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云城

 ,
   男孩还没呕出来,头脑昏沉,眼角余光见一物从身边滑过,本能地伸手一捞——
   他抓住了女童的小手。
   不过这小家伙块头不大,份量却不轻,沉甸甸地像个小炮弹。男孩年小力弱,被她带得一起往下滑去。
   紧接着,两人身体都是一轻——千岁适时出手,将他俩往上一提,拎小鸡仔一般丢到舷边,远离锚头。
   她柳眉倒竖:“都病成这样,还不让人省心!”
   这一下天旋地转是补刀,男孩立刻趴到舷边,吐了。
   千岁火速挪去三尺开外,满面嫌弃。
   那胖妇人终于回过神来,把孩子搂回怀里连声道谢:“谢谢姑娘,谢谢这位小少爷!”
   她从怀里取出一小罐药油,递给男孩:“在额上抹一点,可以缓解晕动。”
   男孩难受得紧,也不推拒,挖出一点药油涂在太阳穴上。鬓边一阵清凉,鼻中一股辛辣,烦闷感果然稍有缓解。
   胖妇人找了个话头:“两位要去哪里?”怀里的女童约莫是三、四岁左右,眉清目秀,皮肤白皙,这时正睁着圆溜溜的大眼打量着眼前两人。
   “云城。”千岁淡淡应了一句,闭目假寐。
   她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胖妇人干笑几声,不再言语。
   ¥¥¥¥¥
   沙船驶到对岸,江畔已经亮起灯火。
   随大流下了船,胖妇人抱着女童向两人打了个招呼,走了。
   男孩做了一次深呼吸,空气冰冷清新,还带着江边特有的微湿水汽。
   这是自由和安全的味道。
   后面,再也没有追兵。
   他坐在江边大石上缓了一刻钟,晕船的不适感终于消褪无踪。
   马儿安然无恙,啃了几口草皮,千岁指着它笑道:“你还没这匹马皮实,它肯定也没乘过船。”
   她站在他身边,毫不顾忌形象地伸了个懒腰,“走,找个好馆子大吃一顿!”
   这些天吃住都在野外,每顿饭只有咸鱼和硬肉干,偶尔才能打两只野味,她嘴里都快淡出鸟了。
   她也好想啃只大蹄膀啊,要炖得够肥、够软、够香,拿起来甩一甩就能皮肉分离,嚼在嘴里满口滋油那种!
   男孩却摇了摇头,在她发脾气之前抢先道:“大城……好吃!随便点!”
   城池够大,饭食才丰富、才好吃!
   而且他说了,自助放题无限量!
   千岁不气了,一把将他拎到马背上,用力一拍马股:“驾,快跑!”
   马蹄得得响,穿过狭窄的江边渔市之后,栗马沿着主路加快了速度。
   翠澜江东岸是沃野千里,连个小山包都不好找,道路亦是平坦笔直,绝不像大江西侧的山路那么崎岖难行。
   所以两个时辰后,男孩就抵达了拢沙界最繁华的大城之一,云城。
   夜幕早就降临,云城的西大门依旧灯火通明,有大量人马进出。
   云城没有宵禁,是个标准的不夜城。
   男孩初见十丈高的城门楼时,就震撼了一把,待走进西大门后,更是久久不能言语。
   鳞次栉比的房屋、高低错落的建筑,在夜里只浓缩为厚重的黑影,显不出棱角和身段,可是透窗而出的灯光曝露了这个城市的繁华。
   男孩往西大门一站,就能望见万家灯火,闪烁又恒久、璀璨却温柔,如同天上星河倒映人间。
   也倒映在男孩眼中。
   这个刹那,他屏住了呼吸。
   许久,他才挤出一个音节,终于字正腔圆:“美!”
   “这就算美了?乡巴佬!”千岁嗤之以鼻,“你是没见过……”
   话未说完,男孩后头的两个男子不耐烦道:“走不走了?不走别挡道儿!”
   他刚进城门就站在原地发呆,挡住了其他人的路。
   男孩这才如梦方醒,牵着马儿往前走去,青石板路面干净平整又宽敞,至少可以容下十马并驾。
   就连马蹄踏在路面的滴跶声,都是那般清脆悦耳。
   如果他不曾拿到木铃铛,如果他不曾一路逃亡,如果他不曾经历那许多危险,他会以为小小的黟城就是整个天下。
   眼前这般盛景,甚至不会在他梦中出现。
   “还没走到酒楼就开始流口水了?”千岁满面鄙视,“出息!”
   男孩见识了这个城市的庞大壮观,她却嗅到了纸醉金迷的气味,就和从前呆过的许多大城一样。
   哦对,还有饭菜的香气。
   她轻轻嗅了两下,用力一拍男孩肩膀:“快走,我饿了!”
   云城的主街很气派,名字更气派——天街。
   这个城市规划得很方正,从西城门笔直往东,就通往整个云城的核心区域。因此街道两边的建筑越来越高、越来越精美,门面越来越气派。
   就连檐下的灯笼,也是越来越明亮。
   男孩正好经过一家酒楼,足有三层楼高,烫金的招牌在灯光下明晃晃地还能闪瞎人眼。
   酒楼门口,门庭若市。
   “福寿居。”千岁一字一字念出了招牌名,漂亮的凤眼眯成了月芽儿,“我们进去大吃一顿吧!”
   她闻到味儿了,麻油、老酒,还有大火热锅快炒的烟气。
   红尘浊世太无趣,也只有这一口值得她挂念啊。
   就在她的满脸期待中,男孩牵着栗马从人家门脸儿前方走了过去。
   得得,得得,毫不停留。
   “喂!”
   莫说停下脚步了,他头都不回。
   千岁怒了,柳眉倒竖:“为什么不进去!”方才在翠澜江畔,他明明说了随便点随便吃!
   男孩依旧惜字如金:
   “贵!”
   在这吃顿饭,得烧掉多少银子啊?他们口袋里的钱有限,得紧着花。
   “贵你妹!”千岁的纤纤玉指都快要戳到他鼻子上了,“你个小骗子!”
   无论她怎样狂暴,男孩依旧坚定地往前走,路过一家又一家金碧辉煌的饭馆酒楼,但就是目不斜视。
   这一走,就是好几里路。
   千岁有心吃顿好的,可她无法远离木铃铛,也就只能被动跟在男孩左右。
   终于,路两边的铺子越来越小,灯火也不再那般密集。
   天街上最繁华的路段,已被他们抛在身后。
   千岁坐在马背上沉着脸,一声不吭。
   男孩始终留神观察四周,这时突然往侧前方一指:“次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