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可爱

 ,
   千岁也在后头叮嘱他:“今晚就宿在野外,别去驿站。”黟城里的军令,驿站会很快得到消息。如果他走在官道上,驿站还能向官家提供线索。
   男孩路过一条小溪,灌了整皮囊的清水,但没在这里停留,而是策马远远离开了。
   在野外,夜晚的水边不安全。
   最后,他找到一处避风的山坳,准备露宿。太阳仅残的一点余晖,也消失在山后头了。
   大黑马刚刚停下,草丛里居然跳出一只兔子,哧溜就往外就跑!
   大肥兔!男孩瞪大眼,跳下马就想去追。
   可他今天是头一回骑马,又踩不着马蹬,只能靠自己的腿力夹住马腹保持平衡。驰骋了个把时辰下来,双腿早就又酸又麻,这时下马,扑通一下就跪了。
   “咚”,兔子听到后头重物落地声,逃得更快了。
   就在这时,一双雪白的柔荑伸来,将兔子一下抱起。
   兔子惊慌蹬腿,但女郎抚了抚兔子脑袋上的软毛,它居然就安静下来,不再挣扎。
   虽然三瓣嘴还动个不停。
   千岁抱着兔子站在男孩面前,一袭红衣,眉开眼笑:“免礼!”
   那一下摔跪,他正好朝向她。
   男孩不顾疼痛,飞快爬起,拍了拍双腿。
   千岁轻呼一声:“你受伤啦。”声音里却全无心疼之意。
   从马上掉下来,他没摔断腿已是万幸,但走路已经不太利索。
   她的声音里哪有半分真心?男孩也不为意。这一回是他疏忽了,骑马都没摔着,反倒是下马险些摔个狗啃泥。
   他见到肉食在前,就忘了危险,下次不会了。
   他看了看千岁,那双小手几乎和怀里的兔子一样白。这千金小姐并没有亲力亲为的意思,所以他只好忍着痛,一瘸一拐找来石块架了个围塘,又去收集树枝树叶。
   可是前几日下雨,深山的树叶还潮湿,不容易点燃。
   他想了想,又去刮取木棉树上的棉絮,这才点起了一捧营火。
   深秋的夜晚寒凉,在效区尤其需要火焰的光暖。千岁也情不自禁靠近,顺手拍断两根圆木,递给他一根:“坐吧。”
   把圆木当凳子坐好,男孩才从怀里取出两个馕饼,看她一眼,又多取一个,然后烘在火边。他心细,下午虽然急着出城,也没忘了买好干粮再上路。
   男孩看着千岁怀里的兔子,咽了下口水。
   “看什么看?”她白他一眼,把兔子抱得更紧了,还捏了捏它的长耳朵,“兔儿多可爱啊,你为什么要吃兔儿?”
   ¥¥¥¥¥
   千岁不喜生水,这才纡尊降贵出手,砍下一截毛竹,取竹筒架火烧水。
   男孩卷起裤腿,正在处理伤势。方才从马上掉下来,腿先着地,他用手撑着。万幸腿没摔折,但是双手都擦破了,膝盖更是疼得厉害。
   他用清水简单地冲洗伤口,将树叶和泥砾都冲掉,露出底下看起来红紫可怖的伤口。
   千岁在一边看着,信手往不远处指了指:“这是牛膝草,这是三七……”顺口点出三、四种草药来,“去取来捣烂敷治伤口,可以快速止血,又治跌扑肿痛。”
   男孩依言都去采来,在她掏空的竹节里捣烂了草药,敷到伤口上。
   下一瞬,他的脸部肌肉狠狠抽搐了一下。
   痛,痛得匪夷所思。
   那感觉,就好似有人拿着七、八根钢针在他血肉里一阵翻搅!
   千岁看他额上冷汗涔涔,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不由得同情地叹了口气:“药性是冲了一点……忍忍吧,谁让你运气不好,这附近找不见止痛的草药。”
   她真不是故意的?男孩看也不看她,闭上眼默默忍耐。
   好一会儿,痛感才慢慢降低。他抱臂坐在圆木上,许久不动。
   这时水烧开了,咕嘟作响,和跳动的火焰、金黄的馕饼,以及围坐火边的两个人构成了一个独立的小世界。
   有只狼獾子夜行,不小心闯入进来,盯着火焰大吃一惊,却又对火上的东西垂涎不已,小眼睛滴溜转个不停。
   要是这里只有男孩一个人,说不定它就直接开抢了。
   找死!千岁瞪它一眼,美眸中杀气四溢,狼獾打了个寒噤,夹着尾巴掉头就溜。
   这东西好战难捉,肉质又酸臭,谁也不想吃它。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火边已经烤着好肉了——洗剥干净的兔子被串在树枝上,在塘火的烘烤下焕出金红的色泽,油脂一点一点沁出来,闪着诱人的光。
   就连千岁都咬着唇想,这兔子果然比看上去更肥。
   “可以吃啦,再烤就老了。”
   男孩取下烤全兔,虽然被烫得呲牙咧嘴,还是勉强将兔子撕成两半。
   烤得恰到好处的肥兔,轻轻一撕就皮肉分离、焦香四溢。
   男孩抓起兔腿,一口肉、一口饼,吃得不亦乐乎,毫不顾及形象。奔波大半日,唯有美食可以解忧。
   千岁却要讲究得多,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把小银刀,剔骨切肉,把肥嫩的兔肉塞进馕饼里,这才小口小口吃起来。
   皮酥肉嫩,肥而不腻,火候倒是刚好。她看了男孩一眼,没料到这小子烧烤的功夫还真不错。想来他在荒园、桥底没少烤过食物,颇有心得。不过她还要埋汰一句:“只放了盐巴,味道太单一。须得再加些辣粉、孜然才香。”
   兔肉烘烤前只抹了两遍盐巴,对于讲究的千岁大人来说,调味自然是大大不够。
   男孩听若罔闻,继续吃得津津有味。他把兔肉啃得一丝儿不剩,末了还舔了舔手指,意犹未尽。
   千岁皱眉:“脏死了,你这习惯真要不得。”把水囊丢过去,监督他反复洗手,直到手上一点儿油脂都不留。
   男孩忽然指了指自己咽喉。如今她已经拿到愿力了,该开始给他治嗓子了吧?
   “别急。”她却不紧不慢,“没听过病去如抽丝?我的愿力还没有那么丰沛,动动手指就能治好你。”
   男孩目光一闪,没忽略了“丰沛”二字。也就是说,只要她的力量足够,是可以一下子就治好他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