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收入门墙

 ,
   “没有。”燕三郎老实道,“是我家做的。”
   准确来说,是他做的。石星兰的酒楼有好几样拿手点心,其中一种就是这蛋黄酥。燕三郎作为她青睐的弟子,有机会站在厨房亲眼看她手造。千岁在云城吃得油嘴滑舌,离开以后经常想念,成日磨迹他。燕三郎被磨得无法,只得凭记忆努力尝试复制,十几次下来终于有模有样。
   当下两人开开心心嗑点心,再召唤连家的侍女过来斟茶——连容生只交代不给饭吃,却没提茶都不能喝,否则也是太过了。
   这两人动作斯文然而一点不慢。在他们吃掉了茶几上一半点心时,门外光线一暗,有个老头昂首走了进来。
   他骨架很大,宽袍大袖愈显其精瘦,脸上有些棱角,颌下一绺精心修剪过的山羊胡子。
   刑天宥当即放下点心拍拍手,站起来肃容道:“连先生来了!”
   燕三郎跟着站起,向老人恭敬行了一礼。
   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子,就是众人称道的大师连容生。躲在书箱中的白猫悄悄抬头,瞄了他一眼。用“其貌不扬”来形容他还是客气了,在千岁看来,这人的面相就是标准的贼眉鼠眼,一张正宗鞋拔子脸,五官挤在一起,眼睛又小,天生就自带两分猥琐。
   这跟普罗大众印象中“仙风道骨”的先生模板简直背道而驰。
   但燕三郎脸上没有表现出一点讶色。
   他为今日的拜访已经准备多时,自然要事先了解连容生。风传这位名师很介意自己外表,旁人莫说是敢对他指指点点了,就是表现出一丁点大惊小怪都会被撵出门去。
   所以燕三郎这一刻的面部神经仿佛钢浇铁铸,没有一点额外的颤动。
   连容生没看刑天宥,目光在燕三郎身上扫视两眼,没好气地“嗯”了一声。
   他方才已经吃饱喝足,正在后边观察两个小辈的表现。如燕三郎这个年纪的,平时看着乖巧,大人带来这里一定又会事先叮嘱教养,可是肚子一旦饿得厉害,小孩子的本性就出来了。
   他也就能判断,那是不是可教之材。
   没想到,燕三郎随身背了那许多好吃的,饿是饿不着他了。连容生也没必要再拖延,干脆自己走了出来。
   刑天宥满脸堆笑:“连老先生,这位就是石凛石公子,家祖诚意举荐。”
   连容生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带东西上别人家吃,也不怕失礼,这算什么教养?”
   燕三郎脸上写满无辜:“在连先生这里吃不上饭,我又饿得很,只好自行解决。”除了蛋黄酥,那些点心其实有一多半是他晨起从城里的铺子买的,准备带回去给夜里的千岁吃,没料到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在他这里吃不上饭……连容生摇头,对刑天宥道:“心思都放在吃上,多半是个饭桶。你领回去吧,刑老头成天就知道给我惹麻烦。”
   刑天宥赶紧陪笑:“连夫子,他年纪太小,人却极聪颖,正需要您的雕琢……”他能替燕三郎争取到的,也就是见上连容生一面的机会,至于能不能被收入门墙,那要看燕三郎自己的造化,他家就爱莫能助了。
   刑天宥也希望燕三郎被录取,否则家祖面子上有点过不去嘛。
   “食色,嗯——”燕三郎侧了侧头,“性也,连夫子的学生莫非都不用吃饭的?”
   “牙尖嘴利。”连容生斜睨他一眼:“你上一任西席是谁,他教你顶撞上师么?”
   燕三郎眨了眨眼:“我还未拜师,您还不是我师傅,谈何顶撞?”
   连容生一滞。是呵,他此刻于燕三郎来说就是路人甲,至多能倚老卖老,却没有教训这小子的资格。就见燕三郎咧嘴一笑:“您要是收我入门,今后就可以随意教训于我。”
   这一老一小唇枪舌剑,互相顶撞,刑天宥哪里料到今日能见得这番景象,下意识替燕三郎捏了一把冷汗。
   连容生冷笑两声:“想用激将法?小子你还太嫩!我告诉你——”
   他顿了一顿,见边上的刑天宥都睁圆了眼等下文,燕三郎一张小脸却依旧绷得紧紧的,什么表情都没有,不觉有些挫败。
   “——你被录取了。”
   刑天宥险些惊掉下巴。
   就这样?说好的脾气最乖张、性情最古怪呢,为什么没有好好刁难这小子?
   另外两人都不看他。
   连容生见燕三郎平静的面容终于涌上一丝喜色,立即接下去道:“从明日起,辰时即要到我这里上课,无论刮风下雨,就算天上浇滚水下冰雹,只要迟上半刻钟,定罚戒尺打手心十下,以此类推!”
   燕三郎点头:“是。”他住在城外,这一趟路要个把时辰。但先生要求严格,无可厚非。
   他从书箱里取出一只小巧的红木匣子,双手捧给连容生:“恩师在上,请受束脩。”
   束脩即是学生提交给老师的学费。连容生这样的名师,收费当然不低,他也从来不避讳这一点。
   连空生半点推让也无,接过来迳直打开,看见里面躺着一对儿金莲花。
   这是以纯金打成莲花形状,精细得连莲瓣上的褶皱都一清二楚,藏在中心的花托缀着通透的子母绿宝石,星星点点,不须强光照射都灿烂耀眼。
   只这份雕工匠心,就远超金子本身的价值。
   这是柳肇庆的私藏,老头子当时变卖了所有家产,这对金莲花品相特别,被他一直带在身边,舍不得处置。
   千岁也喜欢得紧,燕三郎想从她那里弄出这套金莲花,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
   看见新学生拿出这样的束脩,连容生也暗自点头。燕三郎拿出的这对金莲花很可能是人间孤品,连容生不缺奇珍宝异,但由此可以看出这孩子拜师所花费的心思。
   礼物的贵重程度,就代表了送礼人对于拜师的重视程度。
   什么礼轻情义重?不存在的。
   他唤侍女上前,收起这对金莲花,自己脸色也和缓下来,把燕三郎从头到脚再多打量两遍,才抚着山羊胡子道:“我听刑老头说,你最近藉着千食人南下,大赚一笔?”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