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青麟去向



  次日,张起平被林中鸟类的叫声吵醒,起身发现他二人还在继续熟睡,张起平拿着剑四处巡视,准备弄点野味吃吃。

  走着走着,张起平被个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像块石头,又不像石头,挺沉的。

  “应该是个宝贝,装着。”说着张起平就揣进兜里,这段时间以来,张起平的兜已经鼓了好多,一路上,见到的觉得是宝贝就装进兜里。

  逛悠了一会,张起平提着两只兔子回去烤着。

  不大一会,青峰闻着肉香醒来,眼巴巴的望着张起平。

  “要不要吃?”张起平撕下一块兔腿在青峰眼前晃了晃。

  “张兄,既然你都这样问了,那我不吃岂不是扫了你的面子,嘿嘿!”青峰抹了把口水,笑呵呵的接过来。

  “青姑娘要吗?”张起平见青绫玉也醒了。又撕下一只腿。

  “谢谢。”青绫玉刚准备去接。

  “公主吃我的,我的大。”青峰拿着刚咬了一口的腿给青绫玉塞过去。

  “你自己留着吧,张公子的正好。”青绫玉一口回绝了青峰。

  三人吃过兔肉便向深处前往。

  而除了他三人,其余几族弟子的惨叫声在炼狱之地不断回响。

  几个蓝族的弟子与两个绿族的弟子在树林间狂奔,身后亦是红族的人追杀着。

  “龍浩师兄!这红族的人简直就是禽兽!”一个蓝族弟子边跑边向旁边一个面容俊秀的蓝族弟子叫道。

  “该死的,我刚和几个师兄弟路过一处丛林,听见蓝月师妹的哭喊声,待我们去查看,发现红族的几个禽兽,把蓝月师妹给强暴了!随后我们冲出去与他们拼杀,奈何红族几人功法高深,除了我和子迪师弟,其余几个师兄弟都被他们杀害了。”旁边又一个蓝族弟子向这个名为龍浩的蓝族弟子愤恨道。

  “该死!给的玉箫根本没用!肯定是红族的人动了手脚!”蓝龍浩之前被红族的人追杀时就试过,发现怎么吹都不会发声。

  “蓝族和绿族的渣滓!给小爷停下!乖乖的交出头颅。啊哈哈哈哈哈!”

  “一个人头一颗创清丹哇!前面就是六颗创清丹,兄弟们,拿下他们我们就发达了!”

  “嘿嘿!我手里已经有三颗人头了,再来一颗我也不嫌多,前面绿族那个小娘们好像还不错,比那个蓝族的那个好看多了,想必味道也更好啦,咦嘻嘻嘻嘻!”一个脸上有点道刀疤的红族人舔着舌头淫笑道。

