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打入冷宫



  一时人群之中说什么的都有:

  “哎呀,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乌鸦!这可是不祥之兆呀?”

  “莫不是此举有违天道?我听说前皇后去世还不到一个月呀?”

  “别说了别说了,你们听听这些乌鸦叫的,叫人害怕!”

  玉露看着远处魏开宴面色铁青,他隐忍不发的时候就是如此,她勾起一抹冷笑“看到他的脸色没?”

  三皇子将折扇一合,“不错不错,真是请我们来看一出了好戏呀!”

  不久又有宫人脸色苍白匆匆来报:“启禀圣上,皇城内河的鱼大规模死去,现在纷纷翻起了白肚!”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玉露看看对面的二皇子,也是一副感到精彩的表情。

  魏开宴怒不可遏,“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把鱼都捞起来,扔出去。”

  宫人踉跄着赶紧去办了。

  那等待着封赏的妃子,沈银铃,此刻面色煞白,神情忐忑,她离那个一人之下的位置只有几步之遥,眼看着圣旨都要宣读完了,那些该死的畜生,偏偏不识好歹在这个时候出现!

  她心中焦急万分,面上却只能假装平静,过了一会儿找了个机会,朝龙座之上的人投去一个嗔怪的眼神。

  只是那人并没有理会他,他此刻心中也恼怒万分,偏偏是在今日,还请了两国过来观礼,他就是想让别人看看,他魏开宴是如何将一个地位低微的女子封韦皇后的,让众人看看他的手段。

  可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除了岔子!多疑的他心想,莫不是人为?

  便召国师前来问话,“国师,你看看这是什么情况?是天意还是人为?”

  那国师将拂尘一甩,眼睛一闭,手指间掐算着,而后睁眼,“启禀圣上,乌鸦蔽日,池鱼翻白,此为不祥之兆,此乃天意呀,天意不可违,如若继续进行仪典,恐伤国本!”

  沈银铃一听,自己的做皇后的梦想就在眼前,她谋划了这么久,这一次怎么能这样失败呢?

  于是她往侧后方看了一个官员一眼,霎时那官员脸上的汗珠如豆大般落下,他心想,这个女人怎么让我这么时候去触皇上的霉头呢?

  见没有动静,妃子又朝身后凌厉地扫了一眼,那官员只好硬着头皮奏道:“陛下,那都是一群蠢兽,巧合罢了,莫要误了吉时,大魏后宫已经多年无主,请陛下完成册封礼!”

  魏开宴看了看台下的两国使臣,又抬头看了看,成群的乌鸦仍然在天空中徘徊,没有散去的迹象,吉时逼近,迫在眉睫!

  大臣中早就有不少反对这银妃封为皇后的,此时一须发皆白的老者站了出来:“陛下,臣认为此举不妥,今日之兆显现,可见上天并不认可银妃成为我大魏皇后,说句不好听的,可能是有失德之举,若是拂了天意,恐有大祸哪!”

  群臣之中自然是有不少跟风赞同的“是呀是呀,真是祸患哪,若是让一个来路不明的商女当了皇后,那不是让天下人耻笑吗?”

  沈银铃平生最恨人说她的身世,还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她已经改名换姓,更改身份了,为什么,这些人还是抓着不放?

  她狠厉地看了那官员一眼,那官员也不惧她,料想她不过是仗着圣上的宠爱,这一次若失宠爱,那便算不得什么!

  沈银铃见那官员劝谏没有效果,又怕魏开宴真的中断典礼,于是心一横跪在了魏开宴脚下,抬头之间便见两道泪痕滚落,看起来让人楚楚可怜。

  只见她啜泣道,“皇上,您真的要相信这无稽之谈吗?”

  魏开宴见此情景,觉得眼前人哪里有半分比得上她的画儿呢?不过是长着一张相似之脸的赝品。愿意将你捧上后位,因为那是我权利的象征,而此时你已不堪。

  而他的眼神早被一旁的国师尽收眼底。

  魏开宴正色道,“银妃,身为妃子,注意你的言行!”

  沈银玲知道他是真的怒了,便也不再矫揉做作,在宫女的扶持下不甘地站了起来。

  他一向是果断之人,心中决断已下,只是这决断不能由他说出来,上天安排的事,就借上天来解决吧!

  他转头问一旁的国师:“国师,我有心立银妃为后,奈何天意不允,不知是否得罪上天,如此可有两全其美之策呀?”

  国师内心翻了个白眼,你自己明明都已经决定了,还要我帮你说,算了,谁让我是你的国师呢?

  国师又掐算了一下,道:“上天虽怒,尚有法可解,但是得委屈一下银妃娘娘!不知圣上可舍得?”

  魏开宴看了眼银妃,眼神里满是威慑。

  她被这目光一看,原来要说的话都吞了下去,换上了些慷慨之言,“国师但说无妨,只要与国有益,我蒲柳之身又有何惧!”

  国师微微叹了口气,道:"只要银妃娘娘在冷宫待上三月,可保一切无虞。”

  呵呵,冷宫待上三月?她从没有听说过在冷宫里还能出来的,她酝酿出几滴眼泪看向魏开宴,看向那个宫里人人都说给了她独一无二恩宠的人。

  那人眼中没有丝毫波澜,这一刻她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只是一件用完即可随手丢弃的替代品。

  她还抱有一丝希望,“请皇上亲口下旨!”

  “银妃,你便去冷宫待上三月吧,三月后朕会风风光光迎你回来。”魏开宴看起来似有不舍。

  银妃无奈地接旨,宫女将她的凤袍,凤钗脱下,置于锦盒之中。

  银妃向皇上告退后,被贴身侍女婉茹扶着转身走下台阶。

  天空中的乌鸦也渐渐散去,众臣连连称赞他们的皇上圣明。

  玉露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没想到吧,报应来得如此之快。

  在银妃走到眼前时,她故意说道,“三殿下,我这还是第一次见人在封后大典上将礼服穿了又脱呢,真是让人开眼啦!”

  三殿下也附和着,“是呀,我好像看到一只鸟好不容易飞上了云端,望了一眼天空的景色便跌回泥里了。”

  银妃看他们的眼神像是要将他们生吞活剥了,当她看到玉露满是杀意的眼神时,感受到一股寒意涌上心头,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玉露冷笑着,心想,比起你对我做的,这个算不了什么,冷宫还有你更意想不到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