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我的错



  徐狱本来就不想看这些,可是现在因为也接手了这家公司,他总不能说起来什么也不懂。

  所以,这几天也在疯狂的汲取公司的所有资料。

  看着刘依梦进来,还奇怪的说道,“你怎么在这个时候来了?”

  刘依梦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现在的她说起来是徐狱的妻子,可是两个人这么长时间没见,的确也有些生疏。

  徐狱看着她的脸色不善,连忙讨好的笑了笑道,“这是怎么了,大清早火气就这么大?”

  徐狱不用说也能想到,一定是有人想要讨好他,可是又找不到方法,所以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

  可是,现在他才不会将这些事都说出来,好一会,徐狱没有听到刘依梦的回答声,连忙就转移话题道,“对了,女儿怎么样了?”

  如果被别人看到现在徐狱的状态,只怕是要吓得大跌眼镜,平日里这可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谁能敢这样对他甩脸色。

  偏偏,这铁血男人身上唯一的软肋就是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果然,听到女儿的声音,刘依梦的脸色也不在那么生气,反而是有些感动的说道,“年年终于身体无恙了,之前我还担心他会不会这次留下什么后遗症。”

  “没想到,太惊喜了。”

  徐狱赶紧跟着附和,“对对对,我也好开心。”

  刘依梦转过头看着他的样子,噗嗤一笑,随后道,“好啦,我没有生气。”

  “就是对于公司那些高层总是对我毕恭毕敬的,有些不适应罢了,之前我还想好好在公司大显身手的,现在可好,我不仅不能,还要处处收到他们的照顾。”

  徐狱皱了皱眉头,的确,他也知道,可是这件事并不是这么容易解决的。

  要知道,他的确已经给那些人打过预防针,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必区别对待刘依梦,可是毕竟有很多事,不是他能控制的。

  有些人的确没有到处去说,刘依梦背后的背景是什么,但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就容易让别人猜出来,刘依梦绝对不简单。

  徐狱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这才说道,“这样吧,这几天你先休息,等到女儿身体调整好了,你再来。”

  “昨天我刚给他们说了这件事,他们一时转不过弯来,也是情有可原的,这几天我在加强一下董事会,到时候你再回来就可以了。”

  刘依梦转念一想,上班也就是来了混日子,之前那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所以不得不出来工作,毕竟还有一个年年需要她养活。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有了徐狱,不管做什么事,她都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既然这样的话,那她这几天好好陪陪年年,也未尝不可。

  刘依梦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刘家。

  刘老爷子看着鼻青脸肿的慕容老爷子,吃惊道,“这是谁做的?”

  慕容老爷子鼻子一抹血迹流了出来,刘老爷子哀嚎道,“你看看我这张脸!”

  刘老爷子就像伺候祖宗一样,又是端茶又是递水的好言相劝道,“您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慕容老爷子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说怎么了?”

  “啊,我真没想到,你教养出来的好孙女啊,竟然敢津门这么嚣张?”

  刘老爷子更是一头雾水,本来这是三大家族之一。

  能屈尊降贵来他们刘家,已经都非常不容易了,本来想着借此机会好好讨好一下,没想到,这当头一棒就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刘老爷子拿着水杯的手都在颤抖,吓得说道。“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慕容老爷子一巴掌将她的手打翻在地,怒骂道,“我问你,刘依梦是不是你的孙女?”

  刘老爷子就好像被一盆凉水浇在了头上,发了一个冷战之后,连忙道,“实不相瞒,这个不孝的孙女我已经和他脱离关系了。”

  “现在虽然过她还姓刘,可是已经和我刘家没有半点关系了,如果她惹到了慕容家,您随意,不用担心刘家!”

  刘老爷子这一副大义灭亲的话,丝毫没有让慕容老爷子动了恻隐之心,他怒骂道,“你以为这样就能让刘家逃过一劫吗?”

  “刘依梦那个窝囊废老公呢,是不是也是受了你刘家的包庇,才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刘老爷子感觉自己快要被冤枉死了,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做,可是现在怎么还洗不清楚了。

  刘老爷子擦了擦头上的汗珠,吓得颤颤巍巍的说道,“不如,请慕容老爷子明示,我实在愚笨,猜不出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慕容老爷子看她的确不知道,这才哼了一声,将自己怎么被打的经历全部都全盘托出。

  听完之后,刘老爷子腿一软竟然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好一会才不敢相信的开口道,“这个不孝女,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您放心,慕容家的事就是我刘家的事,我义不容辞。”

  说着就要拿出电话给刘依梦打过去。

  慕容老爷子直接阻止道,“且慢。”

  刘老爷子转过头看着他。

  慕容老爷子阴狠一笑,“既然你说没有关系,那我自然是要试探一下的。”

  “这样吧,你先把刘依梦叫回来,我怎么知道,你打电话是不是让刘依梦抓紧时间跑路呢?”

  “人心隔肚皮,依老夫看啊,还是把人叫回来,控制住了,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