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买不起

 ,
   前方人类活动的痕迹越来越明显,刚到申时,他就看见了大片农田。
   路越来越宽,越来越好走,行人也越发多了。
   他毕竟只是个八岁孩子,在荒郊野外呆了一整天以后,仍然希望回归熟悉的人类社会。
   也是男孩运气好,他最后遇到一个县城,就在太阳落下的方向。
   这个县城名为平谷,距离黟城有四十多里远。
   安抚使的人马,应该不会那么快找到这里来。
   尽管饥肠辘辘,男孩也没有直扑饭庄,而是首先找着了当地招牌最大最亮的药行,将一张药方子拍在了店伙计面前。
   太阳都落山了,他要赶在人家打烊之前配齐药物,开始医治自己!
   那伙计先看到跟在他身后走进来的千岁,张大嘴半天合不拢;等到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低头去看药方,又是半晌不能言语。
   那药方上密密麻麻,都是蝇头小楷。
   “怎么?”千岁挑眉,“你这儿没有?”
   “这个……”被这样的大美人盯着,伙计压力山大。她黛眉微蹙,他心里立刻就是一慌,竟然不忍教她失望,“姑娘,方子上的药材,店里都有,就是有几样年份够不到。比如这上头写着百年份血参,小店目前最好的也只有三十年份,其他的……”
   千岁嘴角一撇:“你这堂子好大的招牌,却没甚好货,我到别处买去。”余光扫过男孩希冀的神情,不由得撇了撇嘴。考虑到这里是穷乡僻壤,她没开口问五百年人参已经很给面子了,哪知道……
   美人的无礼是可以被原谅的,伙计的态度依旧很不错:“抱歉得很,我们是县里最大的药行。这里没有的药材,其他铺子也不会有了。”
   “是么,那么哪里能有?”
   她只是顺口一问,哪知伙计打了个哈哈赔笑脸。
   千岁眯起眼,总觉得他话里有话。她微微前倾,直视他的眼睛:“我诚心诚意,你何不说与我知?”
   她瞳中有微光闪动,仿佛天上的星子都被摘下来、揉碎了,浸在她温柔无限的眼波当中。这伙计看着看着就入了迷,一时恍惚了自己。
   等到他的眼神变得空洞,千岁直截了当开问:“哪里能弄到上百年份的药参?”
   伙计张了张嘴,没吱声。
   千岁的声音变得加倍温柔:“你早知答案,好好想想。”
   伙计眼珠子呆滞地转动一下:“县里没有,木婆婆那里或许有。”
   这名字有些奇怪。千岁和男孩互望了一眼:“木婆婆在哪?”
   “不知道。”
   千岁换了个问题:“她是哪家药行的?”
   “她不在县里的药行。”
   这下子,两人都来了兴趣:“那你怎知她那里有好药材?”
   “城东的黄老太爷身体不大好,一直从我们这里购入丹参、灵芝等贵重药材。但从去年年初开始,黄家就不来了。掌柜少了个大客户,急得很,悄悄找他家下人打听,才知道黄老爷的药材改从木婆婆那里购入。”
   千岁目光微闪:“这木婆婆什么来历?唔,她的药材有多好?”
   “听说木婆婆每隔三个月都会派人送药去黄家。黄老太爷用的方子没变,改收木婆婆的药材以后,气色大为好转,现今红光满面。”
   有点意思。千岁的眼睛亮了:“木婆婆下次给黄宅派药是何时?”
   “不知道。”
   她抚着下巴问:“你们没打听过这个木婆婆的来历?”
   “有,打听不着。”伙计本来神色木然,这时突然打了个寒颤,“邻县有药行不甘心,派人跟踪,结果再也没回来。掌柜的报官,可是没两天以后,那伙计的尸首就在山里找到了,是被熊咬死的。大家都道邪门,再没人敢去找。”
   千岁笑了:“最后一个问题,黄老太爷住哪?”
   “城东黄家大宅,最大那一户。”
   正说话间,药行来了几个客人。千岁不好再多问,悄悄打个响指,伙计就如梦方醒。
   他看了看眼前的一大一小,好像忘了刚才的问答:“两位,方子上的药材还买么?”
   “都按最好的来,算个价给我。”
   伙计应了一声,埋头算了十几息:“九十七两银子。”
   “那就……”
   男孩眼角一跳,轻轻扯了扯千岁的袖子。
   她一低头,就看见他朝她摇头,于是后面的“包起来”三个字就咽了回去。
   “姑娘?”这可是一笔大单。
   千岁不情不愿问道:“怎会这么贵?”从前她什么时候为钱发过愁?一定是被这小穷鬼过了穷气,现在竟然锱铢必较了!
   “您要了两颗虎胆!这也是店里所有存货了。此物难得,单颗就要二十两银子,您也知道一头老虎只有一个胆。”伙计好似算得有理有据,“再说铁皮石斛……”
   “好了,知道了。”千岁打断了他,“你先给我包点金疮药,要最好的。”男孩腿上的伤还没痊愈。
   见伙计盯着她发呆,她不耐烦了:“去啊!”
   伙计赶紧照办。
   千岁拿起药付好钱,头也不回就带着男孩走了。
   伙计望着一大一小的背影发呆,好一会儿忽然明白过来:
   这女子姿容如仙,看起来贵不可言,又在店里颐指气使,原来连买药钱都凑不齐!
   没钱买什么虎胆,买什么百年人参?
   再说她那张药方。他抓过的方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就算不是大夫也能看出照这方子煎出来的一定是虎狼之药,正常人补不胜补,其中又有好几味药性根本相冲,真地吃下肚要反受其害。
   他一边腹诽,一边依旧狠盯着那个婀娜的身影。这样的美人前所未见,多瞧一眼就多占一眼的便宜哪。
   ……
   走出药行,千岁板着脸:“没钱?”
   男孩点头。他的钱基本得自黑衣人,扣去留给刘诠的金叶子,现在他的全部资产就是两片金叶子加几块散碎银子,全部折合成银两,还不到三十两。
   他算术欠学,但还是能明白三十两和九十多两之间有一道巨大的鸿沟。
   那些药,他买不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