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找到了?

 ,
   而对燕三郎来说,真力外放的感觉格外奇特,他甚至能品会两条龙的跃跃欲试,就好像它们真是活物。
   他将这感受说了,千岁耸了耸肩:“说是活物未尝不可。这东西后期要自相残杀的,不过么,龙性也从主人,主人温和则龙性温和,主人凶狠则龙性凶狠。”她把燕三郎从头到脚打量一遍,“看起来,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是呵,这小要饭的怎么会是个好人?在黟城里就偷抢拐骗样样不缺,看他对付得胜王的手下时,骨子里也透出狼一样的狠劲,毫无怯懦。
   男孩挠了挠头,又是人畜无害的模样。
   “头一次杀人不难受?”千岁偏头看着他,“还是说,你早就完成了首杀?”
   她看过许多天之骄子初次杀人过后,蹲在路边又吐又哭。可这小子的反应太过平淡,就好像他刚刚杀的不是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只鸡,一只兔子。
   是这小子变那个态得深藏不露,还是他神经粗得堪比钢丝?
   燕三郎瞥了她一眼,不答反问:“鬼面巢蛛开声,很不是时候。”
   他杀人是不得不为,为什么要难过?
   “知道啦,下次注意。”千岁撇了撇嘴,没有推卸自己的责任。原本她如果蹲在箱里的话,鬼面巢母蛛不会随时发声,否则燕三郎在城里活动会引来多少不必要的目光?“反正这三人也是要清理掉的。”
   她顿了一顿,又问他:“端方传递过来的消息,你怎么看?”
   她在柳肇庆送给端方的信筒里放进了鬼面巢蛛的幼蛛,只要端方将它取出,它就能听见附近的声音,传递给母蛛。受过训练的鬼面巢蛛可以滤去其他音源,专注于人声,所以是极好的窃听手段。
   不过在这里,千岁只当它是单向传声筒用。端方可以及时将消息传递给他们——在这场博弈中,谁掌握信息更多、更主动,谁就赢了。
   柳肇庆通过黄金豹将暗信送到端方手里时,他就知道,燕三郎站到自己这一边了。端方虽然替韵秀峰的梅峰长调查截杀案,但自己无时不刻都被人监视着,即便得到许多情报也无法传给柳肇庆。事实上,在燕三郎介入之前,他二人基本处于隔绝状态。
   那么为了最终胜利,他就必须将有用的情报传递给燕三郎。
   这一点,千岁很是笃定。
   果然,现在端方就通过鬼面巢子蛛,向燕三郎提供情报了。
   这个情报,至关重要。
   它让千岁和燕三郎一下子明白,自己的对手是谁了。
   “被端方摆了一道,杨衡西和马红岳还要垂死挣扎,所以拿衡西商会当诱饵,把巫贤峰引了过来。”燕三郎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不过来人是胡成礼,我们就有麻烦了。大概他调查商会时发现了我们的行踪,这才暗缉我们。”
   所谓的暗缉有别于一般通缉,并不在闹市张贴公告,也不宣扬得人尽皆知,而只通过层级官署下放缉令,或者知会玄门和其他强人组织共同参与追捕。
   简单来说,就是百姓们知与不知的区别。
   “先前我还在奇怪,衡西商会在柳沛县架子再大,也只不过是个商会,怎能劳动官署发令通缉于你?”千岁沉吟道,“如今牵出个胡成礼,倒是合情合理了。”胡成礼是拢沙宗的特使,当然有权力向官署发令。
   “并且他特地发布暗缉,就是不想打草惊蛇,让你有过多防备。可见,这个人对你已经有所了解,不止把你当作是石星兰的远房亲戚了。”她眼里有两分幸灾乐祸,“谁让你看起来那么可疑?”
   “余下几日,都不进城。”燕三郎当即做了个决定,“此间事了,立刻离开。”
   ¥¥¥¥¥
   这一天,杨衡西坐在商会里,面前摆着两只空酒坛。
   每一只酒坛都曾装满窖藏四十年的好酒,他正在干掉第三坛。
   他从不在白天喝酒,但今时可以打破惯例了。拢沙宗主给出的期限只剩最后两天,如果柳肇庆始终没露面,衡西商会将会因为承受不起拢沙宗的怒火而倒闭,他二人下场堪忧;如果抓住柳肇庆的不是他俩,也不是胡成礼,那么衡西商会就被人家收入囊中,他二人同样一无所有,结局黯淡。
   时间一点一点推移,他两人越发前景无亮。
   他叹了口气,又倒了一盅美酒。这样的好酒,两天以后就喝不到了。
   不过酒盅才举到嘴边,房门“啪”一声被撞开,那位胡成礼胡大人满面肃然站在门口:“快走,端方要带着梅晶出城。”
   杨衡西手一抖,酒水洒出来一小半。
   在这柳沛县中,梅峰长地位最为尊崇,平时都憩在精舍,等待各方消息。没人觉得这有甚不对,你见过几个皇帝亲自上场杀敌?
   现在,端方居然能请得动她,可能性只有一个:
   他找到柳肇庆了!
   眼见胡成礼转身,杨衡西飞快跟了上去,沿途叫上了马红岳。
   端方果然带着梅晶往城外走,并且一出城就放马疾奔。胡成礼等人见状,什么都顾不得了,赶紧追了上去。
   如今的柳沛熙熙攘攘,异士无数。拢沙宗韵秀峰的梅峰长和衡西商会的两位东家光天化日之下急匆匆穿街过巷,不知引起多少人注目,继而跟了上来。
   韵秀峰一行人身后,很快就缀上了七、八条尾巴,但梅晶不以为意。这些围观的虾兵蟹将,不会对她造成任何阻碍。
   这样追了两个时辰,胡成礼皱眉:“这是去哪?”
   “直奔融江去了。”杨衡西心事重重,“那条大江分支众多,水情复杂,的确是藏人的好地方。”柳沛县周围三个大湖,地面地下都是水网纵横,柳肇庆要是有本事藏在水下,那的确不如岸上好找。
   他和马红岳互视一眼,心底均觉不妙:“端方当真把柳肇庆献出来了?”
   其实他们三人从不怀疑端方能寻到柳肇庆,毕竟人家才是一家人,互通有无再正常不过。可问题在于,端方怎么能狠得下心?
   那可是他亲祖父!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