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是不是有病



  接连几天,他都沉浸在那个奇异的空间之内。

  身上的伤口,却在不知不觉间愈合,就连一条疤痕也没有留下。

  许琳时隔几日,也才再次来到别墅。同时决定在别墅暂住。

  一进门,就在他身上一阵流转,还专门掀开他的袖管查看了一下。

  “嗯?你的伤……”

  “之前我就说过不严重了,你瞧,这不是都好了吗?”

  《医道真解》的事儿,到底还是太过匪夷所思,所以他并没有透露。

  闻言,许琳的眼神闪了闪,有些不解还有些奇怪。

  “对了,案子进行得怎么样了?”

  许言顺嘴转移了话题,语气里是丝毫也没有担心。

  如今,他对这位姐姐,是充满了十足的信心。

  因此,自然也就没怎么把案子的事儿放在心上。

  可闻言,许琳的眼神,却微微一黯,抿着嘴唇,没有回答。

  见状,他心里也才突地一个咯噔,低声道:“情况不乐观?”

  “嗯!”谁知,许琳还真点了点头。

  许言心里再次一个突突,蹙着眉头开了口。

  “张鸿梁那个老东西的,该不会是买通了证人吧!”

  “那些只是基本操作。难点在于你打断张宇涵手臂的那一下。”

  “我只是正当防卫。当时,那小子手里可还捏着刀呢!”

  “但几乎所有人都证实,你已经制服了他,所以别那一下,并没有必要!”

  闻言,许言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了。

  看他脸泛忧色,许琳这才勾着嘴角,轻笑出声。

  “不过,我依旧会主张你是正当防卫。只是……”

  “只是什么?”

  “姓张的所请的律师,稍稍有点难缠!”

  “天底下,还有我家姐姐搞不定的律师?”

  “就你嘴甜!”伸出指头在他脑门敲了一下,许琳的脸色却没有恢复,低声道,“那家伙是出了名的难缠,我和他数次交手,至今为止,也只落个五五开。”

  末了,许琳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温柔道:“总之你放心,有我在,他们翻不出浪来!”

  “那就全靠姐姐了!”

  伸手把她的手掌捉下,捧在掌心,许言真挚地看着她道。

  葇荑在握,却浑若无骨。

  许言本来挺正经的,突然鬼使神差在她手背上抹了一把。

  动作很轻,就像小时候恶作剧,生怕被人发现的模样。

  但还是被许琳给察觉到了。先是一愣,然后,目光不自禁地闪了闪。

  她倒也没多想,秀眉微卷,没好气道:“臭小子,姐姐的豆腐都敢吃了!”

  说着话,手上用力,试图把手抽回去。

  许言也不禁有点小尴尬,感觉到她手上的力道,也才松了手。

  指头无意拂过她的脉腕,心头却突然一个咯噔。

  就是那一闪而过的时间,他耳中莫名听到了一声噗噗的翻页声。

  心头一动,本来已经松开的手,猛地再次捉住了她的手腕。

  随后,他闭上了眼睛。

  看他居然还敢得寸进尺,许琳脸上多了一抹羞怒,抬手一个暴栗敲在他头上。

  但他只是闭着眼睛,丝毫也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还不赶紧撒手!”许琳不由气恼道。

  挣动之间,许言却突然睁开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

  那灼灼目光,让她不禁一愣,下意识地避开了视线。

  “姐,你是不是有病?”

  “臭小子,占我便宜不说,居然还敢咒我,看我不收拾你!”

  许琳俏脸一黑,也不抽手了,干脆一下扑了上去,照着他的胳肢窝,就是一通猛挠。

  许言知道自己受不了那份痒,赶紧躲避。

  一个挠,一个躲,小时候都没做过的事儿,一把年纪了居然还做上了。

  咯咯,咯咯……

  许言忍不住扭动着身子,胡乱的伸手想把她的手挡开。

  不过,许琳却越玩儿越起劲儿,都没注意到自己几乎已经骑在他身上了。

  实在受不了,他用力一瞪,想要逃走。

  不过,这一动,猛然蜷曲的膝盖,正好撞在许琳半撅的屁股上。

  然后,她就突地往前一栽,和正准备起身的许言,撞了个正着。

  碰的一下子,两人都伸手摸住了脑门儿。

  随后,抬眼往对方看去。

  四目交对,两人都在同时定在了原地。

  这一刻,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不足五公分。

  连对方脸上因为自己的呼吸而颤动的汗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就这么定格三秒钟,两人同时反应过来,都慌忙想要把身子挪开。

  结果,许言力气太大,猝不及防把许琳从沙发拱了出去。

  微微色变,他赶紧伸手一拽。

  这一次,许琳直接被他拉了回去,却径直倒进了他胸口。

  咚咚,咚咚……

  传入耳中突然激烈的心跳声,让她莫名一愣。

  匆忙爬起,转过了身。站了一会儿,她才理了理衣襟,缓步走回客房。

  只剩许言还怔怔地躺在那里,宛如一只木偶一样,一动不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