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截住(加更)

 ,
   杨、马两人互望,均觉不妙。
   马红岳低声道:“赃物在商会分部拍卖,这事儿閬城城主怎么会知道?八成有人透露消息给他。主谋者如果是端方,现下对我们一定有防备,恐怕不会轻易现身。”
   杨衡西点头。
   冲锋陷阵、杀人夺命这种事他擅长,但是论心思细腻,他自知远不如马红岳。
   “但他摸不准我们何时得到消息,应该还未离开柳沛。我着人上街盯着,见到他自会来通知。”三掌柜想了想,又道:“对了,他最近和燕三郎走得很近,我也派人去盯住那栋偏院了,每过半炷香时间,都会有人回来禀报进展。”
   果然话音刚落,他布下的人手就匆匆赶来求见。
   马红岳精神一振:“有线索了?”
   手下呈上来一张字条:“燕三没有归家。我们在孙家偏院里发现了这个,桌上还放着两钱银子。”
   马红岳接过来飞快瞄了一眼,脸色变得凝重:“燕三人呢?”
   当即有人去找燕三郎。
   杨衡西也拿过字条,眉毛皱起:“他退租不住了,为什么?”
   “还能有为什么?”马红岳冷冷道,“恐怕他找到刘一召的情报,发现自己处境不妙,这才要偷溜。又或者……”他轻吸一口气,“或者他到柳沛另有目的,如今任务完成就要撤退。”
   过不多时,手下回禀燕三郎不在商会里,同时把徐管事带来了。
   “他人呢?”杨衡西眼角煞气腾腾,把徐管事吓得两腿发抖。
   “他家里有事,今日提、提早回去了。”
   “啪”,杨衡西一巴掌拍下,才换过没几天的新书案又被劈成了两半。
   “找,翻遍全城也要把他和端方找出来!另去驿站问清楚,有没有孩子雇车马上路!”
   ¥¥¥¥¥
   燕三郎离开衡西商会以后,飞快往东驿而去。
   商会离县东门不远,他快走几十息就抵达驿站,花高价买了一匹枣红马,翻身骑上,一溜烟儿跑出了县门。
   天色已经不早了,旁人都要找落脚的县、镇或者村子,但燕三郎并不怕赶夜路。
   这会儿,远离麻烦最重要。
   他沿着官道,一路飞驰向东。
   这匹枣红马脚力一般,还有些懒散,燕三郎抽了几次鞭子,它才奔出十余里地。
   离县城越远,路上行人越疏,草木反而更加茂密。
   走到这里,燕三郎紧绷的心弦才稍微放松,马速也放慢下来。“下一个县城就在四十里开外,说不定我们能在城门关闭之前……”
   “赶到”两字还未说出,千岁急促的示警已在耳边回荡:
   “小心后边!”
   燕三郎往侧边一勒缰绳,一夹马腹,大马被他带偏,顺势往边上蹿了出去。
   也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声兽吼!
   燕三郎仓促间一回头,赫然望见路边的丛林中扑出一只金豹,就擦着马股跃了过去。
   若非他方才反应得当,枣红马这时就被它扑倒在地了。
   这头金豹满身斑点,体型至少有普通豹子的两倍大,看起来威风凛凛,一露出上下两对獠牙就比猛虎还要凶残。
   最重要的是,豹子背上还坐着一人,燕三郎面熟得很。
   端方!
   这时候,甚至端方还对着他微微一笑。
   那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
   不用燕三郎催促,对猛兽与生俱来的恐惧让枣红马一声长嘶、疯狂奔蹿。
   男孩勒了几次,可是马儿吓破了胆,根本不知减速和转弯。
   山路原就崎岖,再这样下去一定出事,更不用说,燕三郎其实已经望见前方的断崖了。
   就在五十丈开外,转眼即至。
   不能再往前了。可是马速这么快,贸然跳下地怕是要摔断腿。
   燕三郎毫不犹豫从书箱里掏出一盘勾索,对准前方大树粗壮的树杈甩了出去。
   软索绕着树杈晃了两圈,正好缠紧了,这时马儿也从树下奔过。燕三郎抓紧索梢,绷紧肌肉,仅有的一点真力都灌注到双臂上——
   胯下的马儿冲出去,他人却被勾索猛地勒停在半空,然后荡向地面。
   这一下猛拽力量极大,换作普通人突然经受这么一扯,大概双臂都会直接跟身体分了家。燕三郎有备在先,肩头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但好歹胳膊还在,并且居然没有脱臼。
   除了真力奏效之外,这月余来千岁贡献的珍贵丹药也在无形中滋养了他的体魄、强健了他的筋骨。
   他才落回地面,就听见远处传来枣红马一声长长的哀鸣。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匹马掉下了悬崖。
   唉,可惜了他的二两银子。燕三郎低叹一声,掸了掸衣裳。横竖他是两条腿跑不过畜牲的四条腿,干脆站定了,面向骑豹而来的端方。
   金豹转眼即至,对着燕三郎示威似地咧开大嘴低声咆哮,豹背上的端方却问了一句:“你没受伤吧?”
   他脸上甚至带着关切的神色,与座下的巨豹很不搭调。
   燕三郎一边活动关节、消除疼痛,脸上却又惊又怒:“你作什么!”
   端方拍了拍豹头,如抚大猫:“我只想赶来找你,都怪这家伙太顽皮,惊吓了你的马儿。”他笑了笑,“我才收服它不久,这家伙还是野性难驯。抱歉得很,我赔给你马儿的钱吧。”
   顽皮?
   燕三郎哪里会要他的钱,脸上满是戒备。
   端方像是刚刚想起自己的目的:“对了,三郎为什么着急出城?天都快黑了,想要赶路也得等到明天才好。”
   燕三郎摇了摇头:“等不起了。”
   “怎么?”端方满脸关切,燕三郎暗生警惕,知道自己但凡一字说错,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他定了定神,心念电转,忽然咬牙道:“我刚刚得知,是马掌柜放出了胡文庆三人。”
   “什么?”这回答显然出乎端方意料,他明显一怔:“你怎么知道?”
   “大东家和马掌柜密议,被我听见了。”燕三郎抬起头直视他的双眼,以示自己没有撒谎,“马掌柜说,我只是个诱饵,要拿我做试探。他明知道胡文庆恨我入骨,要取我性命,还将他们放了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