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巧遇



  晚上七点多钟,她和孔司羽提前来到吃到的地方。

  这地儿还挺热闹,不远处有一家娱乐会所,看来唐哥是打算吃完饭再过来娱乐娱乐呢。

  唐哥的朋友是个姓孙的胖子,她们叫他孙哥。

  孙哥说自己在大象工作许多年,大象接触什么项目他都知道。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只要哄他开心,他就能帮孔司羽达成心愿。

  原本唐哥就是想牵跟线,没想到孔司羽还带来一个,他就对田馨动了歪心思。

  “上次拍的不错,不过店主觉得你的气质不符合他们的商品,所以最后没有用那组展示照。他们还想跟你追回劳务费呢,被我拦下来了,你一个小姑娘也不容易,唐哥心疼你”,唐哥贼不要脸的说道。

  展示照用不用那是人家的事儿,她拍了照片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就应该得到报酬,唐哥明显就是在忽悠人。

  田馨笑着看他演戏,演技还不错,要不是见多了这种人,说不定田馨就信了他。

  等他们演的差不多田馨才进入正题,笑呵呵的向唐哥和孙哥抛出一些问题,如果孙哥刚才说的都是实话,那这些问题他肯定能回答上来。

  然而孙哥不是含糊其辞就是顾左右言他,明显就很心虚啊。

  她看孔司羽一眼,孔司羽微微抿着唇,显然也已经相信唐哥和孙哥根本不靠谱就是想骗她的。

  那接下来该怎么做?

  田馨借口还有事要带孔司羽提前离开,唐哥孙哥拦着根本不让她们走。

  拦着的时候,孙哥的手还很不老实,吓的孔司羽直往她身后躲。

  明着走不了,那就只能偷偷走。

  她桌底下给孔司羽好几脚,这傻姑娘愣是没反应过来。没办法,她只好拿出手机装作回信息给孔司羽发去一条微信,让她借口上厕所先离开。

  人有三急,且只有孔司羽一个人出去,唐哥和孙哥便没有拦着。

  估摸着孔司羽已经出饭店,她端起酒杯忍着恶心对唐哥孙哥道:“今天多谢两位哥哥请我们吃饭,我敬两位哥哥一杯。”

  她愿意主动喝酒正遂唐孙二人的心意,二人油腻的对视一眼,挪动位置非要到她身边喝酒。

  田馨假装没看到他们的小互动,一左一右敬了酒,仰头喝酒的时候手一抖,半杯酒洒出来弄脏衣服。

  “哎呀!”田馨惊呼一声,赶忙抽纸去擦酒。

  她今儿穿的是一条亚麻连衣裙,质地略粗糙,纸巾擦在上面会挂屑,越擦越脏。

  “抱歉唐哥孙哥,我得去洗手间整理一下”,田馨歉疚的说道。

  唐哥没说话,孙哥却拦着不肯让她走。

  “哎呀,都不是外人,脏一点就脏一点喽,回头我给你买一条新的”,孙哥腆着他那张油腻腻的大胖脸说道。

  果然是老油条,彼此什么心思都心知肚明。

  一招不行,田馨可还有后招。

  她坐下来,不紧不慢的拿起蔬菜沙拉盘里的叉子,在孙哥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直接叉到他的手臂上。

  叉子不锋利,田馨用了十成力,孙哥手臂当即便汩汩的流出血来。

  抽回叉子,田馨挑衅的看向吱哇乱叫的孙哥和目瞪口呆的唐哥,轻蔑道:“都是千年的狐狸就别玩儿什么聊斋了,今儿我想走谁都别想拦。你们非要拦,咱们就看看到底是鱼死还是网破!”

  孙哥唐哥也不是善茬,正要看看她怎么个鱼死网破法儿呢,包厢的门突然被人大力的推开,一个穿着西装的斯文男人就这么冲了进来。

  紧接着,孔司羽和五六个服务生乌泱泱的跟进来,看到包厢里面的情况都有些不可置信。

  妙龄少女被两个猥琐大汉劫持?

  现实是什么?是妙龄少女手持钢叉闲适的坐那儿,两个猥琐大汉窝窝囊囊的站着,好像两个犯错等着老师安排的小学生...

  “馨馨,你没事儿吧?”孔司羽冲过来抱住她的胳膊,憋着眼泪问道。

  刚才没事儿,现在有了。

  叉子一丢,立马回抱住孔司羽,委屈又无助的哭道:“你可算来了,你要再不来...再不来...”

  众人:...

  “荀老师,现在该怎么办啊?”孔司羽都让田馨这一哭给哭懵了,抬头无措的问第一个冲进来的男人。

  没错,第一个冲进来的正是孔司羽的男神,在摄影棚跟田馨有过一面之缘的荀之卿。

  荀之卿看田馨好几眼,然后倍儿冷静的说道:“报警吧,两个男的把一个小姑娘关包厢里头谁也不知道都干了什么,还是让警察去调查吧。”

  孙哥很不服气。

  他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胳膊现在还流着血呢。

  还是唐哥明白,知道这事儿闹开说不清楚的真的是他们两个。真要挨个什么处罚,他们在行业里还怎么混?所以绝对不能因小失大!

  唐哥麻溜一顿解释,还给田馨鞠躬道歉。

  闹的差不多,田馨才松开孔司羽,委屈又大度的摆摆手,让唐哥和孙哥先走。

  二人走后,服务生也陆续离开,偌大的包厢里只剩下三个人。

  荀之卿一改刚才板正的姿态,很没形象的歪在椅子里,脱掉西装外套撤掉领带,手指轻轻点了点餐桌,抬下巴朝田馨二人点了点:“说吧,怎么回事儿!”

  田馨也一脑门子的问号,转头问孔司羽:“怎么回事儿?”

  成为视线中心的孔司羽清清嗓子,从头开始说起。

  她从包厢出去并没有独自离开,而是四处找人帮忙。好巧不巧,她在饭店门口遇上来相亲的荀之卿,叫人家一声“荀老师”成功引起注意,然后自报家门请求帮助,荀之卿贼够意思带着热心的服务生就冲了进来...

  她说完就该田馨说,田馨只道:“你走之后他们就开始不规矩,我又害怕又紧张,一不小心就用叉子扎孙哥一下,后面的事儿你们都看到了。”

  孔司羽:...

  她确实没多少心眼儿,但她可不是傻啊,刚才进门的时候田馨什么样她看得清清楚楚,打死她都不信田馨说的是真的。

  她不信,那荀之卿就更不会信了。

  他又敲了敲桌面,沉声道:“紧张害怕?不小心?你这小同学挺有意思啊,编瞎话都不用打草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