  蓝族和绿族六人后面追着六七个红族的人,领头的就是那刀疤男,扛着一把笨重陌刀,但他奔跑起来,速度相当快,很快要接近绿族的两人了,蓝族稍快些跑在前头。

  “师妹,再快点!红族的人快追上来了。”绿族被追的两人中,一个面如冠玉的男子惊恐道。

  “师兄,我快跑不动了,你等等我。”绿族女子早已被吓得花颜失色,奔逃的速度慢了下来。

  几人被红族的人追得直往炼狱之地深处逃,已经被追到血阴山附近了。

  “龍浩师兄!前面是青族的人,要不要呼救。”一个满头大汗的蓝族弟子说着。

  “红族的人已经杀红了眼,等着红族的人追上来,青族的这几人正好可以帮我们拖延一下,哈哈。”蓝龍浩阴笑道。

  “不愧是龍浩师兄,脑子就是比我们好用!”旁边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恭维着。

  “那不是蓝族的人吗?怎的跑得如此急促?”青峰率先发现蓝族的人,随后张起平二人向蓝族几人望去。

  “看这架势,肯定被什么凶猛的凶兽追着。”张起平抱着剑眯着眼道。

  “咦,那不是蓝龍浩吗?”随着蓝族几人离张起平三人越来越近,青绫玉认出了跑在最前头的蓝龍浩。

  “起开!别挡道!”蓝龍浩出口吼着张起平三人。

  “你叫让本公子就让啊?”平白无故被人吼了,青峰自然不爽,提着长枪就站了出来。

  “滚开!”蓝龍浩抽出剑一剑扫出,青峰拿起长枪挡了下来,自己也被迫让道,随后蓝龍浩跑进了血阴山。

  “急着去投胎啊!”青峰对着蓝龍浩的背影大骂。

  “早就看他不爽了,要不是打不过,本公子直接把他按在地下暴揍一顿。”青峰之前就与蓝龍浩有过节,这次又被他一剑扫开,心里非常不爽。

  “快让开!”随后,蓝族落下的几人也跑了过来。

  “你大爷的,我打不过蓝龍浩还打不过你们几个?”青峰火大得很,提着枪向几人迎面冲去,一个横扫,把蓝族几人逼着停了下来。

  “你不要命别拦着我们逃命!”被逼停的几人没有和青峰对峙,反而绕过三人,径直跑进了血阴山。

  “又来人了。”张起平已经望见狼狈的跑在前面的绿族弟子和追杀的红族人。

  “有点不对劲。”青绫玉看见绿族两人好像很畏惧后面的红族弟子。

  “是有点,好像红族的人在追杀绿族的两人。”张起平说着。

  “救救我们!”绿族男子望见前面的张起平三人连忙呼救。

  “嘿嘿!他们救不了你们了,因为,他们也要死!!”就在青族男子求救的时候,红族领头的刀疤男已经抓住了绿族的那个女弟子。

  “救!救……救我……”绿族男子还想呼救,岂料红族领头男子已来到他身后,一刀刺进绿族男子的胸膛,染血的刀尖从绿族男子的胸口刺出,血一滴一滴往下流。

  “好大的胆子!试炼禁止各族残杀你不晓得?”青绫玉站出来大声讨伐刀疤脸男子。

  “呵呵呵,嘶溜~”刀疤男子没有理会青绫玉,朝着刚抓的绿族女子脸上舔了一口。

  “嘿嘿,那规则只针对你们。”一个红族男子阴笑着看着张起平三人。

  “女人留下,其余二人把头砍下来。”刀疤男子叫了三人留下对付张起平三人,然后抱着绿族女子就向刚才蓝族几人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青峰提着长枪直接冲着几人扑去,刚才的怒火全然释放在红族几人身上。

  “吃我一枪!”青峰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刺向最近的一人。

  “太慢了。”那人摇着头嘲笑道,一个闪身就躲过去了。

  “别太小瞧了我!”受到嘲笑的青峰已经乱了阵脚,挥动着长枪横扫出去,脚步不稳,差点把自己甩出去。

  “就你这个样子,还是乖乖等着我来把你头颅摘下来吧,免得遭受些不必要的痛苦,嘿嘿嘿!”那红族男子冷笑一声,随后一击长剑刺出,青峰挥舞着长枪抵挡,被人一击震出许远,枪飞人倒。

  “受死吧!”

  只见那人照着青峰脖子一剑砍下。

  “铛!”

  千钧一发之际,青绫玉抽出玉剑替青峰挡了下来。

  “哟呵,小娘们还挺硬气!不知道在床上是否一样?”

  “青族的公主,想必味道定是极好的,嘿嘿嘿。”

  边上两个红族弟子淫笑着。

  “嘶,能挡住我的剑,不愧是青王的女儿,只是不知道你是否能和你哥哥一样,嘿嘿嘿。”

  “你什么意思!?”青绫玉被这人一句话扰乱了思绪。

  “你哥哥,可是倔强得很哪,我师兄脸上的刀疤就是他砍的!兄债妹偿,也是可以的。嘿嘿嘿”说着,这人提着剑就走向青绫玉。

  “告诉我,我哥哥在哪?”青绫玉死死盯着眼前的男子。

  “谁知道呢,也许已经死了?哈哈哈哈哈!”红族男子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

  “闭嘴!快点告诉我我哥哥在哪!”青绫玉握着剑的手在颤抖,眼睛通红。

  “过来让我哥几个爽一下说不定我会告诉你呢?”

  “哈哈哈哈哈哈!”

  红族三人下流的调戏着青绫玉。

  “算了,他们现在是不会说的,等一下就会说了。”看了许久的张起平拿着剑朝着红族三人走去。

  “哪来的野小子,我们与你家公主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既然你想早点死我就成全你!”一个红族男子厉声喝道。

  “呲!”

