫视了一眼四周,强自镇定下来,双拳上的火焰越烧越旺,衣服柚子在火焰里一点一点被蚕食掉,化作碎片消失在地上,他的整个胳膊都被火焰覆盖。

  源能掌控,火焰装甲。

  外面的一大票小弟里有不少都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很多人都被惊讶的大呼小叫。

  人的手上怎么会有火焰呢?这种强烈反常识的现象让众多小弟开始后怕。

  要是李莫全失败了,他们估计就玩完了。

  这一次,跳动的火焰不仅温度有了提升,还附带上了一定的冲击力。

  两人再度交锋,张剑锋向前横跨一步,倾斜的腰身带着炽热的一拳从上摆下,这一拳紧盯李莫全面门。

  李莫全没做防守,同样握拳迎着那凶猛的一拳向上而去,两人拳面交汇。

  “碰!”

  火焰从两人拳当中挤出,爆散开来。

  张剑锋吃痛的紧咬牙关,五指鲜血淋漓。

  李莫全的手上也是血流不止,刚才一拳力量过大,自己的皮肤抵御不住冲击力,也是伤口绽开。

  李莫全的力量很强大,张剑锋避其锋芒,被弹开的手臂没有收回,左手从李莫全手臂下探出,一下子拍在李莫全胸前。

  火焰从张剑锋的掌上激荡出,巨大的冲击力将李莫全逼退一步,T恤衬衫破开一个大洞。

  李莫全气血一下子翻腾上来,深吸一口气,嘴角扯出一个笑容。

  这是他在清醒的状态下感受自己异能的状态,现在他可以确定这就是‘尸化’。

  但不达行地猎犬的敏捷和食腐泰坦的力量,自己处在两者之间,算是比较均衡。

  胸口上的伤痕缓慢恢复着,李莫全十分认真的看向张剑锋。

  危险的气机锁定自己,张剑锋抱守防御。

  这一次换作李莫全先动,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一秒内被拉进,张剑锋的瞳孔急遽放大,身体根本做不出反应。

  李莫全抓着张剑锋的双臂,完全不顾火焰的灼烧,瞬间将张剑锋扔飞进墙上。

  “噗!”一口鲜血直接从口鼻喷出,张剑锋发现刚才李莫全根本没用全力。

  没等起身,李莫全已经冲来。

  “碰!”又是一声闷响。

  哀嚎从废墟里穿出,张剑锋的手臂已然断裂,但张剑锋冒着手臂断裂的代价从腰间掏出手枪,然后对着眼前的李莫全就是一枪。

  少年,时代变了!

  黑暗的废墟里闪烁了一下,李莫全的肩膀被破开了一个血洞,整个退后几步。

  没等张剑锋开第二枪,一柄长刀从后飞来,刺透张剑锋心脏,刺出半截刀身。

  张剑锋身前,李莫全隔空伸着手。

  那柄唐刀早在刚才就被李莫全烙印,,一直到现在才暴露出来。

  其实李莫全也没想到会这么凶险,眼前的张剑锋明明不强,但依旧和自己缠斗这么久。

  最后的手枪一下子让李莫全警醒,现在手枪对他的威胁还是太大,所以李莫全当机立断召来唐刀,直接捅死了张剑锋。

  见张剑锋彻底死透,李莫全也解除尸化,捂着肩膀坐到地上。

  进入尸化,速度和力量都被提升到一个可怕的强度,忍受疼痛的能力也被大幅度提升,尸化的李莫全真的和一只进阶丧尸没有区别。

  但一旦解开尸化,虚弱和疼痛随之而来,门外的常林赶忙进来搀扶起李莫全,刚才李莫全几乎全程背对众人,众人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但无论发生什么,万恶的张剑锋已经死在这里,这是众人万万没想到的。

  那个火焰覆盖给众人的冲击实在太大,对于他们来说这种只会在电影里出现的人是不该被战胜的才对。

  可现在李莫全不仅战胜,还反杀掉了张剑锋,李莫全在众人心里的地位再度提高。

  原来这个新老大不仅是精神上的可靠,实力上更加可靠。

  李莫全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不过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他已经被常林送去医院。

  一天之中进出了两次医院,子弹被取出,李莫全的肩上缠上纱布,留在医院养伤。

  后来赶来的夏沐甜和物资部的人,在看到保安部大厅的一片狼藉以及死去的张剑锋都是难以置信,被囚禁在后面的夏婉和程忠也被放出,不仅如此,还有很多小弟的女性家眷一并被放出。

  团聚的声音和哭声在小院里停留了很久,事情传的飞快,其余几个部门的管理者和首领也立刻收到了消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