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尽快击杀

 ,
   燕三郎飞快接道:“你以前从未想过,要送他去修行?”
   “你懂什么?”柳肇庆忍不住瞪他一眼,“端方从小身子就弱,几次发烧都险些挺不过去,谁以为他能入门修行?”
   燕三郎想了想:“为何是韵秀峰?”杨衡西是韵秀峰弟子,按理说,柳老头子应该最不愿意将孙子也送进韵秀峰才对。
   这是人之常情。
   柳肇庆望过来的眼神暗含一点不屑:“你会这样问,实是不知拢沙宗有多么庞大复杂。除了权贵子弟,其他人投入其中,就如沙砾入海,连半点水花都溅不起。”他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像我们家的孩子,也只能投入韵秀峰才有一点出头机会。”
   去韵秀峰才有机会,这是什么意思?燕三郎不懂,耳边却听到千岁一声若有若无的低笑:“把行贿说得那般无奈。”
   她知道燕三郎对许多常识都不通透,当下给他解说:“拢沙宗里门徒三千,倘若被一视同仁,何时才轮到端方出人头地?他差人给梅晶行贿,让这位梅峰长多照顾照顾自家孙子。大概其他长老或者峰主都不那么好攻破呢。”
   燕三郎恍然大悟。这就像黟城里的叫花子,谁给看场地的人交钱最多,谁就占住最好的乞讨地点。
   “总之,衡西商会有韵秀峰给它撑腰,才能这般肆无忌惮,杀掉我儿一家犹能逍遥法外。当时这案子闹得很大,是梅晶强行将它压了下去。”柳肇庆冷冷道,“我要报仇,也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衡西商会就是抱住韵秀峰大腿,才能横行无忌、越做越大,而柳肇庆和端方的计划,就是将那条大腿给抢过来,令衡西商会再无倚靠,这才能报仇雪恨。
   燕三郎忍不住道:“为何这样麻烦,直接杀掉大东家和三东家不可以么?”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衡西商会的二东家、马掌柜的亲哥哥死于急症。现在看来,就是被端方杀掉的吧?
   “你以为杨衡西很好对付?”柳肇庆手里的拐杖重重一拄,“这人的修为虽然止步不前,但一身外功炉火纯青,方儿那头大豹都咬不动他。尤其衡西商会给梅峰长做牛做马,梅晶赐他好几件法器护身。杨衡西又很小心,出入自家宅院都要前呼后拥,身边好手无数。甚至他还请来许多护身符咒,连巫蛊之术都对他无可奈何。”
   一气说了这么多,他声音都沙哑了:“这人也知道自己作孽太多,处处谨小慎微。”
   燕三郎喃喃道:“连端方都对付不了?”
   “方儿天纵奇才,到底习艺的年头短了些,不比杨衡西三四十年苦功。并且我们去年直接杀掉马二,就让剩下两个警惕不已,否则,你以为马红岳能活到现在?”
   燕三郎好奇道:“既如此,你们打算怎么做掉杨衡西?”
   柳肇庆不说话了。
   “以他们的本事,想弄死杨衡西可不容易。”千岁又拈起一枚樱桃放入口中,“最好用的办法,大概就是借刀杀人。”
   柳肇庆面色微变,快速切换了话题:“我已经言无不尽,你们现在想要怎样?”
   ¥¥¥¥¥
   夜色如往常一般降临,柳沛县的人们日常作息,浑然不知城外正有一场变故暗中滋生。
   幽暗的山林中,百余人正在展开地毡式搜寻,这里面有凡人也有异士。忽然有人喊了一声:“在这里……啊!”
   话尾收束成一声惨叫,却是被地上跃起的一个身影穿胸刺透,死于非命。
   然而其他人闻声,迅速向这里包抄过来。
   杨衡西就站在小山包上,俯视着底下的骚乱,眼底一片黑沉。马红岳立在他身边,脖子上有一道一寸来长的血口子,位置着实凶险,再往下移半指就会刺破大动脉了。
   血水还在滋滋直冒,下人正在替他做紧急处理。
   鲜血让马红岳的脸色更加狞厉。他手里抓着一枚玉佩,指尖发白,几乎将它掐碎:“看看这枚玉佩,我哥就死在端方手里!罪证确凿,你等什么!”他冷笑一声,“你反悔了是不是,不想替我哥报仇了是不是!”
   “老二的仇我一定会报,说到做到。”杨衡西凝声道,“端方活不过今晚!”他劈手夺过玉佩,迈开步子,跳了下去。
   他们出城追缉燕三郎,没料到撞上端方这尾大鱼。他还想多询问几句,端方就将这面玉佩甩到马红岳脸上,然后一声长笑。
   那是马老二的随身玉佩,他死时不见踪影。现在端方能拿它出来,杀人凶手的身份就是清晰无误!
   那还有什么说的?抓!
   杨衡西总觉得端方行为太反常,可是平时最聪明冷静的马红岳这时几近疯魔,叫嚣着一定要杀了端方。他自己则对着马二的尸首发过誓,一定要手刃仇人,现在也的确是到了实践诺言的时候。
   至于杀掉端方的后果……杨衡西在心底叹了口气,回头再去师尊那里负荆请罪吧。就算端方是梅峰长最喜爱的徒儿又怎样,反正人已经死了,她就算再生气也不会把他杨衡西怎样,毕竟衡西商会是她最稳定、最重要的进项,她还要光大韵秀峰,还要对抗巫贤峰,就必须倚重他不可。
   眼下,他只要专心一意,尽快击杀端方就好!
   想通了这一点,他果然下手狠辣,再不留半点情面。
   端方的确了得,入门不过八年,修为就精进如斯,用不上三五年就能与他打成平手。杨衡西一边对战,心下无限感慨。他修行三十七载,从未有一天敢松懈,至今也是每日里勤练不缀,可惜天分有限,在这样的天纵奇才面前,很快就要被超越。
   想到这里,往常被压抑在心底最深处的妒恨恶念,一阵阵翻涌起来!
   凭什么,凭什么自己千辛万苦,终究只得一个外门弟子的身份,除了拿钱,梅峰长平时正眼都不肯给他一个!
   凭什么,凭什么这小子不费力气就能享有师尊青睐恩宠、前途光明无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