  刚才还在放声呵斥的红族男子,此时胸口处插着一把剑,被插中的红族男子满眼惊愕的看着面前的张起平。

  “废话真多。”张起平随后抽回剑,在刚死去的红族男子衣服上擦了擦剑上的血迹。

  “好小子,还是个硬茬。”三人之前见张起平体格单小,还以为是什么不起眼的小角色,没想到一出手如此果断。

  “我数三声,谁回答她刚才的问题,我就可以放过谁。”张起平冷着眼握着剑指向二人。

  “小子,别以为杀了个人就自以比天高。”红族男子一脸不屑,握着剑就冲了上来。

  “你想要手还是脚?我帮你选吧,手。”张起平站在原地未动,看着冲过来的男子。

  “噗呲!”

  “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冲杀过来的红族男子抱着断掉的臂膀倒在地上,肩膀疯狂的飙着血。刚才还站在原地的张起平不知何时站在红族男子身旁砍下了他握着剑的手臂。

  一旁的青绫玉和在地上的青峰一时看呆了眼。

  “你呢?要手还是脚?”张起平随即持剑指着另外一人。

  “我……”

  “要脚是吧?”不等那人回答,张起平一个闪身上前就砍下了那人的右腿。

  “啊啊啊啊!”那人捂着腿倒在地上疯狂的叫喊。

  “现在可以回答她的问题了吗?”张起平收起剑,平静的望着二人。

  “要是我说了是不是可以不杀我?”刚才和青峰打斗的男子问道。

  “对,我可以不杀你。”张起平抱着剑看向青绫玉。

  “我哥哥在哪?”青绫玉会意,开口又问。

  “你兄长被我们追至炼狱深处,随后就不见了踪影 我师兄脸上的刀疤就是当初在追杀他的时候被你兄长砍的,就是刚才那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只见这人捂着腿,嘴里哆嗦着说。

  “我哥哥可曾得罪过你们,为何追杀他?”青绫玉眼里似要冒火,眼睛通红。

  “不曾得罪过我们,乃是…乃是我们族王下的命令。”此事的他龇牙咧嘴,脸色苍白。

  “这是为何?”张起平忽然发问。

  “不……不知,族王说,除了橙黄两族所有族群一颗人头一颗创清丹……”说话的时候男子不敢抬头看张起平。

  “呵,好大的手笔。”张起平冷笑。

  “我…我可以走了吗?”断脚男子此时唯唯诺诺,早已没了刚才的威风。

  “杀了他。我可以让你走。”张起平向他踢去一把剑,要他杀死自己的同伴。

  “对不起了,师弟!”

  “不要,师兄,不要!”

  “呲”

  一剑封喉,顺着另一人的脖子一剑划过,被杀的那人瞪着眼看着他缓缓死去。

  “我可以走了吧。”说着撑着剑就要站起来。

  “我可以让你走,可没说她让不让。”张起平转头看向青绫玉。

  此时青绫玉全身都在颤抖,眼睛红的像天上的烈日一样。

  “你……你你骗我!”

  “我只说了我可以放过你,你没听见吗?”张起平笑着看向他。

  说罢这人撑着剑就向后跑去,刚走出一步,一把剑就穿过他的身体,转过头看了一眼,满眼通红的青绫玉出手了。

  “红王!红王!”青绫玉此时已经失了智,怒喊着红王,拿着剑对着红族几人尸体就是一阵砍。

  张起平二人在一旁默默看着。

  过了一会,青绫玉砍累了,青幽幽的衣服上早已沾满了血迹,独自抽泣了起来。

  “也许他还活着呢?是吧?”张起平上前安慰。

  听闻炼狱深处,活人不可进。

  “对啊,说不定青麟兄还活着呢。”青峰在一旁跟着说。

  “走吧,此地不宜久留,看得出刚才那个刀疤男实力极强,要是等会他返回来我们可就有点棘手了。”张起平说话间上去搜罗地上几个红族男子的口袋,搜到几颗创清丹和一些药材,还有些不知晓名字的奇石。

  “背上她,进入血阴山。”此时的青绫玉已经瘫在地上不能起身了。起平搜罗完站起来看着青峰说道。

  “啊?我来?”青峰一脸错愕。

  “要不然我来?”张起平白了青峰一眼。

  “我来我来!”有此亲近的好机会,青峰怎能错过。

  平日里连近身都不让的青绫玉如今被青峰被在背上也没反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累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