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栽赃

 ,
   石星兰只喊出那句,声音就减低,眼神也逐渐涣散。翟大夫赶紧上前,给她再补了两针。
   众人只道这是她头脑昏沉时的胡乱呓语。
   石星兰慢慢又缓过来了,开口道:“我能写出靖国女皇的故事,是因为、因为,我有一样宝贝。”
   听到这里,燕三郎忍不住微微抬头,却不料一下就搭上了石星兰的视线——
   她正瞬也不瞬望着他。
   燕三郎后背立刻沁出一层薄汗。石星兰会把他们供出来么?
   她涣散的眼神凝聚起来,似有深意,但随后就移开目光,仿佛这一眼只是漫不经心。
   她的目光一直飘乎,旁人只道她看的是站在燕三郎身边的翟大夫,谁也没太当回事。
   胡成礼目光一凝:“什么宝贝?”
   “是支奇怪的笔。”石星兰答道,“我只要写下靖国女皇的名字和生辰,它就能自写出女皇生平。”
   胡成礼喉结上下动了动:“你用过不止一次吧?”
   “前后用过五次。”石星兰眼眸半闭,“每用一次,都会吸走我的寿命。”
   燕三郎听出他声音里一点急切:“笔在哪?”
   就在这时,外头传来杂乱脚步声,随后有人禀报:“大人,苏玉言带到!”
   石星兰顿时睁圆了眼:“我要见他!”
   “你先告诉我……”
   胡成礼话未说完,石星兰就连声道:“我要见他,让我见他!”身子频频往上抬起,鱼儿一般。
   她一辈子知书达理,临死前还不能胡搅蛮缠一把么?
   对上这将死之人,胡成礼是一点威胁手段都使不上,只得转头喊一声:“带进来!”
   苏玉言被带入,衣衫凌乱,面色苍白,显然吃了些苦。他进来就扑到石星兰床头,抚着她的面庞温声细语:“我回来了。”
   他赶回来见她,没有失约。
   春宁大典折桂的欣喜,被拢沙宗拷问的惊恐,以及对石星兰的担忧,他都不提。
   石星兰紧紧抓着他的手。她太激动,反而一句话也说不出。
   “人带到也见过了。”胡成礼不耐烦道,“那支笔的下落呢?”
   “已经不在我手里。”
   说完这句话,她眼一翻,晕了过去。
   屋内顿时一片人仰马翻,苏玉言惊得连声呼唤,翟大夫急急上前救治。
   胡成礼气得想揪胡子。只差这么关键一两句话,线索可别断了!他取出一枚丹药:“吊命的灵药,喂她吃下。”
   这灵丹放在拢沙宗也是一丹难求,平民根本不要想近。即便事关重大,胡成礼拿出来的时候也是一阵阵肉疼。
   翟大夫却知道这位高人能出手的必是好药,赶紧放进石星兰嘴里,果然入口即化,顺喉流下,免去了成丸吞咽不便的麻烦。
   抢救期间,胡成礼交待衙役搜索石宅,把所有笔都搜来,并给所有人搜身。他自己招胖嫂和其他下人过来询问,燕三郎也享受了这个待遇。
   和其他人一样,燕三郎被问及时也是一脸茫然,只差咒天咒地发誓没见过什么笔。他看起来木讷老实得有点儿钝,又只是石家的远房亲戚而已,来云城才不到半年,跟石星兰的关系反而没有胖嫂这些熟人亲近。
   胡成礼也不认为石星兰会把这种秘密告诉他,问他只是个过场。反而胖嫂等人被反复盘问得差点哭出来。甚至连青儿都被带来细问,胡成礼想着童言无忌,指不定能寻出什么线索。
   然而,并没有。
   衙役从宅子里搜出十几支笔送来,经胡成礼鉴定,都是凡物。在场众人身上也都被搜遍了,除了翟大人的童子带了两支毛笔,其他人身上都没这种玩意儿。
   那童子的背篓里,居然还藏着一只呼呼大睡的猫。这一幕不多见,胡成礼还多瞅了两眼,但没心思深究。
   好在拢沙宗的保命灵丹名不虚传,石星兰再一次悠悠醒转,刚睁眼就望见窗外一只灰喜鹊扑楞楞飞了过去。
   倦鸟归巢了。
   天黑了啊,她嘴角微微弯起。
   胡成礼已经彻底失掉耐心,铁青着脸道:“那支笔是我宗内重宝,你再推三阻四,莫怪我手下无情!”
   这回石星兰没有再拖延,很干脆告诉胡成礼道:“那支笔,被陈中和要走了。”
   胡成礼皱眉:“谁?”
   “本州通判,陈中和。”
   她说是陈通判拿走的?这回答出乎燕三郎意料。他悄悄抬眼望去,见她倚在苏玉言怀中,面透死气,半垂的眸光却在缓缓转动。
   “就是家住吉成巷口、乌门大宅的那位陈通判。”也不知是否拢沙宗救命灵丹起效的关系,石星兰脸色明显红润起来,连说话都连贯许多。
   “为何给他?”胡成礼也很意外,眼里并不相信。
   “陈通判不知哪里得到消息,知道这笔神异,就来索要。我不肯,偏巧身子又弱,他知道我经不起折腾,就将玉桂堂参赛春宁大典的戏本子泄给归云社知晓,以作警告;我不从,于是苏玉言临去苍山之前,他又诬玉桂堂的刘向远有罪,将人拘押起来,阻挠玉桂堂演出。这些,这些你问玉桂堂的人,他们都知道!”这次她的状态意外地好,居然很连贯地说完了。
   说到情绪激动处,她咳个不停,苏玉言一直给她抚背,“然后……然后陈通判就找人烧了我的宅子,恐吓我!”
   石星兰轻轻摇头:“民不和官斗,我怕了,再说我都快死了,要这笔还有何用?我还想看见玉郎平安归来,只能把笔给他。此后,他就没再找我麻烦。”
   “大人,被烧掉的地方还未清理干净,左邻右舍都望见我家起火。这些,以您的本事一定都可以查清。”
   胡成礼走过来时,的确路过烧成平地的书房。他沉吟一下,站起来道:“我会查。但我若发现你敢对我撒谎——”他伸手一指苏玉言,“——这人必死无疑!”
   石星兰自己没几口气好喘了,他只能拿她最在乎的人来威胁。
   然后他吩咐役头子看住石宅,不让人员进出,自己大步就往外走。
   有新线索了,胡成礼自然赶着去追查。
   石星兰的目光终于抬起,望向始终沉默的小小少年。他站在众人之后,那身影遗世独立。
   大概是神志恍惚了,她仿佛望见他身边还站着一人,红衣青丝,美貌绝伦。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