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勾当

 ,
   她清了清嗓子:“柳沛当地人都知道,杨衡西这人素有匪气,既然正经做生意干不过鸿远商会,他就想些不正经的手段去了。”
   燕三郎想了想:“伤人,还是杀人?”
   千岁反问他:“换作你呢?”
   他毫不犹豫:“当然是杀人。”那是最简单粗暴,却也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千岁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看来你和他真是一路货色。”
   燕三郎面无表情,既没承认也没否认。像他这样经历坎坷的人,很少会走寻常路。想来杨衡东也是一样。
   人间正道是沧桑,他们不走,因为太难走了。
   “当时鸿远商会的大东家是柳昭东。他家在柳沛经营五代,根基稳固,可惜这个家族枝叶并不繁茂,柳昭东自己就是家中独子,幸好他头脑灵光、手腕灵活,这才把偌大的家业给撑住了。”千岁以手支颐,打了个呵欠,“那年夏天,柳昭东带妻儿到桃城外郊的山庄避暑,竟然遭遇强盗上门。值钱的东西被一扫而空就算了,柳昭东一家三口也死于非命。”
   “消息传出回来,整个柳沛都乱了。柳昭东的父亲、鸿远商会的第四代掌家人柳肇庆原本已经金盆洗手,在桃城颐养天年,接到消息之后不得不再度出山,安葬儿子以后就赶来柳沛,准备重新掌舵鸿远商会。”
   她唇角绽出一丝冷笑:“不过就在来路上,柳肇庆居然也遭遇了伏击!”
   燕三郎轻轻道:“一不做、二不休。”
   “柳肇庆身受重伤,性命垂危,幸好柳家供奉里面有个异士奋不顾身,才救下他性命。”千岁纤细的指尖轻轻敲击石桌,“杨衡西是以整个鸿远商会为饵,诱柳肇庆过来柳沛,打算将他半路截杀,这样柳家两代东家都死于非命,鸿远商会再没有掌舵人,即成一团散沙,再不是衡西商会的拦路虎了。”
   燕三郎目光微动:“柳肇庆没死?”
   “没有。但他年纪大了,遭遇伏击虽然没当场死掉,但被救出来以后就昏迷了大半年。等他再醒来时,鸿远商会已经摇摇欲坠,只剩一个空壳;反观衡西商会,却已经越做越大,取代了鸿远商会昔日地位,甚至将里面许多强将骨干都收编过来。”
   燕三郎侧了侧头:“两起命案,官署不管?”还是大案呢。
   “衡西商会攀上梅晶这棵大树以后即到处宣扬,最重要的是韵秀峰并未出来辟谣或降罚,那即是默认了。说到底,柳沛也在拢沙界,柳家在拢沙宗又没人支援,所以署衙也不敢怎样为难衡西商会。杨衡西找了几个替死鬼交差,署衙砍掉那几人脑袋,就算对柳家大案有了交代。”
   燕三郎默然。
   千岁把余茶一口饮尽,“眼看衡西商会一步步做大,柳肇庆知道无力回天,他重伤以后身子骨也不行了,于是解散鸿远商会,去閬城养老了。”
   她看燕三郎半天不说话,凑近他笑道:“怎么,给柳家抱不平?”
   “没有。打人一拳,就要防人一脚,谁让柳家最后手段不如杨衡西三人?”燕三郎摇头,“再说,衡西商会现在做的是正经生意,那些就都与我们无关。”
   “做大了自然靠向正规,因为他们已经不需要再去走歪门斜路才能赚到钱,甚至他们巴不得抛掉原有的污名。”千岁笑道,“古今同理。”
   “说到歪门斜路,我前两天在账房里见到一个羊皮本子,很是古怪。”燕三若有所思,“那会儿其他人都出去了,你在柜顶上睡觉,徐管事做本子做到一半内急,突然冲去了茅房。我到台子边打些热水,就顺便往他本子上看了几眼。”
   “咋了,什么问题?”
   “他做的是去年的盘点账本,可奇怪的是,只做到了七月份,后面都是空白。”燕三郎皱眉,“现在都已经五月了,为什么去年的本子没做完?按理说,这账本最迟在年前就该交给马三掌柜审阅了,以此核算盈亏,给发利是,大家才好拿钱过年。”
   “所以呢?”千岁对账簿从来没兴趣,进了账房就只管睡觉。
   “所以这账簿有点问题。我记得当时正看这簿子,马三掌柜就走了进来,要找徐管事。他就直勾勾盯着我,应该是撞见我的举动了。”
   “看来衡西商会到现在手脚还是不干净,也不知道做这套假账要瞒过谁。”她嘿嘿一声,“你小心些,说不定你撞破了马三的大秘密,后面他要杀你灭口哩。”
   “只是个账簿,至于么?”燕三郎打了个呵欠,“睡吧。”
   很晚了,他还是个孩子,要早睡早起。
   ¥¥¥¥¥
   那天以后,燕三郎表面不动声色,暗中提高了警惕。不过一连数日过去,什么事都未发生。
   端方在主楼,他在副楼,并不互通。只有一天下工时撞见,端方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亲切又自然。
   商会里流传着端方的传说,燕三郎有心打听,自然就有人给他科普。
   原来这真是个牛人。
   端方进入拢沙宗时年纪已经很大了,错过了筑基的最好时段。韵秀峰峰长梅晶原不愿收他,也不知碍于哪个人情,最后还是让他拜了师。哪知此人天赋极佳,触类旁通,韵秀峰共有七门心法、六十四门外家神通,他一个人就学了三门心法,一十六门神通。
   要知道,入门十年的弟子,通常也就是学一门心法,精研两到三门外家神通罢了。
   梅晶原先还责过他贪多嚼不烂,但考察过后就再也不提了。要知道梅峰长对弟子要求极其严格,诸峰之中就数韵秀峰弟子的卷铺盖率最高。
   入门以后,每到初级异士的大比、大考,端方都是同龄人中稳稳的头名,从来不曾失手。玄门之间时常派遣年轻弟子进入低级禁地或者秘境试炼,端方名次始终靠前。后来拢沙宗干脆指定他带队进入,结果年年都夺下第一,几无例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