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逃走还是留下?(加更)

 ,
   马红岳也道:“从这里往东二百一十三里就进入夕眠大沼泽;如是往南,就进入千食国。只要逃出拢沙界,柳肇庆就安全了。”到了别国,拢沙宗就鞭长莫及。“他只要坐等宗主的十日期限一到,我和老大就倒大霉了。”
   他们和柳肇庆的博弈,关键就在于拢沙宗主定下的期限。彼此都很主动,彼此又都很被动。对柳肇庆来说,最要紧的就是躲好余下的四、五天,不被人发觉就能赢!所以最聪明的做法,不就是远离柳沛、閬城,远离所有可能认得他的人吗?
   胡大人却摇了摇头:“我对柳肇庆为人不大了解。但是在各路人马围追堵截下还要前进几百里地而不露行踪,难度太大,即便是我都没有把握。”他看了杨衡西一眼,“何况他只是个普通人,还要吃喝拉撒。你也说过,柳肇庆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好,受不起这一路的流离颠沛了。”
   马红岳低声道:“大人认为,他还留在四城附近?”
   “对,甚至可能离柳沛不远。”
   “为何?”
   “柳肇庆遭全民通缉,被发现的风险可比单独应付衡西商会的追捕要大得多,端方一定放心不下,想方设法要与他联络。如果两人相隔太远,通联困难,柳肇庆会更加举步维艰。”胡大人沉吟道,“再说他年纪太大,赶不了远路,还不若潜在柳沛附近,以静制动。”
   杨、马两人都沉默了。胡大人所言当然也有依据,可是没真正见到柳肇庆之前,谁敢断言他一定是逃走还是留下?
   “商会人多,继续盯紧外面的风吹草动吧。”胡大人也明白这个道理,对杨衡西道,“你说,端方马上就会回到柳沛?”
   “是。他必须先向梅晶汇报进展,然后才能着手下一步。”就连杨衡西也不得不承认,端方对师尊的“敬重”时时刻刻都洋溢于言表,比他这样只懂得塞钱的要来得细致周到。
   胡大人目光灼灼:“好,从那时起,我会盯死他的一举一动。”
   盯紧端方,很可能就顺藤摸到了燕三郎。至于柳肇庆,他现在其实已经不太在意。衡西商会对吕峰长来说是锦上添花,最大功效除了广开财源之外主要就是能气死梅晶,倘若胡大人因为正事而错过了衡西商会的所有权,吕峰长应该也不会苛责。
   “对了,他的座骑是豹妖,有几十年道行,灵智已开,也要注意。”
   “是。”杨、马二人都是一懔,他们之前把目光放在人和飞禽身上了,却忘了有灵性的妖兽也可以被利用。
   “只凭拢沙宗的几个弟子看不住端方。他来去閬城的路上,肯定和柳肇庆交换了讯息,所以他九成知道柳老头的下落,就看他什么时候露出马脚。”胡大人想了想又道,“对了,假设柳肇庆当真蛰伏在附近,你们是地头蛇,自然知道哪些地方能藏人吧?”
   “知道。”马红岳低声道,“这几天已经是地网式搜查,所有的山洞地窟、废弃农庄,甚至是干涸的河床也没有放过。如果他真在附近,除非变成蚊蝇躲好,否则一定会被找出来!”
   既然做好了两手准备,胡大人也满意了。
   $$$$$
   江水暗流,四下漆黑,树影随风乱颤,颤得柳肇庆一阵阵忐忑不安。
   等了好一会儿,黄金豹呼喇一声从林中蹿出,嘴里还叼着一条腰带,带上沾血。
   柳肇庆接过来问:“杀掉一人?”
   豹子点了点头。
   那就还有两人在逃。
   不多时,护卫从另一个方向赶回来,纵然满头大汗,依旧向柳肇庆道:“我杀了一人,抛尸江中。”
   柳肇庆沉沉叹了口气。
   还是有一人逃走了。他现身融江水湾的消息,看来是瞒不住了。怎么办,选这里的水下洞穴藏匿已经不是个好主意了。
   可是附近地势平坦,实在没甚好去处。
   柳肇庆立在江畔,竟觉突然之间危机四伏,郊野如此广阔,却没有他容身之地。
   江风吹来,透体凉寒,他紧紧抓住手中的龙头拐杖,嗓子发干:“那就……”
   话音刚落,林中飞出一个人头,带着鲜血淌了一路,滴溜溜滚到他脚下才停住。
   柳肇庆骇了一跳,连身边的豹子都拱背弯腰,险些扑上前去。
   不过林中缓缓走出两个身影,一高一矮。
   柳肇庆的脸色顿时和缓下来。
   是燕三和那个红衣女郎千岁到了。
   千岁淡淡道:“这是逃走的最后一人吧?”
   “……是。”柳肇庆看看地上的人头,虽然沾满泥砂,依旧能认得是方才冲他大吼的首领,只不过临死前的恐惧还凝固在这人脸上。首级底下连着长长一截脊椎骨,显然是活生生被拔出身体,顶尖滑落的血珠子,一滴一滴渗入地面的砂石里。
   可是千岁身上干干净净,哪沾有一丝血迹?柳肇庆望着她的素手莹白如玉,反而不寒而栗,对眼前这红衣女郎更添三分敬畏。
   千岁撇了撇嘴。她和燕三郎落到紧忙逃蹿的这人前方,都还未开口,对方一刀直接劈向燕三郎,那风声呼呼,势大力沉,十岁的孩子若被砍中了,那是身首分家——这人瞄准燕三郎脖子挥刀,又快又狠,根本没打算多问一句。
   她就喜欢这种痛快人儿,所以也给了他一个痛快。
   豹子嗅了嗅人头,再望了望她,把脑袋压得很低。
   柳肇庆低声对身边护卫道:“去把尸首都处理掉。”他打算藏在附近,就不能遗留惹眼的死人,否则要引来麻烦。
   后者领命去了。
   “你说的藏身之地,就在这里?”千岁站在江畔,望着滔滔江水直皱眉头:“你想在水底的洞穴呆够六天?”
   这时距离拢沙宗主的最后期限还剩不到六天。
   柳肇庆叹了口气:“融江偏远,船只很少,这个洞口原就隐蔽,近几年又没遇上旱季,江水水位高,一直没把它给暴露出来。这本是很理想的藏身之地,不过被衡西商会闹上那么一出,我就不是太有把握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