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治伤(加更1)

 ,
   全家上下三十口人,竟然被他杀掉了七个。
   吴老八再一次逃出锦绣城,其父从此也恨他入骨,跟他断绝了关系。
   其后二十年间,吴老八没有再回过锦绣城。
   吴老头中年丧妻,女儿受儿子声名所累,只得远嫁,因此老头子孤身一人,晚年凄凉。吴老八多次托人送些财物给他,都被拒绝。这回见到千岁,也不知怎地,他又重提这个要求。
   受法则所限,千岁对于他人财物不能不告自取,只得点头,离开毒牙山之后就要求男孩替她履约。
   “你是木铃铛的主人,我答应过的事,你也要做到。男子汉大丈夫嘛,就要言而有信。”白猫伸出白爪子按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待你长大,对此定有更深体会。”
   男孩面无表情,冲她摊开了手掌,晃了晃。
   “干嘛?”白猫只当看不懂,将爪子交到他手里,“要帮我修指甲么?”
   他想问,既然她答应的条件他得办到,那么她收来的钱财,是不是也该归他所有?
   这个女人可是从吴老八那里,卷来了好多金叶子!
   可他讲不出口。
   男孩沉默着,抓着白猫的前爪用力一捏。
   软乎乎地,手感真好。
   拽了两下没拽动,白猫生气了,弹出爪子挠了他一下。
   一下而已,力道把握得很好,没有破皮。
   ¥¥¥¥¥
   思来想去,男孩这一夜没有宿在锦绣城,而是继续赶夜路往东北而去。
   千岁昨晚在驿站打听过了,再走上七、八天,就能离开梁国地界。
   安抚使对木铃铛的锲而不舍,反映出梁国天子的志在必得,是以沈顾虽然重伤昏迷,但笼罩男孩的危机并没有散去。
   早点离开梁国疆域,他才安全。
   抱着这样的警惕,他今晚也是露宿山林。东北方向上赶夜路的行人越来越多,况且他还有千岁相护,心中并不打怵。
   找好山洞,升好营火,做完一番清理,他在千岁面前正襟危坐。
   “放松。”千岁见他咽喉动了两下,显然在咽口水,不由得好笑。
   男孩做了个深呼吸。
   终于到了治疗的时刻,说不紧张是骗人的。
   看她纤纤玉指离自己越来越近,男孩突然闭上了眼,于是没望见她指尖透出的一点红光。
   而后,他就觉出喉间微凉,那触感格外柔软。
   紧接着又有一点酥麻从她指尖传递过来,仿佛穿透了他的咽喉,直抵深处。
   约莫是五息之后,她缩回指尖,道一声“好了”。
   这就治疗完毕?男孩睁眼,怎是无感?
   “你以为会疼得死去活来么?”前不久有新愿力入账,千岁施术并不显得吃力,“不过明早起身就会发痒,接下去几日会越来越痒。那是康复的前兆,你可要忍住了。”
   男孩认真点了点头。自己最擅长的一件事,就是忍耐了。过去这么多年张口无言,受尽欺侮,他也忍过来了。
   而后千岁再度唤出琉璃灯,将配好的药材按顺序一味接一味投了进去。
   每扔进一样,豆焰都会“嗤”地蹿高一下。千岁耐心地等它消化完毕,才去投喂下一样。男孩在一边瞧着,隐约觉得这火焰好似很快活。
   上次投进怨木灵,千岁说琉璃灯能噬其灵气为己用,那么这些药材呢?
   这些药材都是木婆婆的珍藏,年头最足的有上千年份了,琉璃灯吃进去,是不是也能修补自身?
   所谓的“天材地宝”,这些稀有草药也算数吧?
   全部二十二味药物投完,千岁又等上整整一个时辰,才取了个木勺从芯火下方刮出药泥来,其色如墨,凝而不固,见了空气就绽出扑鼻的药香。
   两人坐在山洞里,恰好有阵凉风进来打了个旋儿,把药香带了出去。于是外头的草丛里立刻簌簌作响。
   千岁凤目圆睁,厉声道:“咄,肃静!”
   她这么一瞪眼,威势立显。外头的响动立马消失,连风儿都不再呜呜。
   四下里,又是万簌俱静。
   那是什么?男孩望着她。
   千岁漫不在乎道:“不过是一些山精野怪闻香而来,不成气候。”琉璃灯中炼出的药泥,材料与炼制手法俱佳,无论附近生物有没有灵智,都会天然地渴望吃掉它。
   待药泥冷却,男孩再拿出购自锦绣城的上等荔枝蜜,与药泥细细搅拌,即成膏剂。
   “成了,以后每日午时服用五勺,哦不,十勺,你的嗓子就该好了。”千岁一手执银刀,一手抓着怨木灵留下的半截木头削了进来。“膏方比起药汤,药效要更胜一筹,兼收治疗与滋补之效。木婆婆的草药灵气十足,如此制作才不可惜。”
   她手上动作很快,木屑簌簌而落。男孩记得她在木婆婆的河谷里雕刻木铃铛,只用了几十息就做出个维妙维肖的仿制品,不由得大感兴趣,这会儿就凑过来,想看看她又做什么。
   千岁却将木头一收,对他呶了呶嘴:“睡觉去!明儿一早还得赶路。”
   男孩挠了挠脖子。不用等到明天,他现在就开始痒了,不过痒在皮肉——
   千岁碰过的地方,又起红疹了。
   他合身而卧,面朝石壁,不想让千岁看见脖子上正在浮起的红疹。
   这是怪病,但他不想找她治。
   ¥¥¥¥¥
   次日天不亮,男孩就醒了——
   被痒醒的。
   皮肤表面的红疹已经消褪,取而代之的是肌肉里面透出来的痒意。抓又抓不到,挠又挠不着,难过得紧。
   可是千岁说,这是康复之兆,他必须忍着。
   男孩背上竹篓,篓里装上猫,继续赶路。
   再往东北走上三十里,就到了下一个城池。
   这是个小城,然而门口设了关卡,守卫至少有七、八人之多。
   男孩远远看着,择机绕路走开了。
   无论城门是因为什么缘由设卡盘查,他都不能再靠近了。并且他还观察到,守卫拦下的都是带孩子的行客,一通盘问才放行。
   这还不明显么?
   黟城事件才过去几天来着?两地之间又隔着偌大的毒牙山,消息传导不便,因此安抚使的指令延迟多日才送达。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