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动手脚

 ,
   时间不够。
   男孩咬了咬牙,忽然从皮囊里抓出两把铜板,向着四面挥洒出去!
   天上掉钱了。
   周边行人立刻弯腰低头去拣,如同路中间的石头,挡住了后面赶来的追兵。
   那几人一时越不过喧嚷吵闹的人群,只能看着男孩顺利转过马头,轻快往城门而去。
   “拦住他!”眼看小贼离城门只有一步之遥,这几人再顾不上私心,只得放声嘶喊,“他是官署通缉犯,快拦下他!”
   男孩闻声提速。
   骤听呐喊,城门守卫一怔,定睛看去,马上的骑士竟然还不到十岁。
   这么小的孩子,会是通缉犯?
   这念头一闪而过,他们出来阻拦的动作就慢了半拍。
   城门将关而未关,城守将拦而未拦,男孩用力一磕马腹,这一人一骑就飞也似地冲过关卡,如同离弦之箭。
   他从众人视野里消失时,城门扬起的尘埃还未落定。
   ……
   黟城的头号通缉犯、那个八岁的哑巴疑似出现在平谷县!
   安抚使的手下正在平谷官署,于是这消息一眨眼就由迅鹰送往黟城。
   天上飞的,终归比地上跑的要快得多。所以仅仅过了个把时辰,安抚使沈顾就接到了传书。
   “小通缉犯”骑马逃出城去,满大街都是目击者,指认那是个生面孔;甚至平谷县德高望重的乡绅黄老太爷也亲自出来作证,说那小鬼是哑巴,看年纪不会超过十岁。
   既然是王廷钦拿的要犯,平谷县已经派人追了上去。
   安抚使正在剥一只橘子,接过传书只看了两眼,就腾地站了起来:“备马!”
   他的马是宝驹,就算从这里赶去平谷县也要不了多少时间。何况飞讯上已经标明了小贼奔逃的方向乃是往东南而去,他现在动身,很快就能与追兵汇合作一处。
   一个稚龄童子居然避过了沿路上的围追堵截,悄悄抵达了平谷县。沈顾一边率众飞奔,一边沉吟,莫不是他身怀宝物之功?
   不,不对,那可谈不上“悄悄”。这小鬼先前既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躲过官兵追捕,为什么不闷声离开,反倒在逃出平谷县之前还要当街行抢?
   光天化日之下,那可有上百目击证人。
   就好像他生怕旁人不知道他的行踪。
   沈顾皱了皱眉。对方只是个八岁的孩子,从前又以行乞为生,能有这种见识、这种本事?
   能有这种心机?
   他是不是想太多了?沈顾吁了口气,心里有两分烦躁。北面还有军机大事,等着他去处理。他在黟城已经耽搁了太久。
   ……
   出了县城往东南走,就是毒牙山的方向了。
   太阳渐渐高升,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越多。吴老八却觉得自己的座骑有些不对劲。
   这马儿被牵出客栈的马厩时还精神奕奕,这会儿却越跑越慢,像是腿脚发软。
   再走上几里地,吴老八的座骑突然失了前蹄,踉跄倒地。
   多亏他反应极快,一下跃离马背,这才没有被压伤。
   “这是怎么了?”
   马儿在地上划拉蹄子,却站不起来。吴老八只好俯下身去检查。
   王定策马往回奔了几步,忽然指着地面道:“吴哥,你的马儿拉稀了。”
   草地上有一泡马粪,很稀。再返回几十步,还有。
   吴老八眯着眼,这时头一个念头就是“有人动手脚”。
   可他拿树枝去拨拉两下,都是未消化的草料和黄豆,也没见到巴豆和其他可疑泻物的痕迹。
   他的爱马死在陷阱里了,这一匹是临时换过的,习性不甚清楚。何况良马本就比驽马娇气些,要精养,偶发病害也不稀奇。
   再说,如果有人对他们下手,为什么只暗算他的马,王定的座骑却没事?
   病马站都站不起来,自不能再载他前行。吴老八只得与王定共乘一骑。这是阳关道,人来人往,他胆子再大也不能在这里杀人夺马。
   两个壮汉的份量不轻,又弃了官道,这匹马的行进速度立刻就慢了下来。
   吴老八生性又谨慎,虽然也不认定此事有诡,但想着小心能驶万年船,于是指使王定多绕了几程山路,直到确定后头果真没有追兵,这才放心往既定方向而去。
   这样一来,就多花了许多时间。他二人再顺着羊肠小路再走上小半天,山林越发幽僻,连天光都透不进来。
   人迹罕至,只有兽径。到这里就没法骑马了,两人牵着座骑穿过一个又一个山头。吴老八依旧时常要观望来路,检查后方是否有人跟踪。
   “吴哥,返回寨子好像不是这条路。”王定问过不止一次。
   “我们不回寨里。”吴老八嗯了一声,终于肯回答他了,“要把钱和人送去木婆婆那里。”
   王定觉出有点怪:“……人?”
   “就是你。”吴老八瞥他一眼,“老大吩咐过,以后你就在木婆婆那里打下手。”
   王定吃惊,过了好一会儿才哦了一声。谁让他是新人,没有说不的权利。
   “还有多远啊?”马儿都要走累了。
   “快了。”
   王定抬头看了看太阳,估算方位:“这该是往寨子后边儿走?木婆婆住在毒牙山的……后山?”这样说来,木婆婆的住处和山匪们还保持着一点点距离。
   “她老人家要求的。”吴老八不耐烦了,“你跟着走就是,哪来那么多废话!”
   “这地方阴森森地。”王定左顾右盼,望见山涧和密林里飘荡的白雾,“总觉得好似有人暗中窥探。”
   “那就对了。”吴老八嗤笑一声,“木婆婆神得很,不管谁进入毒牙山,她都会知晓。”
   一旦他们靠近,雾汽立刻后退,如有灵性。“这是什么?”
   “毒瘴,吸进去就要烂心烂肺。”王定脸上变色,不过吴老八紧接着就指了指他腰间青色的木牌子,“别怕,有这东西在,能保你不受毒瘴所伤。”
   两匹马身上,也挂着这样的青木牌子。
   再往山里走,瘴烟更浓了,在阳光照耀下都不会消散,甚至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
   很美,却很致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