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见面

 ,
   灯光掩映,看得出舫上建筑精美,甚至上头还建了个小亭。
   单就规格来说,它在今日划去戏台边上的画舫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不过这艘大舫离岸边至少有二十余丈远,眼前湖水茫茫,他们怎样才能悄无声息地靠过去?并且以千岁目力,还能发现画舫外舷有人影来回晃动。
   这艘船,居然还有人巡逻。
   燕三郎扯了扯千岁的袖角:“太费劲,跟去不妥。”这时候就该回家洗洗睡了,窥探别人的隐私作甚?
   好奇心这种东西,他最欠缺了。
   “妥,怎么不妥?”千岁毫无诚意地敷衍他,眼珠一转,恰好见到树丛里惊起十来只大狐蝠。
   这是蝙蝠当中最大的一种,身体虽轻,翼展却可超过五尺,以果实与蜜为食。
   千岁凑近燕三郎,在他耳边低声笑道:“我们来玩个游戏吧,记着,你从头到尾都别出声。”
   她吐气如兰,男孩不自在地扭头,企图离她远一点:“不玩行么?”
   “当然——不行!”话音刚落,她就将他整个人提起,向着半空掷了过去!
   要知道,他脚底下可是离水十余丈的峭壁。
   她这一掷,就是让他飞越悬崖!力道若是拿捏不好,他就会粉身碎骨。
   身体腾云驾雾,失重感不由自主,但燕三郎人在半空依旧紧紧咬牙,一声不吭。
   此时狐蝠群刚好盘旋到千岁头上。她拍了拍手,它们如受牵引,突然俯冲下来,一路低飞。
   她轻轻巧巧一伸手,就够着了块头最大的那一只。
   大狐蝠带着她往湖中飞去,模样毫不费力,仿佛身下吊着的不是一个成年女子,而是丛林里一根小小树枝。
   待它飞出十丈左右,千岁一下松开了手。
   此刻燕三郎已升到了抛物线的顶点,紧接着就做自由落体运动。他一口气还憋在肺里,身体忽然一轻,有人揽住了他的腰。
   千岁跟来了。
   燕三郎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两人下坠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落到船顶的亭子时轻如二两棉花,连瓦片都未踩出声响。
   “放缓呼吸,其他都交给我。”千岁细声叮嘱,而后提着他在画舫上游走,小心避开往来巡逻人士。
   画舫二层,前半截灯火通明,隐有人声。
   千岁翻过斗拱,寻一扇阴暗的木窗钻了进去。燕三郎只觉自己脚不沾地跟着她东游西走,最后她在黑暗当中停了下来,再次交代他:“按住鼻子,千万别吱声,就是打喷嚏也得给我忍着!”
   说罢,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就照进二缕光线。
   燕三郎这才发现,她悄无声息在木墙上戳了两个指头大小的洞口,外头的亮光就透了过来。
   再转头,他才望见二人所立之处居然是个夹板,最多只有四尺宽,边上还无声无息倒着一人,显然是被千岁弄晕过去,人事不省。
   这个狭小的夹层被用于堆放杂物,不太通风,气味可想而知。
   看清自己所在,燕三郎下意识捂紧鼻子,否则真要打出喷嚏。他不由得佩服这女人,明明有洁癖,为了看一场莫名其妙的热闹,竟连夹层里这么大的灰尘都能忍了。
   千岁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支黑色的蜡烛,点上。它的火焰居然也是黑的,连一尺外都无法照亮,冒出来的烟也是黑色的,但全无气味。
   燕三郎看着它,心里只觉诡异。
   “这是用东海的棘皮弹涂鱼鱼脂,混合它吐出来的黑泥制成。这种鱼潜在海底泥滩,最擅匿形。”千岁小声道,“这种烛烟能掩盖活人的气息。”
   的确,蜡烛形成的烟气笼罩在两人身边,若有若无,却仿佛将他们与外界隔离开来。
   燕三郎只是个九岁孩子,没有道行。千岁唯恐这里藏有高手,觉察到人气。
   她在他耳边弹了两下,外头的声音一下就清晰起来。
   他们一人守着一个小洞,往外窥看。
   第一眼,就望见了苏玉言。
   他好似天生就是个发光体。
   他坐在舱房正中的圆桌旁,面对一桌酒菜。同座的还有另一名中年男子,看起来年过五旬,三角眼,但脸皮保养得好,腮边胡髭修剪整齐,身材微有些发福。
   燕三郎听见苏玉言道:“不知陈大人邀我何来?今晚我还有要事在身……”
   他说得低促,声音虽是一如既往的温润,却隐隐透出两分不快。
   这人给苏玉言斟酒,像是没听见他的话,只顾自笑道:“苏大家今日的表演已臻炉火纯青之境,不枉我给了你这么好一个机会!”
   夹层里的燕三郎和千岁对了一个眼色,均想起戏台前那两个富商所说的话。果然,苏玉言背后有人捧场,这才能抢了归云社的机会,在秋夜祭上首唱正戏。
   这位“陈大人”又是谁?手笔真不小。
   苏玉言也听出他话里的警示之意,陈大人既能捧他,也能踩他。眼见这人敬酒,他也只能抬杯一饮而尽,应了一句:“陈大人谬赞。”
   他在这里如坐针毡,燕三郎隔着一堵墙都能感受到他的僵硬和急躁,偏生这位陈大人似无所觉,继续向苏玉言劝酒:“这第二杯,敬你在春宁大典上旗开得胜!”
   苏玉言皱眉:“陈大人这杯酒敬得有些早了,春宁大典数月后才举行。”
   “以你功力,不难,不难!”陈大人呵呵一笑,“倒是参演的本子备好了么?排演也要数月时间吧?”
   苏玉言默然。
   陈大人明白了,摸着自己胡髭道:“春宁大典,这本子可太重要了。可要我替你寻人创作?我认得几位大家,都给归云社写过戏本子。”
   “我的本子要比归云社的更好,不能用那些人的。”
   陈大人笑了,三角眼眯得更细:“你真劝得动石掌柜?可要我帮忙?”
   这“帮忙”二字一出,苏玉言顿时色变:“你别动她!”
   “紧张什么?”陈大人伸掌,一下握住了苏玉言的手背,“我对她又没有兴趣,只不过要助你一臂之力而已……”
   手背传来一股黏腻之感,苏玉言忍不下厌恶又不能与他翻脸,当即缩手去拾酒杯,又饮下了满满一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