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反抢(加更)

 ,
   (自本章起,进入《潜龙勿用》卷)
   十岁的孩子孤身上路,勾起同队许多旅客的好奇,时常有人前来搭讪。燕三郎的态度三分有礼七分冷淡,这样走上几天之后,其他人对他都失掉了兴趣。
   又过五日,有两人就选在四更天(凌晨1点-3点)偷偷摸上了他的车。白天赶路太耗体力,多数行客在这时候都睡得人事不省。
   这两人几天前就盯上燕三郎,看他孤身跟车没有倚仗,不仅单独包了辆马车而非骡车,又时常从小店买些吃食,不像穷人那样默默就着清水啃干粮,于是打算从他这里弄点零花。
   对了,这小子好像还养了只异种白猫,他们见过这猫上下车、进出草丛,还知道回去找主人,又漂亮又乖巧,看起来挺值钱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车把式次早天不亮醒来,先去草丛里撒了泡晨尿,又啃了个大饼,喂马儿吃了点草料清水再把它套上车。树上毫无预兆地“扑啦啦”飞过一大群蝙蝠,马儿受惊往前跑了几步,带动车厢往前溜了两丈。
   车把式赶紧追上去安抚马儿,低头一看不禁皱眉:车辙很深,好巧不巧,马带着车陷到一小片烂泥地里去了。
   他叹口气,只得驱着马往外走,一边却觉奇怪:
   车里只睡着一个瘦小的孩子,怎么份量突然变得这么沉了?他经验丰富,这一上手就能判断,至少是两个成年人的体重。
   车身的颠簸好似惊醒了里头的人。车把式听到“唔唔”几声,像是有人被捂着嘴。他吃了一惊,赶紧去掀车帘子,却见里面赫然多了两个乘客!
   那两人都不短小,叠罗汉一样被扔在地上,双手给缚在背后,嘴里还塞着麻布。车把式看到其中一块时,才知道自己早上寻不见的擦汗巾子原来用在了这里……
   燕三郎在短榻上睡得正香。他个头瘦小,在成年人稍嫌局促的榻椅上还能伸展开来,并不憋屈,况且他还抻着一条腿拿底下的两人当了垫子……
   桌上置着个竹篓,还有一只白猫。光线随着车把式掀帘照进来,猫儿就睁开眼,压肩翘P股伸懒腰,做个标准的屈体向前。
   然后,她跳到地上那个汉子脑袋上,一下一下抓了起来,就当每天清晨的磨爪。
   那人脑门儿上一下被抓出好几道血口子,头发也不知被薅掉多少,他眼睛瞪着车把式,“呜呜呜”叫个不停。
   车把式:“……”原来声音这么发出来的。
   车队的行程因此被耽误了两炷香的功夫。
   领队听说此事,立刻就将两人提了过去,当着所有人面前审问。
   这种车队常年行走荒郊野外,最怕的无非两点,一是外匪,二是内贼。都说出门在外靠朋友,队伍里六、七十人原本该是同舟共济,眼下却出了两个贼,领队当然要找他们算账。
   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两个是夜里偷上马车作案。谁也不觉得这孩子会故意邀请两人上车,然后捆绑人家。
   并且大伙儿还要感谢燕三郎的贴心,半夜抓到了贼没有闹得满营地风雨,扰大家清梦,而是等到了早晨才来处理。这么想着,不少人看向他的目光就柔和了许多。
   至于那两个倒霉蛋,被审问时还是一脸懵圈,不清楚自己到底怎么被打倒。两人只记得趁黑摸上了车,见到车里躺着个孩子、桌上放着竹篓。他们正打算去翻看篓里的东西,眼前仿佛有红烟飘动,鼻子里嗅到了浅淡一点香气。
   然后,他们就恍惚了。
   等两人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就这么枯候到天明。
   领队着人搜遍他们全身,找出两柄匕首,一盘绳子,还有其他鸡零狗碎,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后来想想,这两人身上居然独独一个铜板也没有。
   这双小贼哭诉:“都被他抢走了!”
   两人所指,正是燕三郎。
   大家顺着他们手指方向看去,燕三郎耸了耸肩:“他们想偷我,我就抢回他们,很公平。”这两人居然不穷,凑出来能有三两碎银子呢。其中一个身上还带着长命锁,银制的,好几钱重,大概是个护身符。
   燕三郎没跟他客气,也笑纳了。
   千岁在边上取笑他:“真&财迷&小三!”
   领队听得一怔,忍不住多看他两眼,放声大笑:“对,很公平!你这孩子有趣得紧!”难怪有胆子孤身上路,原来还能黑吃黑。
   这事儿就算翻篇了。如果车队长期走在荒野,这两人估计要被丢出去自生自灭;也是他们好运,偏巧车队离下一个城池已不足半天路程,领队就将这两人扣下来留着交官——原本这两人选在快要抵达目的地时下手,也是希望早点溜走,又自觉有把握让这小鬼不敢开口求助于人。
   ……
   小半天后,车队顺顺利利抵达了这趟行程的终点站——柳沛县。
   和其他客人一样,燕三郎也在收拾行囊,准备离开。这时候车把式嚼着旱烟,笑眯眯过来敲了两下车轼:“小友,我们头儿有请。”
   他的头儿,自然就是那领队了。
   燕三郎背起竹篓,冲他点了点头。
   这时车队已经停在柳沛县的驿馆后门,六七十人的临时团队飞快散了伙,客人付尾款离开,伙计则要整修车辆、休养马匹,忙得不可开交。
   领队就在驿馆的茶棚底下等着他。
   这人是个高大的胖子,脸膛被晒成酱色,唇上留着两撇小胡子,在他身上找不见一般富商的养尊处优。
   燕三郎记得他中气十足,果然他见到燕三郎就笑眯眯地开口,声音不须特地放大就很宏亮:
   “燕……三郎?”
   男孩点了点头。
   “来、来,喝茶!”燕三郎面前立刻放上了大碗茶,粗陶大碗比他手掌都大。跑马队的汉子,一口最多也只能喝掉半腕,“那两个贼子已经被我们扭去官署,必还你一个公道。”
   燕三郎笑了笑,说声多谢,但没喝茶水。
   除了金银,别人给的东西他现在轻易不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